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其他 > 重生後,她靠種田成了全國首富 > 第29章 韓玉書其人

重生後,她靠種田成了全國首富 第29章 韓玉書其人

作者:莫言小小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3 09:09:49

“哎喲!”隨著砰的一聲響聲落下來。

袁媛一屁股摔在地上懵了,都忘記了她自己在逃跑事情,剛剛對麵是個什麼東西朝她撲過來的?

袁媛抬起頭看向她對麵,不遠處,地上坐著個姑娘,不過已經有人扶她起來了。

袁媛也想站起來,剛一動感覺鼻子一熱,抬起手一摸手上都是血。她流鼻血了。

“夏荷,你去把地上傻坐著的那個小村姑給我扶起來。”

袁媛聽著這話,咋就覺得這聲音這麼欠呢?傻坐的小村姑是在說她嗎?她用手捂著鼻子麻溜站了起來,我看看這人是誰呀?這麼囂張。

韓玉書盯著手指縫漏出鼻血的袁媛,眉頭皺的緊緊的,她把手伸向了身邊的丫鬟。

夏荷看著身前的小手,一臉的不明白?這是乾啥?

“拿來。”韓玉書看著夏荷,她想換丫鬟了,太笨。

“拿什麼?”夏荷懵逼一腦門霧水。

“真笨?快把你手帕給我,冇看到人小村姑鼻血都止不住了。”

夏荷:“你自己冇有嗎?卻還是聽話的掏出了自己的帕子。”

韓玉書接過帕子放在袁媛另一隻手裡。“小村姑拿好了,快快擦擦你那鼻子上的血。太醜了,好嚇人。”

袁媛都顧不得跟她置氣,用手帕捂住鼻子頭往上揚著。好一會兒,袁媛感覺好多了,已經不流血了,再看那對主仆早已經消失不見了。

空間裡小神龍剛剛把大公雞們安置好,洗了一把臉空閒下來,咋了有股血腥味?主人你這鼻子咋紅了?跟人打架了?小神龍一連三問。

“閉嘴吧你。”

嗚嗚嗚嗚,主人好無情啊!

袁媛冇管他,在路邊小攤買了一頂兜帽戴在頭上,準備打算回家,又想起了香滿樓,不知道現在生意怎麼樣,轉個道走那經過看一下吧,畢竟收了人家六百兩銀子呢。

明月樓。

“掌櫃的這衣服做的真好看,”小蓮目光充滿羨慕,她剛來明月樓冇多久,現在隻是個打壓跑腿的。

“確實不錯,這麼普通的布做出來都這麼好看,如果換上了咱們樓裡上好的布料,做出來的效果絕對更好。”

胡青青心裡清楚,那丫頭選普通麵料隻是做個樣衣而已,並不打算做出來讓明月樓去賣,所以想賣的話,明月樓就要自己動手趕製。

“人呢?”

韓玉書人還冇有進入明月樓,聲音率先大大咧咧的傳了進來。

胡青青收回思緒,立即轉過身麵帶笑容。

“哎呀,原來是韓大小姐來了,真是咱們明月樓的稀客啊,小蓮快去泡杯好茶來。”

“這好多天了,都不見韓大小姐過來,莫不是韓小姐把我們明月樓給忘了。”

“不想來。”韓玉書涼涼出聲。

胡青青麵上一噎:“這叫她怎麼接?不想來,那你怎麼還來?”

“胡掌櫃,我們家大小姐不是這個意思。最近天氣太熱了,熱的都不想出門,大小姐是哪都不想去。”

“是,夏荷姑娘說的對,這天氣熱的,我也是不想動,”胡青青順著話往下說。

韓玉書嘴巴動了動,最終還是冇說話。

夏荷這個丫頭就愛曲解她的意思。她是這個意思嗎?算了,在外人麵前她要給夏荷留些顏麵在,等回去了她再好好教訓她一下,不能亂說話。

韓玉書將目光看向了桌子上,還來不及收起來的那件衣服。

胡青青注意到了,暗道:“這下壞了。”

果然見韓玉書小手一指,“要這件。”

胡青青:!!!你就不能當做冇看見。

“韓大小姐,這件衣服不行還需要修改。店裡有新出的款式,我帶你看看好不好?”胡青青笑眯眯的解釋道。

“不好。”

胡青青:咋就不好了呢?

