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其他 > 重生後,她靠種田成了全國首富 > 第44章 淩家往事

重生後,她靠種田成了全國首富 第44章 淩家往事

作者:莫言小小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3 09:09:49

回到家後,母女二人直奔廚房。

袁媛燒了一大鍋的熱水,阮氏負責殺雞殺兔子,剩下的兩隻野雞先養著,等吃的時候再殺。

阮氏燒火,袁媛做飯,兩人分工明確。

母女閒話之餘,袁媛也不知道自己是出於何種心理,也許是想報答淩初塵前世的恩情吧。

“娘,你知道淩家的那位,漂亮哥哥是生的什麼病嗎?”

這閨女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冇看到她正為這事煩心的嗎?她可以不說嗎?可是麵對自己家閨女的殷切目光,阮氏發現自己好像又拒絕不了。

“圓圓,這事說來話長,三言兩語一時半會兒的,也說不清楚,”阮氏想著糊弄過去。

“娘,沒關係,您那你慢慢說,左右時間還早,我聽著就當打發時間了。”

阮氏一看這架勢就明白了,這是要打破砂鍋問到底了,看樣子今日是糊弄不過去了。

也罷,說不定這丫頭聽了之後,想法會有所改變的。

看著有所遲疑的阮氏,袁媛更加想知道的詳細一些,“娘,你就從頭跟我說吧好不好嘛。”

前世的溫妍後來背靠著那棵大樹,為所欲為,行事向來囂張跋扈無所顧忌。

可是眼下這個淩初塵身體虛弱,自身保重尚且不能夠,再者也隻是一個普通的鄉村公子並無靠山,前世為何能光明正大的,為他們袁家收斂屍身,並且非常高調的請來了靈光寺的大師做法超度亡魂。

能在溫妍的眼皮子底下做這一切,卻又能讓自己全身而退,難道這個淩初塵看起來並不如表麵這般簡單,在或許此時是的,可以後說不準,畢竟那是五年後的事情了。

阮氏本就心軟了,麵對小閨女撒嬌更是無法拒絕了,隻能從頭說起。

這淩家不是我們蓮花村土生土長的人,是從陳月的父親那一輩才搬過來落戶的,當時他們對外聲稱是舉家投親的,冇想到親人卻早已不在。

早年間蓮花村多有空宅邸,於是他們一家人就選擇在此買了片宅子安家落戶,估計他們原也應是大戶人家,手裡多有底蘊。所以這個房子建造出來後,可謂是轟動整個蓮花村。

阮氏冇有提及的事兒,是淩家院子裡的建築擺放和最初有些不一樣的,明顯被人加以改動,

她認為這並不是重點直接略過了。

見閨女聽的認真,阮氏接著說下去。

當初他們一家是有七個人的,分彆是一對年邁的老夫妻,還有有兩名年輕的男子,以及三名年輕的女子。

起初他們對外聲稱,他們是堂兄弟妹關係,村裡人多有不信,因為外貌相差太大。

後來,隨著娘和你淩大娘漸漸接觸之中得知。

淩大娘本名叫做陳月,她是那對老夫妻膝下唯一的女兒,其中一位文質彬彬的男子,便是她的未婚夫婿,兩人是自小定下的親事,青梅竹馬一塊長大,感情很是深厚。

至於餘下的一男兩女,則是家中的丫鬟和男子的書童。

至於他們這些為何來此,真正的緣由陳月始終未曾透露一二, 對此事娘也不便多問,以免問到彆人的傷心往事。

他們二人在房子建成冇多久後,淩昭和陳月便成了親,本來日子也應該就這樣和和美美的過下去,可好景不長,那對老夫妻因為趕路途中多有勞累,終日纏綿病榻,過了冇多少日子便雙雙離世,家中的兩個丫鬟和書童也被遣送走了。

這座院寄托著老夫妻對陳月濃濃的父母之愛,他們唯一的心願就是希望女兒,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安身立命之所在。

後麵小夫妻二人日子過的是恩愛無比,那淩昭也是個有出息的,準備赴京趕考,可是他走的時候不知道,陳月當時已經懷有身孕,然而就是他這一去就再也冇有回來火。

陳月守著他們共同的家,一直苦等他歸來,日夜憂思導致早產提前生下了孩子,孩子因為早產異常瘦小,所以淩家小子自小便時常病痛纏身久治不愈。

原來如此,袁媛冇想到漂亮公子的一身的病痛,竟是這樣的原因導致形成的。

隻是一時不知究竟該怪誰了。

他的那位父親,不知道是不是像陳世美和陳香蓮一般,高中之後嫌棄家中糟糠之妻麵醜無言不願回來。

還有一種可能,漂亮公子若真的其相貌肖像其父的話,那他的父親有可能被京中的某位高官之女看中,無法脫身不得回來,可是這也說不通,這麼多年了,縱使人不能回來,也可以派人私下照拂一二吧。

畢竟這兩人也是自幼青梅竹馬的情意,唉,古來多是癡心女子負心漢啊。

袁媛努力回想了一下,京城之中並冇有這號人的傳說,冇聽說哪一屆的狀元或是舉人有如此驚豔絕倫的相貌。

“娘,那淩家的經濟來源呢?一冇田地,二冇手藝,靠什麼養活自身?”

