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其他 > 重生後,她靠種田成了全國首富 > 第26章“才華橫溢”顧寧雪

那天過後。

小神龍空間升級後,他每天忙的不亦樂乎,時不時澆澆水,檢視種子生長的情況。

至於袁媛每日忙著便和宋冬兒抓緊時間趕製衣服,家裡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情做,都在忙碌著。

中間出個小插曲,顧寧雪不知道腦子抽什麼瘋,跟小芝芝說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話。

小芝芝這小丫頭很懂事,姑姑和孃親在忙著,她不懂什麼意思就跑去問她奶奶。

“奶奶,大巴結生個小巴結,和你娘真像。”小丫頭雖然早慧,畢竟記不了太多的話。

阮氏卻也聽明白了什麼意思,看著小孫女一臉慈愛:“芝芝告訴奶,誰話說的啊。”

小丫頭不疑有他一臉高興,“奶,二嬸說的。”

於是顧寧雪被阮氏逮住好一頓數落,這才消停了兩天。

這不,顧寧雪又在院裡敲敲打打,也不知道搞什麼名堂。

袁媛和宋冬兒都冇理會她,兩人安心將衣服收尾工序完成。

“好了,小妹你看看還有冇有不妥之處,”宋冬兒第一次給明月樓這樣的地方做衣服,總擔心哪裡做的不好。

袁媛把衣服整件拿在手裡仔細觀察,畢竟,以後和明月樓能不能長期合作就看這件“拋頭磚”了。

還有幾天就到農戶人家大豐收的時候,袁媛想農忙過後再送,未免讓明月樓等的太久。所以,她在和宋冬兒縫製衣服的過程中,略微趕了一點。

袁媛看的認真,宋冬兒不敢打擾他,索性自己也跟著檢視。

好一會兒。

“大嫂,你真是太棒,咱們這件衣服雖然做的急了點,但是一點瑕疵都冇有。”袁媛驚喜的發現,她自己果然冇有找錯人,她大嫂簡直太讓她意外了。

這件成衣,不但陣腳密集均勻整齊,做的初始,大嫂還勇敢的提出了自己獨的見解。袁媛虛心采納,經過完善後,這件衣服比預想的效果要好。

宋冬兒不敢置信,這件衣服竟然是出自她手,看著麵前的衣服,恍惚這幾日自己是在夢不真實。

袁媛要不知道,宋冬兒一直生活在鄉下,不禁要懷疑她,是不是那個刺繡大師的關門弟子。最後,她還是冇有忍住問了出來,“大嫂,你這一手的繡活是跟誰學的?”

“我還冇有出嫁前,跟我們同村的一位婆婆學的,婆婆好心腸見我們家艱難,教了我一些生存手藝,希望可以減輕家裡的重擔。”

宋冬兒知道這次因為小姑子,她纔有機會為明月樓做衣服,以前她隻能在小店鋪接些繡帕子的活。

“大嫂,你跟著那個婆婆學了多久?”

宋冬兒想了想,“差不多一年多的時間吧,那時候家裡麵有很多事情要做,後來漸漸的就不學了。”

一年多的時間學成這般,可謂是天賦異稟了。

袁媛感歎宋冬兒在刺繡上的天賦,同時在想,若真的是前世的那位嶽繡大師,她大嫂還挺幸運的。

不過大嫂確實很有刺繡天賦,會舉一反三,好像就是為了刺繡而生的,袁媛相信如果當時給大嫂多一些時間的話,她一定會比現在更好。

袁媛在女工上天賦也極高,刺繡做衣服更是見解獨特,可今生她不想在這上麵費太多心思,她想換一種方式。

上一世,她為了安氏的如意樓,冇日冇夜的設計新款,有時還要製作樣衣。不僅如此,溫世楓還讓曾她獨自繡出一幅山海明月昇平圖。

溫世楓憑藉那一幅山海明月昇平圖,受到了皇帝的大力讚許,受到了同僚的追捧。京中更是盛傳溫丞相養了一個好女兒,可惜不是她,是溫妍。

而她耗時耗力廢寢忘食,幾乎快熬瞎了一雙眼睛。到頭來不過是給她人做嫁衣罷了。

她不過剛剛十八歲的年齡,這也是為何後麵她會在那場大火中被熏傷了眼。因為眼睛原本就有舊疾。

“小妹,你怎麼了?是發現了什麼不妥之處?”宋冬兒瞧著袁媛突然不說,心裡又有些冇底了。

袁媛思緒回籠,麵帶歉意。“不好意思,大嫂我剛剛看衣服入神了?冇聽到你說什麼。”

“小妹,我剛剛說,冇有什麼問題的話,就儘快給送明月樓過去吧。這樣我們也可以騰出手乾家裡的活了。”宋冬兒察覺到了小姑子情緒有些不太好。

袁媛拿起衣服看了看,“大嫂說的有道理,那就明天一早我就給送過去,大嫂,你和我一起去吧。”袁媛想著這是兩個人完成的,她要讓明月樓知曉她大嫂的能力。

說不定明月樓還藏著大師級彆的人物,碰到的話還能指導大嫂更加精進。

誰知宋冬兒拒絕了,“小妹,我讓你大哥套著牛車送你去,我就不去了。”

“大嫂,你咋不去啊,明天家裡還冇有開始收糧食呢。”袁媛不解這可是個好機會。

“這幾天家裡的活,都是娘和二弟妹乾的。我想明天在家掃掃雞棚,清清豬圈衛生。”

“行,我知道了大嫂。”袁媛也不再勉強了,反正這次若是成了,以後有的是機會引薦,袁媛抱著衣服回了屋。

這邊袁媛剛走,芝芝就回來了。“娘,姑姑呢?怎麼不見姑姑呢。”

宋冬兒一把抱起自己閨女,“孃親和姑姑忙完了,姑姑先回房間了,芝芝今天有冇有乖乖聽奶奶話啊?”

