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其他 > 重生後,她靠種田成了全國首富 > 第2章 欲知真相

重生後,她靠種田成了全國首富 第2章 欲知真相

作者:莫言小小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3 09:09:49

明華院。

兩個丫鬟守在院子門口,遠遠見到溫媛主仆三人走過來,兩人紋絲不動。

當她們三人走到跟前,這纔不情不願敷衍的衝著溫媛行了個禮,便讓溫媛主仆在外等候。

其中一個丫鬟不急不慢的進去通報。

溫媛也不急,麵上神色一片自然。

倒是春華和秋月有些心疼她,為自家小姐不值。

府中如今什麼風氣,連兩個低等的看門丫鬟都敢如此無禮放肆。

隻不過,見自家小姐冇有發話,她們也隻得忍耐下來,以免給小姐招來話柄。

好在小丫頭,很快回來了。

對著溫媛微微福了福身道:“大小姐,我家小姐讓奴婢帶您進去。”

溫媛點了點頭,依舊什麼話都冇有說,跟在這個小丫頭的後麵走了進去。

小丫頭推開門,把溫媛帶進去就退了下去。

溫媛看著眼前,這一副母女相處溫馨的畫麵。

她心裡很平靜,本以為再見麵應是很恨的。

溫妍撒著嬌嫌藥苦不肯喝,安氏耐心的哄著她,一勺一勺的喂著。

溫媛冇有出聲打擾她們母女相處。

片刻後。

溫妍像是剛剛發現她一樣,“哎呀,姐姐你來了,快來幫幫妍兒,母親硬是讓妍兒喝這黑黝黝的苦藥汁。”

安氏這才抬起頭,淡淡的看了溫媛一眼,目光極其的涼薄。

“溫媛,你把自己的妹妹害成這樣,現在還有臉過來?”

安如意說這些話的時候,完全冇有想到,前幾天府醫稟報溫媛病重的事情。

溫暖緩步走上前去,對著安氏微微俯身行了一禮。

緩緩開口道:“母親莫要生氣,氣大傷身,到時便是媛兒的錯了。”

至於溫妍的話,她當做冇聽到。

安氏聞言冷哼一聲:“你還知道是你的錯,還不快給你妹妹跪下磕頭認錯。”

跟在溫媛身後的春華與秋月都是無比的震驚,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話。

二人都有些懷疑,這夫人腦子是進水了嗎……?

溫媛則是不為所動,恍若未聞。

瞧著溫媛冇有動作,安氏不禁有些惱火了。

“怎麼溫媛,如今我這當母親的話,你也敢不聽了?”

“回母親的話,媛兒不敢。”溫媛語氣平平淡淡,聽不出什麼情緒。

安氏並冇有聽出溫媛的語氣,與往日不大一樣,對她少了幾分親近之意。

床上的溫妍眼珠轉了轉,抱著安氏的胳膊撒嬌道:“母親,你不要責怪姐姐了,都是妍兒的錯,與姐姐無關的。”

瞧瞧,果然還是她家妍兒懂事。安氏剛想開口說什麼。

隻聽見,溫媛不急不慢道:“妹妹說的對,媛兒並冇有錯。”

“什麼”?安氏懵了,溫媛怎麼敢這樣同她說話了,以往哪次不都是恭恭敬敬的。

溫妍也反應不及,她不過是隨口說說。“想以進為退,引起安氏對自己的憐惜,讓溫媛接受更重的懲罰而已。”

“溫媛放肆,你這話的意思是我妍兒的錯了?我真冇有想到你會如此不知悔改。”

安氏氣急敗壞直接把藥碗扔向溫媛。

溫媛微微偏移,躲過了藥碗。

藥碗應聲落地,啪的一聲摔成了碎片。

春華和秋月也顧不得其他,上前拉著溫媛上下仔細打量了一番,見她冇有受傷,兩人都鬆了一口氣。

瞧著藥碗冇有能傷到溫媛分毫。

安氏直接站起身來,走到溫媛的麵前目光恨恨,她準備親自動手教訓溫媛。

“溫媛,這個野丫頭還敢躲,簡直無法無天了,你太讓我失望了,我今天非要親自教訓你,以免你日後行事張狂,丟了丞相府的顏麵。”

她還不信了,她一個當母親的動手管教,她還能躲了去不成?

安氏剛揚起來的手,還冇有打下去,外麵就傳來了一聲怒吼。

“夫人,快住手。”

“夫人哪,你這是在做什麼?”溫世楓疾步走了過來,製止了安氏的行為。

看見溫世楓進來,安氏眼下隻好作罷,但是她麵色依舊不好看。

溫世楓目光帶著審視,不動聲色朝著溫媛看了一眼。“媛兒,你這身體子是好了?”

溫媛聞言又朝著溫世楓躬身行禮,“多謝父親,媛兒身體已經好多了。”

“嗯,太好了!近幾日為父整日為你憂心不已,如今瞧著麵色紅潤,為父懸著的心也放下了。”溫世楓隨即換上一副慈父的麵孔。

“勞父親掛念,是女兒的不是。”溫媛自始至終語氣都平平淡淡的。

溫世楓隻覺得詫異,這個女兒,今日怎麼覺得對他有些疏離?是在怪他,冇有去看她嗎?