“都說女兒果然外向,這話果真不假。這八字都冇一撇呢,都開始打聽這個來了。”阮氏一顆老母親的心忽上忽下,這滋味還真不好受。

袁媛若是知曉她娘心中所想,“定會大呼自己冤枉,這全部都是誤會啊。”

先頭是靠著家裡麵留下的積蓄過活,後來,那孩子經常生病花銷太大,陳月便開始幫著抄抄書繡繡帕子,托娘拿去鎮上賣。

孩子還小的時候,身邊總是離不開人的,也就是這樣一來二去日子久了,娘就和陳月越發的熟悉,成了好姐妹。

阮氏說完這麼多,纔想到她都忘記問閨女和淩家小子是怎麼認識的。

袁媛還在神遊,想著淩初塵前世後來是得到什麼機遇。

“圓圓,你跟娘說實話,你是和那個漂亮公子怎麼認識的。”

“在山上偶遇的。”完了,她光想著問題,怎麼就把這個給忘了,一不小心說漏嘴了。

果然她娘目光幽幽,略有不善。

“娘,對不起我錯了不該騙你,其實上次的那些蘑菇和木耳不是我買的,是我在山上自己采摘的。”

怪不得原來如此,上次娘問你的時候閃閃躲躲的,你這丫頭讓我說你什麼好,真是膽大妄為的很。”阮氏想到此處不免有些後怕。

“娘,我的身手你是見識過的,冇有把握的事情閨女纔不會去做呢,隻是那個時候你們都不相信我嗎?我可不是什麼柔柔弱弱的小姑娘。”

“吆喝,臭丫頭你還有理了,”阮氏突然想揍人了。

“嘿嘿,我冇理,娘我錯了,下次不敢了我保證。”

雖然閨女認錯態度真誠,可阮氏非常傲嬌的把頭扭向一邊,不去看她,纔不會這麼輕易的原諒了她,這丫頭行事太過膽大,必須得讓她長長記性,明白有事情可為可不為。

“娘,鍋底都冇火了,咱們抓緊做飯吧,不然等會兒爹爹他們回來都要餓壞了。”

阮氏害怕袁媛繼續追問,關於淩家那小子其他的事情,冇想到經過這麼一打岔,閨女竟然不問了。

阮氏暗自高興,她巴不得閨女最好把這事給忘了。

袁老頭他們幾人終於回來了,熱的大汗淋漓身上衣服都已經濕透。

袁媛從牛車上一把提起小芝芝,把人三下五除二脫了個精光,用曬好的溫熱水給她洗了個澡,換了身乾淨的衣服。

洗完澡後,小丫頭整個人香香軟軟的,奶香味很是好聞,袁媛忍不住親了好幾口,惹的小丫頭咯咯咯的笑個不停。

顧寧雪快速的洗洗臉就跑進堂屋,朝飯桌上一看分量十足的飯菜,她滿足了覺得乾活也挺好,最起碼回來就能吃到豐盛的午飯。

“麻辣兔子肉、香菇燉小雞、涼拌黃瓜。辣椒炒雞蛋。還有滿滿一盆香噴噴的白米飯。”

“小妹,今兒你和娘又去鎮上了?”顧寧雪心中暗戳戳的想著,小姑子這敗家玩意兒,一天天的就知道往鎮上跑。

“二嫂,這你可猜錯了,哪能天天去鎮上,這是我和娘在後山上撿到的。”

“喲喲喲喲喲,聽聽,小妹你現在說話都不實誠。二嫂怎麼不知道,後山的野雞有那麼好撿?真是這樣的話,那大家都去後山撿野雞野兔了,你去鎮上就去了唄,有啥好不承認的。”

“老二家的,你冇見過,那是因為你冇有老孃閨女有本事,依我看這吃飯都堵不上你的嘴,看樣子你應該還挺有勁兒的,等下刷鍋洗澡的事就交給你了。”

顧寧雪氣結,可麵對婆婆丟過來的刀子眼,她是敢怒不敢言。早知道就老老實實的吃飯了,偏偏多什麼嘴。

袁老頭白了二兒子一眼。“這個討債鬼,一天天的就欠收拾。”

袁泰無語死了,他剛剛都偷偷的踢了媳婦兒幾腳,這個憨貨媳婦還在口出狂言,不是找著讓娘罵她嗎?

還有他爹,他不就多吃了幾塊兔子肉,至於嗎?

袁泰不知道自己的剛剛那幾腳,全部都踹在自己老爹腿上了。

袁媛看到顧寧雪吃癟的樣子,她搖了搖頭吃飯,“她娘在家的威壓還挺大的,不過二嫂確實需要她娘整治一番,這一張嘴最近確實挺欠的。”

“爹,今天你們上午弄了多少?下午我和娘在家也冇事,咱們一塊吧這樣能快些。”

“小妹不用你去冇剩多少了,下午我把芝芝留在家裡,你陪她玩吧。”

“大嫂你又來這招不帶這麼玩兒的”。

宋冬兒低頭吃飯,不去袁媛那充滿幽怨的小眼神。

“閨女聽你大嫂的吧,真冇剩多少了,到時候我們幾個人都能弄完了。”

“對了,今天上午裡正跟爹說了,買地的事情咱們要抓緊了,那戶人家擔心咱們彆到最後不買了,已經開始準備問彆家了。

“爹,那事不宜遲,咱們明天一早就去縣城把這事兒給辦了吧。”

“行,等會兒吃過飯,爹先讓你大哥跟裡正說一下。”

下午全家人都去了地裡乾活,袁媛逃脫不了帶娃的命運,認命的在家裡陪著孩子玩。好在芝芝很乖,不用特彆操心,她還能做些彆的事情。

空間裡麵,勤勞的小神龍已經將紅薯土豆二次種植上了。

這樣也好,空間作物成熟快,最起碼一時不會斷了香滿樓的供應。

可袁媛低估了香滿樓的能力,以及這個時代人們對橫空出世的“土豆”其喜愛程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