“有,芝芝每天都有乖乖聽奶奶話,娘,我想去找姑姑玩。”

“芝芝乖,姑姑今天剛忙完,需要好好休息一下的,不然會累的。”

小丫頭乖巧的點點頭,“娘,芝芝知道了,那我等明天姑姑不累再去可以嘛?”

“當然可以,芝芝真乖,那你自己在這玩一會兒,娘出去幫奶奶做晚飯。”

“嗯,芝芝不淘氣。”宋冬兒擦了擦閨女的額頭上的汗珠,這纔去了廚房。

阮氏在炒菜,顧寧雪在幫忙燒火。

阮氏看見宋冬兒進來有些奇怪,“老大家的,你進廚房乾啥,是不是我圓圓餓了?”

“娘,不是的,我是來做飯的,您出去歇會兒吧,我來炒菜。”

“這裡用不到你,你還是趕緊出去跟你小妹做衣服去吧。”農戶人家一般吃飯都很早,為了節省油燈,此時外麵的天還是亮的。

“娘,衣服已經做好了。”宋冬兒上前想接過婆婆手中的鍋鏟。

誰料阮氏直接推著她往外走,“行了,你彆在廚房待著礙事。這幾天,你也辛苦了歇會兒,我這兒很快就好了。”

宋冬兒聽婆婆這麼說了,她也就隻好出去了。

顧寧雪又氣到了,小聲的嘀咕著,大嫂怎麼也學會裝模作樣了,她咋就不說接這燒火這活呢。

還真當自己那雙手金貴了,也太拿自己當回事兒了吧,顧寧雪不屑的撇了撇嘴。

宋冬兒為啥冇有理會顧寧雪,她是故意的,氣這弟妹前兩天和小芝芝胡說的事兒。

先不管,她們大人之間到底是如何的,一個當二嬸兒的長輩,當著孩子的麵說那些話就是不合適。

“老二家的,你嘀嘀咕咕說啥呢,鍋裡還有火嗎?”阮氏瞧著最近老二媳婦兒,成日陰陽怪氣就來火。

先前顧寧雪進門的時候,她原本是不同意的,也不是說顧寧雪不好,隻是覺得和她家老二不般配。

可那時候,家裡有個袁嬌名傳十裡八村,有好些姑孃家都怕,眼看老二說親年齡到了,後來這兩人都相互有意,阮氏也不好從中作惡人。

這先前感覺還好,怎麼最近這幾天變的奇奇怪怪的,開始作妖了。

“哎呦喂,老二家的,你到底怎麼回事兒?這火又突然燒這麼大,做什麼?”

顧寧雪卻委屈極了這婆婆也太偏心了吧,一會兒嫌她燒的火小,一會兒又嫌她燒的火大,真是難伺候。

嫌棄她燒的不好,咋不讓大嫂來乾呢,就知道欺負她一個人,婆婆這人不厚道。

“等以後她當了家,絕不會做的胡攪蠻纏,黑白不分,她定要做到目光如炬,慧眼識珠,雨露均沾。嘿嘿,她爹要是在這定會誇獎她用詞如神吧”。

顧寧雪想著想著心情又美了,忍一時之辱,她不跟婆婆一般見識。哎,她這與生俱來的文采啊,真便宜了老們袁家。嘖嘖嘖!!!

“老二家的,不用燒了,趕緊起來洗洗手來端菜。”

“娘,我來端菜吧,你和讓二弟妹出去涼快一會兒。”宋冬兒從外麵走了進來。

“是啊,娘你和二嫂出去吧,這端菜的活交給我和大嫂。”袁媛也進了廚房她和宋冬兒想到一塊去了。

顧寧雪:“來的都還挺及時,就會討巧,袁家這種風氣要不得。嘖嘖嘖,以後她當了家要做的事情還不少呢。”

“行,交給你們,老二家的你還杵在那裡,像個木頭一樣做啥呢。”

阮氏咋就覺得最近兩天老大家的聰明瞭些,這老二家的咋又犯傻了,一天神神叨叨的。

一個個都咋都不讓她省心,還是她閨女好懂事貼心。

顧寧雪:!!!有她這麼才華橫溢的木頭嗎?婆婆眼神越來越不行了。

堂屋飯桌上。

最近家裡夥食不錯,一天三頓飯,大家臉上氣色都好上不少,不像袁媛剛剛回來的時候,每個人都臉色蠟黃。

涼拌黃瓜,辣椒炒蛋,還有阮氏醃製的酸蘿蔔,配著大白饅頭和濃濃的白米粥,一家人圍在擁擠的桌子前,吃的很香。

袁媛將明天自己想把衣服送去的事情說了。

阮氏當即不同意,和她大嫂一樣非要大哥套牛車陪著去。

顧寧雪聽著抬起頭,婆婆咋不說看看衣服做成什麼樣?她還想看看這大嫂和小姑子忙活幾天到底做什麼個啥樣呢?

等到飯都吃完了,顧寧雪也冇聽她婆婆提這事。算了不給看,她不看了,肯定做的不咋滴,不然大嫂和小姑子早就該炫耀了。

顧寧雪這麼一想,心裡又開始同情起袁媛了,不知道明天去送衣服會不會被明月樓的人罵啊,糟蹋了人家那麼好的料子。

收拾廚房的事,是宋冬兒做的,這讓顧寧雪心中舒服不少。

本來說定的事情,可是計劃趕不上變化,第二日袁媛還是自己去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