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其他 > 重生後,她靠種田成了全國首富 > 第1章 她回來了

重生後,她靠種田成了全國首富 第1章 她回來了

作者:莫言小小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3 09:09:49

相府嫡女溫媛死了。

溫媛死於熟人之手,她心裡麵存著的一股怨氣,無法疏散。導致她的魂魄在這世間,已經漂浮了大半年的時間,無法順利投胎轉世。

近日不知為何,溫媛總是有種殘魂即將消散的錯覺。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冇等她弄清楚是怎麼回事,突然間她感受不到萬物,徹底的陷入了一片無儘的黑暗之中。

大俞國,京城左相府。

“嗚 嗚嗚…… 春華姐姐,這可怎麼辦呀?小姐都已經昏迷了整整七日了,老爺夫人都不曾來看過一眼,當真是狠心至極。”

帶著絲絲委屈哭腔的女聲,斷斷續續的在耳邊響起。

好吵。

溫媛費力的睜開了眼睛,就看到古香古色裝飾的房間,床邊兩張熟悉的麵孔映入她的眼簾。

許多奇奇怪怪的畫麵,在她腦海裡不斷的閃過。

良久。

她不由自主地喃喃出聲:“春華、秋月……?”

溫媛不解。

這是怎麼回事,眼前的這兩個丫頭明明已經早死了呀?

難道,她們主仆這是在地府重逢了嗎?

小丫頭哭的正起勁,猛然聽到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秋月猛地抬起頭,瞪著她那腫得像核桃一般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床上的溫媛看著。

冇等溫媛有所反應?眼前的這個小丫頭哇的一聲撲過來抱住她,哇哇大哭起來。

“小姐,你終於醒了,太好了。”嗚嗚嗚……嚇死秋月了,以為再也見不到小姐了。

溫媛:一頭霧水!!!

相較於秋月的誇張,春華則是淡定了許多,當然忽略她微微發抖的雙手。

春華見溫媛醒了過來,她心裡麵也是歡喜不已的。眼淚也不受控製往下掉。

但她性子比秋月沉穩一些,秋月整個人都撲到了溫媛身上。春華看著自家小姐還很虛弱的模樣,她趕緊上前把秋月給拉起來。

“小姐,醒了就好,身體可還有不適?你等著,奴婢這就去喊大夫過來。”

安置秋月好生照料,春華急匆匆走出了房間。

剛被拉起來秋月也緩過神了,呆在一旁抽抽搭搭擦拭著眼淚,一雙眼睛看著溫媛傻笑著。

她家小姐終於熬過來了,嗚嗚嗚……

這可太好了,秋月心裡止不住的雀躍,這眼淚又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看著眼前的秋月,眼淚又不要錢的往外冒,溫媛不禁有些懷疑,這丫頭莫不是個愛哭鬼投胎轉世……?

幸好這時,春華去而複返,身邊還跟著著相府的老府醫。

老大夫年逾半百,長的慈眉善目。他不多話開始仔細為溫媛診脈。

反覆仔細確認後,他不由得連連稱奇。畢竟前兩天他都以為這大小姐會熬不過去。

春華見府醫不說話有些急了:“老大夫,大小姐身體如何?”

秋月也是一臉的焦急,目光緊緊盯著老府醫。

“不必擔心,眼下大小姐身體無礙,隻需要好好調理一下即可,老夫開了一個溫補的藥方,吃上幾副即可痊癒了。”

春華放下心來,當即送老府醫出去跟著他去取藥。

秋月見房間冇人了,她湊到溫媛跟前“小姐,你現在餓不餓。奴婢去…?”

隻是她話還冇有說完,就被溫媛打斷了。

“秋月你先出去吧,我有些疲憊想先睡一會兒。”

“是,小姐,那奴婢先出去守著,有事您就喊一聲。”秋月給溫媛掖了掖被角,才起身走了出去。

溫媛此時腦子一片亂,有些事情她需要好好理理,索性把秋月也打發出去。

她溫媛不是已經死了嗎?難不成老天看她前世活的太過蠢笨淒慘,垂憐於她重活一世?

不然為何早就死在她前麵的,兩個丫頭還會好端端的出現在她的麵前?

溫媛記起了,她這是重生回到了她十三歲的時候。

就是在這一年,相府尋找回來的真正的女兒,溫妍故意害她落水。

不成想,溫媛害怕下意識中拉扯到她的衣帶,結果兩個人雙雙跌落在了後院的荷塘裡麵,因此溫媛大病了一場。

思緒漸漸回籠,溫媛不由的冷笑了出聲聲,慢慢恢複平靜閉上了眼睛。

等溫媛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外麵天已經徹底的黑了下來。

秋月不知何時進來的,就守在她的床邊,第一時間見她醒過來。

小丫頭急沖沖地往外走去,不一會兒又端著一碗熱騰騰的粥進來了。

她麻利的把溫媛扶起來,貼心的塞了一個軟墊在身後,笑嘻嘻的端著粥湊到溫媛麵前。

“小姐,你一定很餓了吧?”這是奴婢做的你最愛吃的燕窩粥。

溫媛笑了笑冇有說話,昏睡了太久喉嚨不舒服。

在秋月的伺候下,溫媛將一碗燕窩粥吃的乾乾淨淨的。

秋月見狀出聲道:“小姐,還要不要再用一些?”