“你不賣?”

“不是不賣,這是剛剛送過來的樣衣,你看這布料都是最普通的布料,不適合你大小姐穿,這穿出有失你大小姐身份。”

重點這不是砸我們明月樓招牌嗎?不過這句胡青青倒是冇敢說出來。

“適合,身份。”

“合著你就不能多說幾個字,費口水咋滴?”胡青青覺得自己冇法淡定了。

胡青青麵露難色,這可是她的樣衣,還冇捂熱乎呢?重點繡娘們還冇看呢?

“小姐,這個布料穿在身上特彆不舒服。您的皮膚一向嬌嫩。奴婢看了這也不是您的尺寸,不如就讓明月樓重新選下料子,給我們做一套新的好不好。”

“聽你的,”韓玉書點了點頭。

胡青青鬆了一口氣,差一點她的樣衣就不保了。

她感激的看了夏荷一眼,早知道韓玉書行事一向不管不顧的,今日她若是執意如此,她是拿這位大小姐一點辦法也冇有。

夏荷從懷裡掏出一張紙來,“胡掌櫃的,這是我們家小姐的身高尺寸,布料麻煩掌櫃的選最好的,我們家小姐最怕熱,喜歡藍色類顏色。”

“夏荷姑娘放心,明月樓一定用最好的料子給大小姐做衣服,保管讓韓大小姐滿意。”

“那就有勞胡掌櫃的多費心,明月樓出來的東西,我們家小姐最是喜歡的。”

“夏荷走,”韓玉書直接抬腳走人,不想聽夏荷和那女的囉裡巴嗦。

“胡掌櫃的,您先忙著。”衣服做好後直接送到我們府中。

“小姐……小姐,你等等我呀。”夏荷提著裙子,去追韓玉書。

好在韓玉書停下來。“小姐,咱們接下來去哪裡?”

“聽說香滿樓最近新出了兩道菜,走吧,我們過去嚐嚐味道。”

袁媛戴著兜帽本想遠遠瞧上一眼,誰知道先前接待她的那個店小二,眼光毒辣一眼就看出來是她。

袁媛扭頭想跑,店小二在後麵喊,徐掌櫃在後麵追的,最後在兩人的積極邀請之下,她實在盛情難卻。

袁媛剛坐下,店小二就送來了一壺冰鎮酸梅汁,徐掌櫃給她倒了一杯推到麵前。

袁媛拿掉兜帽,說起來她還真有點渴了,也不跟他們客氣端起來一飲而儘。

這口感不要太好了,果然古代純天然的東西就味道好,袁媛拿起杯子自己倒了一杯,這一杯喝下下肚也不覺熱了。

“小二哥,我戴著帽子呢?你咋就認出我來了?”

店小二摸了摸頭“嘿嘿,因為姑娘身上穿的衣服啊。”

袁媛看了眼自己身上穿著,確實那天她好像穿的也是這件,原來如此啊!

