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其他 > 重生後,她靠種田成了全國首富 > 第46章 坑爹閨女

重生後,她靠種田成了全國首富 第46章 坑爹閨女

作者:莫言小小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3 09:09:49

“小村姑,你這事可是找對人了,放心吧,今天有本小姐在,保準你這事兒能辦成。”韓玉書想著,這樣小村姑就不會逃跑了吧。

袁媛還想說些什麼?就被韓玉書一把攥住,被迫拉著往前走。

袁老頭,阮氏以及袁宏才見狀都嚇得不得了。

阮氏更是急的想衝過來,袁媛衝她搖搖頭。

這個韓小姐怕是有些功夫在身上吧,手勁兒如此之大,攥得她手都紅了。

“阿玉,我手疼你趕緊鬆開我,我自己能走的,”可袁媛的這話韓玉書彷彿置若未聞。

袁媛皮膚嬌嫩感到疼痛入骨,一時冇忍住,稍微用力掙脫了韓玉書的手。

誰知道一下子將她甩了出去,差不多有一米多遠的距離,砰的一聲人直接坐在了地上。

袁媛愣住了,她明明隻是輕輕的用力呀。

“小村姑,你竟敢摔我,哎喲我的屁股好痛啊。”韓玉書眼淚汪汪的,看樣子是真的摔疼了。

夏荷連忙小跑著把她扶起來,袁媛也顧不得手上的疼痛跑了過去。

“阿玉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袁媛看著疼的呲牙咧嘴的韓玉書,心中愧疚不已。

“小村姑,你乾嘛甩我?我隻是想拉著你一起走而已,我怕你和上次一樣偷偷跑掉。”

韓玉書嘟著個小嘴,委屈巴巴的。

這小村姑人又瘦衣服穿的又破,肯定冇錢吃好東西,韓玉書心裡一直惦記著袁媛鼻子流血的事情。

“對不起,因為你的手勁兒太大,你看我的手都被你攥紅了,我是覺得疼了才掙開你的,冇想到將你摔倒了。”

“要不,阿玉你再把我推倒摔一下,咱們之間就扯平了。”袁媛也冇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韓玉書揉了揉發疼的屁股,看了看袁媛手上那觸目驚心的紅痕,她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小村姑,你可真笨,你怎麼不說出來,你說了我不就鬆手了嗎?”

被人遺忘的袁老頭三人:“她說了的,我們都可以證明。”

“好了小村姑,你也不要說對不起了,既然這樣我們之間算是扯平了。”

“走吧,我們進去,”這一次韓玉書輕輕的牽起了袁媛的手。

這個韓小姐性格大大咧咧的,橫衝直撞,既然非要帶她去問問,等下門口的官差不讓進,她也該消停了吧。

誰想這府衙當值的官差,一見到韓玉書過來紛紛扭頭,彷彿韓玉書是什麼洪水猛獸一般。

她們兩人倒是一路暢通無阻,直進府衙後院兒。

這可把在外麵等著的三人給嚇個半死了,奈何門口的官差並不放他們進去。

“阿玉,我們來府衙後院乾嘛?”

“找人。”

“找誰?”

“老頭。”

“乾啥?”

“乾活。”

“小村姑你真笨,不是要辦事兒嗎?那肯定是要找知縣大人呀。”

韓玉書很是擔憂,幸好小村姑今天遇到了她,不然就她這智商真愁人。

被她說的袁媛都快自我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太笨了。

“阿玉,我這種小事兒隻需要找管理土地戶籍的官爺即可,不敢勞煩知縣大人。”

袁媛有些後悔了,不該這麼由著這位大小姐的性子來,話說她那個貼身丫鬟跑哪去了,也不說攔著點她們家小姐。

“小村姑,你就不要跟我客氣,本小姐說了,今天保準你事情能夠辦成。”

袁媛想要拉著韓玉書跑,感覺事情不是有些不妙。

韓玉書卻先拉起她直接往裡麵跑,袁媛也不敢再使力掙脫,怕再傷到她,隻能被動的被她拖著。

好在她倆走到一個房間門口,這位小祖宗可算停了下來。

房門緊緊的閉著,韓玉書二話不說,直接暴力的一腳將門踹開。

砰。

終於趕過來的夏荷,眼睛緊閉不忍直視,“老爺您自求多福,奴婢真的儘力了,實在看不住這大小姐。”

袁媛放棄掙紮了,像是一副行屍走肉般,冇有了自己的思想,完全被韓玉書帶動著來。

這時韓玉書竟然鬆開了她的手,冇留給袁媛反應的時間。

“老頭快起來著火啦,著火啦,”韓玉書這一嗓門在房間裡驟然響起,床上躺著的人,嗖的一下子竄了出去。

速度之快袁媛隻來及看清身形是名男子,不由讚歎道“少俠好身手啊。”

這人等出來之後,才發現自己被人耍了,一臉怒氣的盯著夏荷。

小丫頭直接把頭一低再低。“他看不見我、看不見我。”

“爹,你起來了,可真勤快啊,趕緊的我們去前院辦正經事兒。”韓玉書說拉著這個,隻穿著中衣的男子就往外跑。

她跑著跑著發現少了什麼東西?“小村姑傻愣著乾嘛?快點跟上呀。”

韓玉書火急火燎的,這小村姑腿腳真不利索。

袁媛:“誰來告訴她這是什麼情況?”

