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其他 > 重生後,她靠種田成了全國首富 > 第35章 溫世楓的算盤

原來今天早上,她娘和大嫂早早起來後就上山割豬草了,於是把這個洗衣服的活交給了二嫂。

顧寧雪心下覺得委屈的很,“自己昨天在地裡冇少乾活,累得腰痠背痛的。不就是偷個懶冇有洗衣服而已嘛。”

她中午回來的第一件事,先去了後院。見衣服都已經洗好晾好,她當時心裡可高興了,吃飯的時候也冇聽小姑子提起,更是暗自竊喜。

想到這裡顧寧雪幽怨的看了袁媛一眼,若不是小姑子笨手笨腳,洗個衣服也洗能破,她婆婆也不會發現這件事兒,自己也不會因此捱罵了。

袁媛注意到她二嫂那幽怨的眼神,開口從中勸著她娘,強烈表示是她自己不小心把衣服弄破了。

這時,阮氏反過來安慰她,“不過就是一件衣服破就破了,她拿起了袁媛的手一看,心疼的眼淚刷的往下掉。”

阮氏自責不已,她太粗心了,今天都冇有到注意閨女的手。

袁媛的手是因為太嬌嫩了,手心磨出了兩個小水泡,她自己不覺得有什麼,水泡消下去就好了。

可袁媛越是這樣笑的不在意,阮氏的一顆心更不好受了,彷彿如同針紮一般疼,她懂事的閨女啊!

轉頭惡狠狠的看向顧寧雪,“都怪老二媳婦兒,整日偷奸耍滑的事倒是不少乾,飯也冇見她比誰少吃。”

“老二媳婦,今天就算了,下次若是再發生這種陽奉陰違的事情,以後你都不要再吃飯了。”

顧寧雪被自己婆婆這話嚇傻了,咋能不給她飯吃啊?

阮氏懶得再去看她,希望她的話這個兒媳婦能聽進去,拉著袁媛回了自己屋,塗上了藥讓它消的快一些。

之後阮氏特意囑咐了袁媛,以後家裡的衣服不許再碰了。

對於這個袁媛倒是冇有反駁,她這雙手還是需要多磨練啊。

宋冬兒想著以後她要再早起一些,把衣服提前洗好。

阮氏心裡也有了安排,這顧寧雪是非要放在她眼皮子底下做事的纔會老實。

娘仨心中都懷揣著不同的想法。

其實衣服會破,是因為阮氏他們穿了許久的原因,阮氏氣的也是顧寧雪撒謊。

袁家的日子就這樣一天天的過。袁媛知道大家每天都很辛苦,儘量每日都變著花樣的,給大家做各種各樣的飯菜補身體。

這一段時間,家裡夥食好乾活也覺得不是很累了,阮氏見她做飯高興,對於她去鎮上的事情,漸漸的也不再反對了。

這邊蓮花村的人都充斥在豐收的喜悅裡。

遠在京城的左相府。

“丞相大人請留步吧,咱家先回宮覆命,靜候您的佳音。”

“請公公回去轉告三皇子安心,下官一定不負殿下交代,那來喜公公您慢走。”溫某就不遠送公公了。

來喜擺了擺手走了幾步後,他又回頭深深的看了溫世楓一眼,轉身走出了相府。

等到徹地看不到人了,溫世楓臉上的假笑消失,他一甩袖子朝著自己的書房走去。

“老爺,那來喜公公又來咱們府中做什麼?”安氏冷不防的聲音響起,她在此等的已經有一會兒了。

“你怎麼在這裡?我不是說過書房重地不要踏入嗎?”溫世楓有些不悅。

“老爺,妾身這不是關心你嗎?”安如意覺得自己一番好意被誤解了,她有些委屈。

“行了,這冇你的事兒,趕緊回你自己院子裡去。”溫世楓不耐煩的出聲攆人。

“老爺你到底怎麼了嗎?就跟妾身說說唄,說不定妾身還能給你出出主意呢。”安如意鐵了心是不想出去。

偏偏溫世楓拿她冇辦法,這娘們在他麵前瘋起來的時候,慣會撒潑打滾耍無賴。

“來喜公公來乾什麼?夫人你不應該心知肚明嗎?倒是我小瞧了,那媛兒那丫頭的氣性了。”溫世楓的語言冇有任何的溫度,對於個黃毛丫頭她竟看走了眼。

“老爺的意思、三皇子還惦念著那個賤丫頭?真不知道那個丫頭哪裡好,渾身上下透過一股子泥土氣息,我看這三皇子是病的糊塗了,識人不清錯把野草當成了寶。”

安氏的語氣裡充滿了對袁媛的不屑,不顧及十幾年來的一絲母女之情。

“你趕緊給我閉嘴吧,天子腳下皇孫貴胄,豈是你一介後宅婦人能在背後非議的?”

溫世楓後悔為什麼要在這裡跟她說這個?有時他真想撬開安氏的腦子,看看裡麵裝的都是些什麼東西,說話總冇個遮攔。

安氏卻不以為然、“老爺、你就是太過小心翼翼了。這是在咱們自己家裡,還能被外人聽了去不成?”

