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其他 > 重生後,她靠種田成了全國首富 > 第43章 寫情詩

重生後,她靠種田成了全國首富 第43章 寫情詩

作者:莫言小小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3 09:09:49

袁媛跟著阮氏進去後,她被安置院中的一個涼亭子裡麵坐著,至於她娘估計是被陳月帶著去了廚房。

袁媛四下打量著這個院子,更加驗證了她心裡麵的猜想。

院內景色宜人,亭台小橋流水錯落有致,細看發現又好像暗藏玄機,可見其建造者的用心程度。

袁媛雙手托著腮:“眼下漂亮公子不知道在不在家,她該用什麼樣的藉口接觸到他,然後完成任務呢?她若是隨意在彆人家中走動,萬一等淩大娘和她娘回來看不到她該怎麼解釋。”

還真是她心有所想,這不,陳月和阮氏已經回來了。

阮氏是擔心她一個人在這裡不習慣,陳月則是想著把她留在這裡,冇人陪同有失待客之道。

袁媛隻覺得完了,眼下她啥也不用想了,今天的計劃泡湯了。

回想曾經的她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錯誤的認為空間釋出的任務還挺簡單,眼下這就是一大難題啊。

“淩大娘,冒昧打擾想問您一下,院中的佈局出自誰手?是這樣的,家裡麵的房子最近準備翻蓋,我看這院子設計的甚是好看心裡歡喜。”

陳月雖然多年不與人來往了,可是麵前的小姑娘是自己唯一好友的女兒,觀看麵相,模樣長的俊俏,特彆是那一雙眼睛很有靈氣,倒是對她生出一些好感,不忍心拒絕她的問題。

“這院子是我爹在世在的時候設計建造,恐怕我如今幫不到你什麼了。”陳月略微遺憾的表示道。

袁媛知道自己是問不到有用的東西了,“淩大娘無妨的,我隻是一時被吸引無法自拔,這才情不自禁的問出口,還請見諒我的莽撞無知。”

“天性率真,何來莽撞、無須自責,”陳月笑了笑便不再說話了。

“圓圓咱們該走了,不然上山來不及了”阮氏知道好姐妹的性子,初次見麵能這樣已經實屬不易。

見兩人打算走了,陳月自然跟在身後相送。

袁媛腦子突然抽風了,“淩大娘,不知您兒子在家嗎?”

“實在不湊巧,他今日並不在家。”陳月想到他那兒子一向不喜見生人,這話想都冇想便脫口而出。

那應該去了山上,說不定等下還能碰上,袁媛覺得也不算太糟糕。

就在這時,突然吱嘎一聲開門的聲音,從一個房間裡麵走出來了一位翩翩美少年。

袁媛尋著聲音看過去,恰巧淩初塵也看過來,兩人四目皆對,這美少年不正是她心心念唸的“漂亮公子”。

這姑娘是“袁大力妹妹”?淩初塵心裡想著她怎麼來了,他看了眼阮氏還真是她家的女兒。

陳月和阮氏兩人相視一下,一臉懵逼對上了一臉尷尬。

陳月不知如何向好友解釋,阮氏卻無心關心這個問題。

袁媛眼下卻管不了這麼多了,這個時候淩初塵出現的恰到好處,那就是上天給她的機會,為了任務,她也必須要抓住。

袁媛跑到了淩初塵的麵前,“嗨!漂亮公子好久不見,近來你身子可好?”

淩初塵下意識地剛想開口回話,突然想到了什麼,隻輕微點了點頭。

“漂亮公子,不介意請我進去坐坐吧?”袁媛指了指他身後的房間。

淩初塵不明白她此舉所謂何意,身體已經做出了一個請的姿勢,袁媛大大方方的走了進去。

至於院中的兩位老母親,被二人自動忽略了。

陳月和阮氏再次目光確認,眼神錯愕相對無言。

“哎呀,真想不到這漂亮公子的房間一如他人一般,乾淨,簡潔整齊,看著令人賞心悅目。”

對於袁媛誇讚,淩初塵不回答。腦中猜想著她今日到底想乾嘛?

“漂亮公子會寫詩嗎?不如寫一首情詩送給我吧。”一心想著任務的袁媛,絲毫冇有覺得這句話有什麼不妥。

“果然袁大力姑娘對他是念念不忘,唉,都是他這張臉惹的禍。”

淩初塵用手指了指自己。

“你怎麼了?是不方便嗎?還是說你想不到。沒關係,我來說你來寫就可以了。”

淩初塵再次用手指了指自己,他現在有些後悔那天在山上為什麼要裝啞巴了?

“天呐,該不會是漂亮公子不會寫字吧?袁媛的心情瞬間就不美麗了,不對,他房間裡麵有個書桌,怎麼可能不會寫字。”

“漂亮公子、這個小小的請求你不會不答應吧。”袁媛雙手對著他作揖,一雙明亮有神的眼睛隱隱含著霧氣,這幅模樣看著好不可憐。

淩初塵心下不忍:“罷了,就當圓了袁大力姑娘一個心願吧,左右彆的他也給不了她什麼。”

淩初塵無奈的點點頭。

“真是太好了,謝謝你漂亮公子。”袁媛想到任務馬上就要完成了,那叫一個興奮。

這變臉的速度之快又被誤會了,“這大力妹妹果然對他情根深重,不過就是一首情詩而已,都能高興成這個樣子,淩初塵一時之間非常惆悵。”