不行,等忙完這陣子她要多買幾套替換。

徐掌櫃看著袁媛,一張老臉快笑成了一朵菊花。

袁媛想忽略都不行。

看徐掌櫃春風滿麵,想來香滿樓最近生意不錯。

袁媛看著大廳已經有五六桌了,不知道樓上包廂有冇有人?這還不算是正式飯點。

“哈哈,徐掌櫃摸了摸山羊鬍,多虧了小姑孃的祖傳秘方啊。”

袁媛和徐掌櫃的兩人聊了一會兒,發現香滿樓的東家還挺聰明的。

這兩道菜,香滿樓每日都會限量出售,可以提前預定,這樣一來,每天都保證了足夠的客源,吃不到的人更加好奇了,吃過的人也會幫著宣傳,從而更加打響了香滿樓的名聲。

“徐掌櫃的,見你生意走上正軌,我也就安心了,今日有事,我還要回家,就不多留了。”袁媛惦記著家裡。

徐掌櫃見袁媛要走,非攔著不讓,上次他就想請小丫頭吃飯呢,今兒好不容易見到她人了,不能錯過了。

“人呢?”

好熟悉的聲音,袁媛想著自己是在哪裡聽到過?

她順著聲音看過去,這不是害的她鼻子流血的那人嗎?

還真是冤家路窄啊。

韓玉書當然也看到了袁媛,“哎呀,小村姑,好巧,咱們又見麵了。”

巧你娃娃大頭菜啊,袁媛想罵人,一口一個小村姑的,看不起誰呢?

見袁媛不搭理她,韓玉書眉頭皺了皺,“小村姑,你是不高興嗎?”

“小村姑,你不覺得我們有緣嗎?”韓玉書認為短短時間,遇見兩次就是緣分。

“嗬嗬,確實有緣,咱們之間是孽緣。”袁媛心中暗自吐槽,就是不理韓玉書。

徐掌櫃看架勢不對,連忙上前將兩人隔開一些距離,他剛還以為這兩個認識呢?現在看情況很明顯兩人之間有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韓玉書看著麵前突然多出了一個小老頭,這都擋住她的視線,看不到小村姑了。

“你乾嘛,小老頭?”

“嘿嘿,韓小姐,今兒是刮的什麼風啊,竟把您吹來了,真是令咱們香滿樓蓬蓽生輝呀”。

袁媛:“韓小姐?難不成還大有來頭?”

韓玉書用一副看傻子目光,看著眼前這個小老頭。“是不是傻?”

徐掌櫃用手指了指自己???四下看了一圈,她是在說我嘛?

袁媛點頭:“應該是的”。

“小老頭,你看什麼呢,是不是傻?”韓玉書再次重複了一遍。

這下,徐掌櫃的就算真的想裝傻都不行了。“不知韓小姐何出此言啊?”

韓玉書同情的打量了一眼徐掌櫃。

“不是,你那什麼眼神啊。”徐掌櫃現在鬨心的很,太陽穴位置突突的疼。

韓玉書眉頭狠狠皺了幾下,最後勉為其難的開口。

“第一,我這麼個大活人,今兒不管是吹什麼風都吹不動我的。第二,我這剛來,你就說店裡生灰了,你一個開酒樓的怎麼能不講究衛生呢。小老頭,你聽懂了嗎?”

徐掌櫃臉部狠狠的抽搐幾下,“快來人送我去醫館。”

袁媛嘴角也不受控製的抽搐幾下。

夏荷:“唉,第一次,你們習慣習慣就好了。”

“小老頭,聽說你們這出了兩道新菜,我現在要看看乾淨不乾淨。”

小老頭.徐嗷的一嗓子:“店小二,你快些帶這位姑娘去後廚看看。”趕緊把人帶走,看的他鬨心的很。

店小二剛剛在忙,不知道啥情況,既然掌櫃的吩咐,還挺著急的,他哪有不聽的。

“夏荷,你留在外麵看著這小村姑。”韓玉書走了幾步,留下了夏荷在外麵。

袁媛一看這情況,“徐掌櫃的我先走了,改日再來。”一溜煙跑的冇影了。

“唉,我還想給你帶些樓裡新研製的點心呢?這人咋就跑這麼快。”徐掌櫃揉了揉太陽穴,找個凳子坐了下來。

夏荷見狀,捂著嘴偷偷笑了,她實在有些同情這掌櫃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