“行了,你要真想替我分擔,還不如想想辦法,如何讓那丫頭自己回來。”溫世楓也冇料到三皇子竟然如此看重袁媛。

我能有什麼辦法?安氏暗道:“最好、那死丫頭一輩子都不要回來,以免擋了我家妍兒的路。”

“冇辦法,你不會動腦子想嗎?腦子用來乾什麼的?你是豬嗎?要不是你的話,那丫頭會賭氣離開嗎?”

“老爺,你這話可就冤枉了我,那丫頭能輕易離開,也是你親自同意的。”

安如意纔不背這個鍋呢,心裡同時更加怨恨袁媛,老爺竟然為了賤丫頭將她比做蠢豬。

“是我低估了那丫頭的脾性,”溫世楓有些後悔放袁媛離開了,本以為不過是小孩子鬨脾氣而已,他當時也有心想磨磨她的性子,如今看來這一步棋是走岔了。

見溫世楓情緒有所轉變,安氏不免開口安慰:“老爺也許是你想多了,依我看袁媛那丫頭說不定,不是不願意回來,而是無法回來了。”

“夫人的意思是?”溫世楓想到了一種可能。

“老爺、還記得當初老陳回來跟我們怎麼說的,那丫頭還未出城,便自己改了名字,結果在臨近百花鎮的時候,行為突然舉止瘋癲,更是在看到鄉下那破落的院子時,冇忍住一口鮮血噴湧而出。”

所以妾身認為,“那丫頭現在定是病入膏肓,無法行動纏綿病榻,安如意語氣裡麵充滿了嘲諷。”隻是可惜,她冇能親眼看到賤丫頭的那副慘樣子。

“夫人分析的很有道理,今年中秋我會跟聖上告假,到時候我們回老家祭祖。”

眼下袁媛對他有大用、還不能放棄,他若是藉著這個由頭,再親自去接她,那丫頭隻怕會更加對他感激涕零吧。

不得不說,溫世楓心裡的小算盤打得啪啪響。

“什麼?老爺你要親自去接那丫頭回來?我不同意。”安氏激動的從椅子上跳了起來,行為舉止之間冇有一點貴婦形象可言。

“此事我自有安排、你先出去吧。”溫世楓需要好好想想自己如何站隊,這可是關係到他日後的官途。

“老爺,我們年前剛剛回過老家,如今又要回去是不是太過頻繁,萬一引起皇上的猜疑,到時候得不償失,豈不會對老爺的官生有礙。”

安氏為了不讓袁媛回來,是什麼話都能說的出來,若非年前回老家祭祖,她若冇有在百花鎮上遇見溫妍,還不知道她可憐的女兒流落在外呢。

怪不得,多年來她對袁媛一直親近不起來,原來是個冒牌貨,還有袁媛那心思狠毒的娘,為了溫世楓如今的官聲,她纔不得不暫時放過她們,想回來那也要看她安如意同意不同意。

“夫人,你此言差矣。當今皇上勤政愛民,最重孝道,此舉對我隻會有益冇有半分壞處。”溫世楓對於這一點很是自信的,日後哪怕被同僚發現袁媛不是他親女兒,隻怕世人也會認為他品格高尚心地良善。

“老爺,你光想著那個賤丫頭,怎麼不為咱們的妍兒想想。”

“如今,整個京城壓根不知道,妍兒這號人物呢,妾身想趁著妍兒生日的時候,在府裡為她舉辦一個盛大的生辰宴,屆時把妍兒隆重的介紹給大家,可老爺若是在八月十五前回去了,那妾身的這個計劃不都泡湯了嗎?”

安氏一計不成再出新招,試圖改變溫世楓的決定。

“夫人說的問題這個好辦,等妍兒舉行了生日宴後,咱們次日再出發。對了,妍兒最近這段時間學習的怎麼樣?”這是他最關心的問題。

“老爺你就放心吧,咱們妍兒天資聰穎,各方麵上都非常的有天賦,進步神速老師對她讚不絕口。”安氏找準時機,極力的在溫世楓麵前推崇著溫妍。

哈哈哈……

溫世楓略感欣慰,“如此便好、辛苦夫人好生費心教導,莫要在外人麵前失了我丞相府的顏麵。”

“老爺放心、不會的,妍妍這麼優秀將來相府將會以她為榮,絕不會是靠著袁媛那個小賤人。”

妾身就知道老爺是心疼咱們家妍兒的,我這就把這個好訊息告訴她,安氏見目的已經達成,屁顛屁顛的準備把這個好訊息告訴溫妍。

至於袁媛能不能順利回來,那也看她有冇有這個命了,這點小事冇必要在這裡跟她夫君爭議。

溫世楓已經打定主意要接袁媛回來,安氏覺得自己冇有必要為了一個賤丫頭,而傷了他們夫妻之間的情分。

安如意並不傻,知道什麼話能說,什麼話不能說,隻不過碰上袁媛的事情,她就容易失去理智。

一想到,溫妍告訴她在鄉下生活的如何辛苦,每日都有做不完的農活,乾不完還不給飯吃,她都恨不得撕了袁媛那個賤丫頭。

憑什麼換了她的女兒,還要如此虐待她。

安氏恨從心生麵目猙獰,這讓陪在身邊的安嬤嬤心下大驚。若是夫人得知自己騙了她,那她?不會的夫人永遠不會知道的。

安氏情緒稍緩臉上恢複笑容,帶著安嬤嬤朝著溫妍的明華院走去。

殊不知書房裡發生的一切,已經被躲在窗戶處溫妍聽得一清二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