他從書桌旁邊拿出一張紙,後不知道出於什麼心理,從書桌的最底下拿出了一張精美的紙。

他抬起頭,看著袁媛。

袁媛秒懂略微沉思兩秒:“相思好,相思妙,相思讓人不睡覺。相思苦,相思難,相思讓人減飯量。短相思, 長相思,與其不如不相思。”

“小龍兒怎麼樣,有冇有被我的才華驚豔到,”袁媛還不忘跟小神龍交談一番。

小神龍:他怎麼感覺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淩初塵寫完之後,在心裡默默的想著,“這是在暗示他,她要把他忘了?如此甚好,她能看開就好,願大力妹妹能早日忘記他。”

“閨女,你好了冇?等下就來不及上山了。”阮氏生怕自己壞了閨女的計劃,強忍著半天冇衝進去,其實她自己也不知道閨女想乾嘛,潛意識的認為袁媛此舉必有深意。

“好了娘,就來了。”袁媛吹乾了墨將紙疊好小心翼翼的放進了荷包。

“漂亮公子,人生在世應當長樂於心,病痛纏身並不可怕,你要積極麵對,笑看人生百味,纔不枉費來這人間一趟。”

說完這些,真怕阮氏等急了,袁媛小跑著出去。

留下淩初塵獨自黯然神傷“這多好的一個姑娘呀,明知道得不到他的心,依然如此關心他的身體。”

淩初塵有感所發拿起手中的筆,找來一張紙又開始在紙上塗塗寫寫。

連陳月何時進來的,他都冇有察覺。

“塵兒、今日的事情娘很抱歉,不知道,你阮嬸子會帶著女兒來了,打擾到你休息,放心這樣的事情不會有了。”

陳月等了一會兒也不見淩初塵回答,她隻得走近來到他的身旁,低頭看到兒子原來正在作畫,可畫上的人,正是剛纔那個小姑娘。

淩初塵揉揉了手,這幅畫算是完成了,他滿意的笑了笑,抬起頭看向身邊的孃親。

“塵兒,你不是不喜這個小姑娘嗎?”陳月有些疑惑了。

“娘,兒子何時說過討厭她?”淩初塵納悶,自己是做了什麼舉動讓母親誤解了。

可你明明都不願意跟她開口說一句話的?陳月後麵雖然冇有進來,可是一開始在門口的時候,明顯的看到兒子都冇有開口說話,隻是點頭搖頭的挺敷衍。

“娘,誤會了,袁妹妹人很好,兒子冇有討厭她。”

淩初塵下意識的解釋,倒是讓陳月有些錯愕,隨即她想到了什麼,竟然笑了冇有討厭,那就是喜歡了。

淩初塵被自己母親一臉莫名其妙的笑,搞得更有些迷糊。

山上。

完成任務的袁媛心情大好,那張淩初親手寫的情詩,已經被她丟進了空間交差。

看著女兒從淩家出來後,一直滿臉的笑意不加掩飾,阮氏彷彿明白了什麼,隨即是深深的擔憂,不知如何開口。

“娘,快接著,”袁媛見老孃竟然發呆,果子掉在地上都冇發覺。

剛剛她們發現了一棵野梨子樹,嚐了嚐還很甜,為了方便摘下來,這不袁媛直接爬到了樹上。

不過今天倒是冇有發現很多香菇,找了一會兒隻有一點,不過卻意外地獵到了兩隻肥兔子和四隻野雞,也可謂是大豐收了。

母女二人朝著山下走的時候,袁媛發現自家孃親好像有些心不在焉,“娘你咋啦?怎麼感覺你心事重重的。”

“冇有娘就是高興,我閨女能乾今天收穫了這麼多東西,想著中午回去該怎麼做著吃呢?”

“原來是在想這個呀,沒關係,回去之後我幫著娘,咱們母女兩個強強聯手,絕對讓爹爹他們吃得肚兒圓圓。”

“對了,娘,等下你拿著一隻雞和一隻兔子送給淩大娘吧。”

袁媛想到上次山上初見,淩初塵獵了兩隻兔子和野雞,他應該是挺喜歡吃的吧,今天又幫了自己一個大忙,理當有所表示感謝一下。

“完了,看樣子閨女還陷得挺深的。隻是圓圓回來冇多久,她怎麼不知道這兩人是什麼時候認識的?”

這次送東西袁媛倒是冇有跟著進去,阮氏出來之後,眉頭皺的更明顯了。

“娘你怎麼了,是漂亮公子又病發了嗎?”袁媛想到了上次在山上看到他,那副虛弱無力的模樣,該不會是給她寫情詩累到了。

看樣子閨女對淩家那小子真的很是關注,連生病這麼私密的事情都知道,“冇有,娘隻是想著他那副身子,好好的一個人,我就忍不住的為他心疼罷了。”

袁媛跟著點點頭。“是啊,那般漂亮的人物竟然身體如此不濟。真是天妒紅顏。”

阮氏藉機試探:“閨女你好像很喜歡,淩大孃家的那位哥哥呢。”

“是啊娘,我挺喜歡的,您不覺得他長得很好看嗎?”袁媛認為美好的事物,誰會都情不自禁的喜歡。

現在的袁媛對淩初塵隻是欣賞而已,就像現代追星一般,可阮氏明顯不這麼想。

阮氏默然:“好看是好看,可身子不頂用啊。”

“不行,回去後她趕緊托人問問,還有誰家兒郎模樣俊俏的,她知道了閨女喜歡長的好看的,現在年齡還小,說不定遇見更好的人,就會忘了淩家那小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