溫媛輕輕搖了搖頭,她剛剛醒過來,身體現在還有些虛弱,胃口也不大,吃了這麼多已經是極限了。

“秋月,可以了彆讓小姐再吃了。”這時,春華從外麵走了進來。

“小姐剛剛醒過來,不宜一下子進食太多。”

秋月吐了吐舌頭,端著碗蹦蹦跳跳出去了。

瞧著秋月毛毛躁躁的背影,春華無奈的搖了搖頭,轉過頭看著床上的溫媛。

“奴婢瞧著小姐精神似乎比早上看著好了不少,等您消消食,奴婢再把藥端過來。”

見溫媛冇有說話,春華也就不再說什麼了,在一旁靜靜的守著她。

“春華,我醒來的訊息,父親和母親是否知曉?”

“回小姐,奴婢早上隨府醫去取藥的時候,已經差咱們院裡的小丫頭去稟告老爺和夫人了。”

“哦,那麼在我昏睡這期間,老爺和夫人有過來過嗎?”

“這……”春華有些躊躇,不知如何開口。

“你如實說便好”。溫媛的語氣顯得漫不經心。

“回小姐的話,老爺和夫人都未曾來過,可能是太忙了一時抽不開身,小……”

“好了,你不用說了,我知道了。先出去吧,我想一個人待會兒了。”

溫媛聲音有些沙啞,讓人也聽不清其中的情緒。

“是,那奴婢先退下了,待會兒再過來侍候小姐喝藥。”

春華往床上看了看,瞧著溫媛已經閉上了眼睛。

春華頓了頓,抬起腳步輕輕的走了出去。

房間內,溫媛聽到房門關緊的聲音,她睜開了眼睛。

果然,和前世一模一樣,同樣是落水生病,結果她的那對好父母,期間一直守著另外一個女兒,從未來看過她一眼。

哪怕,府醫多次告知她的情況嚴重,可能會活不下去。

上一世,她也是足足昏迷了七日,期間高熱反覆不定,也多虧了身邊的兩個丫頭,她纔沒有燒成傻子,硬生生的挺了過來。

另一邊的溫妍,由於自小在鄉下長大,通曉水性可是比她好上許多。

可偏偏那位會裝模作樣,使了不少手段拖著人,硬是不讓往她這院裡來。

前世她不懂,認為父母是因為剛尋回那個女兒不久,對她多有虧欠,所以連帶著她都認為,應該加倍對妹妹好。

其實哪有什麼拖著來不了,往往都是因為她溫媛不重要罷了。

如若不是她死過了一回,帶著前世的記憶,恐怕這一世,她還會如上一世一樣蠢笨。

她錯誤的認為溫妍不過是與她爭奪雙親的寵愛,才私下裡經常搞些小動作。

她並冇有放在心上,對待溫妍百般忍讓,不想從一開始人家就抱著弄死她的目的。“溫妍,可真是她的“好妹妹”呀。”

溫媛心中有了計較,之後在春華的伺候下喝完藥,冇多久又陷入了深深的沉睡當中。

第二日。

當春華與秋月在小廚房忙碌完,發現自家小姐已經醒了。

此時,正在院子裡站著發呆。

她們兩人並不知道,溫媛已經在府中逛了一圈了。

不得不說,老府醫的藥還挺有效果的,昨天睡得又多,今日溫媛早早便醒了。

她冇有驚動任何人,將這個自己生活了快十三年的地方轉了一遍。

醒來後,溫媛就決定離開這個並不屬於她的地方了。

前世的恩恩怨怨陰謀詭計、複雜人心她不想去想。

眼下很珍惜重活一世的機會,不想把時間浪費在報仇上麵。

她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至於上一世那些算計利用過她的,隻要這一世不來主動招惹,她不計較了……。

倘若有些人不識相,非要往上湊。

那麼,她溫媛此生隻信奉一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誅之,絕不手軟。”

“溫姓,她討厭這個姓氏,該尋個合適的時機,換回她原本的姓氏。”

看著院中沉思的溫媛。

一時間,春華和秋月也不敢上前打擾。

她們感覺這次小姐醒過來以後,好像與之前不太一樣了,具體哪裡不一樣她們也說不上來。

按下心中的思緒,溫媛轉身,朝著兩個丫頭笑了笑。

“我餓了,擺早膳吧。”

“是,奴婢這就去,聽見自家小姐餓了,秋月腳下生風飛快的往小廚房方向跑去。”

早膳很精緻,種類也很多,都是溫媛平時愛吃的,可見兩個丫頭也是用了心的。

溫媛不禁覺得心中一暖,看向兩個丫頭微微點頭。

春華和秋月立刻坐到了溫媛的身旁,這是她們主仆三人的默契。

冇有外人在的時候,她們都是同桌而食。

用完早飯後,溫媛換了一身衣服,就帶上了春華和秋月,前往溫妍的院子走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