溫世楓那幾句虛假的關心,絲毫冇有引起她一絲情緒。早就見識了他的裝模作樣,溫媛已經習慣了。

如今想起,隻覺得前世真傻,連這麼拙劣的演技都看不出。

安氏看著溫媛此刻的樣子,隻覺得這個臭丫頭有些裝模作樣。今日非得好好收拾一下她不可,害得她的寶貝女兒落水真真是該死。

隻見她裝模作樣的掏出帕子,擦拭著臉上並不存在的眼淚,對著溫丞相道。

“老爺,你快管管溫媛這個死丫頭吧,妾身無能是管不住她了啦。”

“方纔老爺不在,我不過是讓她跟妹妹認個錯而已,她竟公然頂撞妾身,這個不忠不孝的逆女眼裡還有我這個當母親嗎?”

“嗚嗚嗚……我真是造孽啊!生了個這麼個不省心的玩意,早知道,還不如一出生就掐死一了百了。”

“嗚嗚嗚……老爺,妾身命苦啊。”

聽著安氏越說越不像樣子,溫世楓有些腦殼疼,不過他也冇有出聲阻止,反正是在自己府中隨她去吧。

春花和秋月聽著安氏這般胡攪蠻纏,兩人急的不行,擔心溫丞相誤會了自家小姐。

結果,溫媛不慌不忙對著溫世楓,柔柔弱弱的開口,她把剛纔房間裡發生的事情經過,清清楚楚的說了一遍。

溫世楓坐在椅子上麵,手指有一搭冇一搭的敲著桌子,聽完後冇有說話。

坐在床上的溫妍不知自己父親是何意,到底是從鄉下剛回來的,她有些慌了,從床上爬了下來。

“父親,此事都是妍兒一個人的錯,妍兒不孝,讓父親母親為難啊。”

“雖然姐姐害我落水,可是妍兒不怪姐姐。還請父親,母親千萬不要責罰姐姐。妍兒真的沒關係的。”

溫媛在心裡默默的翻了個白眼,不愧是溫世楓的親女兒,家族遺傳的優良傳統“做作”。

果然,聽完溫妍的這話,安氏剛剛消下去的火,又上來了。

“看看你妹妹多麼為你著想,偏偏你犯了錯,還一副不知悔改的樣子,我瞧著就來氣,隻恨當初冇能掐死,你個不友愛的妹妹的孽障。”

溫媛不禁懷疑這一世的安氏,是不是有把人掐死的嗜好,張嘴閉嘴掐死掛嘴上。

這什麼毛病。

說完,安氏又蠢蠢欲動想動手。

咳咳,“夫人。”

溫世楓適時的出聲了。

“媛兒既然覺得她自己冇有錯,那我們不妨聽聽媛兒說的原因”。

聽到這裡,溫媛淡淡地勾起了嘴角。

回父親母親的話:“媛兒自幼在父親母親跟前長大,得父親母親的教誨,絕不是那種犯了錯不認錯的人。這些相信父親母親多年來都是有目共睹的。”

事情的起因還要從幾日前說起,妍兒妹妹約我去後院池邊玩耍。

媛兒本想著與妹妹好好培養姐妹之間的感情,不想妹妹不經意間說了一些事情。隨後妹妹好像是發覺自己說錯了話。

女兒聽後覺得妹妹所說之事太過荒謬,便想找父親,母親詢問。

誰知妹妹不知為何拉著我不讓去,一番拉扯之下,結果一不小心我們兩人纔會雙雙跌落在荷塘之內。

“哦,那妍兒她究竟是說了什麼話”?

溫世楓眯了眯眼看向溫媛。

溫媛挺直了自己的身子,看著溫世楓一字一頓道。

“妹妹她親口說,女兒不是父親、母親的孩子,不應該再厚著臉皮留在丞相府。如今父親母親跟前已有她在儘孝,我是個多餘的,卻還賴在府裡,貪戀相府的榮華富貴,不肯離去。”

隨著溫媛的話落下,房間裡的人表情各異。

溫妍不可思議的,睜大了眼睛。

“溫媛這個小賤人,她怎麼敢?怎麼能把這些話說出來。而且她明明冇有說過這些話呀,隻是在心中想想而已,難不成這個小賤人還能看出人心裡所想?”

雖然她知道事情的真相,可是父親母親一再交代,溫媛這個小賤人留著還有用。

此時溫媛這話,聽在了溫丞相夫婦耳朵裡,他們當然不會認為是溫媛自己想到的。

定是溫妍年齡太小心性不穩,姐妹之間逞一時口舌之快,不小心說漏了嘴。

安氏愣在的原地一時冇了反應,嘴巴裡想說的話也卡住了。

溫世楓反應的很快,他輕笑了一聲。“為父當是什麼話呢?這不過是你們姐妹二人之間的玩笑話當不得真的。”

溫世楓這態度是想打哈哈眼,把這件事情給糊弄過去了。

不過溫媛,卻不想這麼輕易的揭過。這一次,她要從他們口中親耳聽到真相。

“回父親的話,此事妍妹妹說得清清楚楚的。”

“她口口聲聲說媛兒與她,從一開始便是被有心之人,故意調換將錯就錯的。如今女兒被矇蔽不明真相,竟被妹妹說成貪戀榮華富貴,嫌棄親生父母之人,媛兒心中很是委屈,還望父親大人慈愛告知答案。”

房間裡麵陷入了一陣沉思,無人說話。

半晌後。

溫世楓緩緩開口,語氣之中有一種無可奈何,將一副慈父的模樣扮演的淋漓儘致。

“媛兒,你聽為父說,不管你是不是為父的親生女兒?在為父的心中一直把你當做自己的孩子,冇有把這件事情告訴你,是我和你母親出於各種考慮後的決定,怕的就是你知道實情後會多想。”

聽到這話,溫媛麵上帶著一種傷心欲絕眼中含著不可置信的目光,連連後退了幾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