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其他 > 重生後,她靠種田成了全國首富 > 第112章 淩家畫像

重生後,她靠種田成了全國首富 第112章 淩家畫像

作者:莫言小小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3 09:09:49

“什麼?”

淩初塵的身子微微後退了兩步,這個訊息對於他來講,無疑讓他震驚的。

當初暗閣得到的確切訊息,這個男人早在十幾年前便死於那場暴亂之中了。

可是小姑娘不會說謊,難不成這其中還有暗閣不知道的隱情。

“淩初塵,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自己不是淩家的孩子?你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身世,為何不和榮王他們相認?”

袁媛的語氣很是篤定,淩初塵是榮王的孩子,這個是不爭的事實,因為她聽雲裳提起,有個素未謀麵的哥哥。

至於雲華長公主,在駙馬死的時候她並無身孕,兩人之所以相似,隻因雲華長公主是淩初塵的嫡親姑姑。

麵對袁媛的一番質問,淩初塵啞口無言,不知該如何開口應對,這件事情他該怎麼解釋?

袁媛知道自己太過心急了,剛纔語氣有些強硬了,她實在想不明白,淩初塵一個人在心中藏了這麼多的事情。

明明十幾歲的年齡,跟自家哥哥大小相同,心中卻藏著無數的秘密。

望著麵前的男子臉上明顯侷促不安。

忽然袁媛釋懷了,自己方纔究竟在乾些什麼?每個人不都會有一些不能宣之於口的秘密嘛!

“淩初塵,對不起!我剛纔語氣有些著急了。”

“你不想說沒關係,我也不會再逼問你了!好不好?”

袁媛非常後悔,自己未曾站在他的角度上去經曆一些事情,又怎能那般質問於他呢?

“傻丫頭,該說對不起的是我啊!”淩初塵苦笑了一聲,“既然決定和你相守一生,有些事情也該坦誠相告。”

淩初塵目光往暗處看了一眼,初一領會到其的意思,立馬站出去守風,謹防陳月會突然靠近。

接著淩初塵拉著袁媛的手,在桌子旁坐了下來,口中開始緩緩道來。

自幼時,我便身子不好,五歲那年差點便死在這個院子之中。

那天,我身上的暗疾突然發作,孃親慌忙去鎮上請大夫,就在我眼皮越來越重,好像撐不到孃親帶著大夫回來。

這個時候家裡突然出現了一位老人,他在我身上用針紮了一通,我身上的症狀過了一會兒後,終於得到了緩解。

自那之後,老人便常常趁著孃親忙碌的時候,過來小院教我一些東西。

在之後隨著我年齡慢慢長大,我會獨自上山,老人在山上有一間竹屋,繼續跟在他身邊學習本領。

後來,我無意間看到父親的畫像,開始懷疑起了自己的身世,於是我著手培養自己的勢力,創建了暗閣,之後慢慢發展,又開了香滿樓。

開始在茫茫人海之中尋找親生父母,當尋到之後了,我卻不敢貿然相認。

我無意間得知榮王妃身中劇毒,瞭解到他們身處的環境,便想著發動暗閣的全部力量去為她尋找解藥。

之所以冇有選擇跟他們相認,是因為我身上這莫名其妙病,若是自己終究是活不成了,相不相認對於我而言也不重要了,何必再白白給他們徒增傷悲呢。

袁媛在他說完這些經曆之後,顯然淚流滿麵,她心疼的抱住了淩初塵。

淩初塵將這些事情說得非常平淡,可袁媛卻明白其中的艱辛。

說的輕巧,他拖著時常發病的身子,一點一滴創建出,名滿江湖的暗閣,這其中付出了多少辛苦和努力,絕對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

小丫頭無聲的安慰讓淩初塵,心中暖暖的,多年來困在心裡麵的事情,坦然說出來後,他整個人真的輕鬆了不少。

淩初塵伸出手揉了揉袁媛的腦袋“想來聰明的小丫頭,應該也猜到我的師傅是誰了。”

袁媛抬起頭,撲哧一聲笑出了聲:“看樣子,就是住在我家中的那位秦老爺子。”

淩初塵趕緊解釋道:“媛媛,這件事可不是我刻意隱瞞,是老頭子拿師傅的身份威脅我,不許說出我倆早就相識之事。”

“淩初塵,你乾嘛這麼緊張,我又冇有怪你!”

袁媛一臉玩味的盯著淩初塵“你說這冥冥之中好像早有註定,在你命懸一線的時候,竟然是你離家出走的親外祖父,出手救了你,又和你數年相伴在這蓮花村。”

“所以說,冥冥之中你和雲家的血緣親情是割捨不掉的。”

袁媛說完這些話之後便不再開口了,她話中的意思,聰明如淩初塵定能聽得出來。

淩初塵哪能不明白小丫頭的意思,這是鼓勵他,早些和家人相認。

他看著畫中陌生的男子,隨即將畫卷捲了起來,拉著小姑孃的手一同回了袁家。

袁媛知道,淩初塵定是要拿著這幅畫去詢問長公主。

袁家。

雲華本打算今日便要離去,既然他的父皇習慣了這青山綠水的生活,她作為女兒應該遵從他的意願。

看到向自己緩緩走來的淩初塵,雲華心中再次莫名的生出親近之意,冇想到,自己在離開之前還能再見到這個孩子。

淩初塵對著雲華微微俯身行了一個晚輩禮:“長公主,我有一事不明,還望公主能為我解惑。”

淩初塵說完之後,便將手中的畫展開。

雲華不解淩初塵的這番舉動,直到她的目光,落在他手中的那幅畫上,心中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

“不知公主可否認識畫中的人?”這會兒雲華的心中,已經將事情猜到了七七八八。

府中的那個男子,雖然失了憶,身子也不能行動自如,可他每每精神尚好的時候,便會畫上一副女子的肖像。

那畫像中的女子,細想下來不正是自己那天看到的,站在這年輕男子身旁的婦人嗎?

隻不過畫像中是年輕女子,而她所見的婦人卻滿臉的風霜。

“畫中之人我自然認識,現如今正在我府中!”

“冒昧的問長公主一句,不知公主和此人是什麼關係。”淩初塵心中有些緊張,一個是含辛茹苦將自己養大的養母,一個是有著血緣關係的親姑母,他很怕事情變得糟糕。

察覺到少年的緊張不安,雲華輕笑了一聲:“他是我的恩人,十幾年前,駙馬遇害,本公主回京的途中又遭遇流寇作亂,是這人拚死相救。”

“可他當時身上傷勢頗重,我將人帶回公主府後,請了無數的禦醫前來為他看著,可隻能將人依靠蔘湯勉強吊著一口命。”

說到此處,雲華歎了一口氣:“說來此人也是意誌力堅強,竟然在半年之後徹底清醒了,遺憾的是他失憶了,而且腿腳行動不便,偶爾還會陷入沉睡。”

“冇辦法,我隻能一直將他將養在府中,多年來一直苦尋他的家人無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