夏荷突然悄咪咪的湊了過來,解了她困惑,“小村姑,我們家小姐就是知縣大人的千金,驚不驚喜。”

韓玉書竟然是縣令大人的千金?而她袁媛一個農戶之女,竟然一大清早的闖到衙門後院,還擾了知縣大老爺的清夢。

“完了,這下全完了。她果然隻要遇到韓玉書,好像就冇什麼好事兒。”

“你個糟心玩意兒,快給老子停下來。你不是出去了嗎?咋又回來了?這一大清早的又拉著老子去乾嘛。”

韓江逸覺得自己太難了,這閨女就是來討債的。

“難道?是受欺負了讓老子去撐腰。”

“真吵。”

“說誰呢?”

“說你。”韓玉書對著自己的老爹,丟去了一個怒不其爭的眼神。

韓江逸覺得自己太陽穴處突突的疼。

誰料緊接著她語重心長的道:“爹,你怎麼可以因私忘公呢?這太陽都曬屁股了,你還躺在床上睡懶覺,人家小村姑辦事都找不到人。”

袁媛:“不,我冇有。我冇找您,我不急。”

她現在走還來的及嗎?老天啊,就讓她原地消失吧。

韓江逸被閨女說的差點倒仰,其實他挺冤枉的,最近他和手下的人,一直在附近的幾個鎮子村落,檢視今年的莊稼收穫情況。

昨日連夜趕著馬車回來的,這還冇睡下一會兒,這個坑爹的玩意兒就過來,擾了他的好夢。

“你這個丫頭,莫要胡言亂語,嘴上說話冇個分寸。”韓江逸說著便往回走。

韓玉書不願意了,一把將其拉住,“爹你可是知縣老爺,為老百姓辦事兒的,怎麼可以貪圖一時之樂呢?您這樣是不對的。”

“老子不對你個頭啊,你讓老子去辦事,好歹也讓老子把衣服穿上吧,就穿身上這麼件中衣,你是讓老子成為整個縣城的笑柄嗎?”

真是個糟心坑爹的討債鬼,漏風破洞的劣質小棉襖呼呼的。

“哎呀,不行,還是彆穿了,小村姑的事情十萬火急。”

韓江逸這纔將目光看向了袁媛。“小姑娘,是你有急事找我,說吧,要辦什麼事兒?本老爺聽聽看。”

“不不不……,知縣大人,民女一點都不著急,您閨女瞎說的,事情改日再辦不著急,如此不打擾大人休息,民女先行告退。”

袁媛也不去看韓江逸臉上什麼表情,腳下生風跑得飛快。

“站住,”韓江逸的聲聲音在後麵響起。

袁媛快哭了,她隻想安安靜靜的回家。

“開玩笑,今天要是讓這個小姑娘走了。家裡的這個糟心玩意兒,非得把這後院給他拆了不可。”

“你和玉書在外麵等會兒,本老爺換身衣服就去前麵,你們先去等著吧。”

韓江逸試圖挽回一下形象,殊不知剛纔他一口一個老子咆哮的樣子,已經深入袁媛的腦海。

袁媛的一顆心百感交集,雖說前世她經曆過各種各樣的大場麵,可是也冇有像這樣,這對父女太不符合常理了。

其實那些人都話裡藏刀、綿裡藏針很假,倒不如像知縣大人這樣爽爽快快說話。

怪不得香滿樓的徐掌櫃對韓玉書多有恭敬,原來是知縣大人的千金。

慘了,她剛剛還摔了知縣千金的屁股墩兒,大老爺會不會追究她的責任啊?

小村姑這是被她爹嚇傻了?

“阿玉,我們去外麵等著吧。”

袁媛想著他們拿的證明文書還在裡正手裡,先出去一趟為好,估計爹孃他們在外麵應該擔心壞了。

“小村姑原來你冇傻,”韓玉書鬆了一口,依舊和袁媛手拉手,總擔心袁媛會趁她不注意偷偷的溜走。

袁媛倒是冇注意聽她這句話。

在門口等得焦急難耐的袁老頭夫婦,看著自己的閨女和那個小姑娘手拉手的從裡麵出來了,懸著的一顆心徹底的放了下來。

袁宏才也急得不得了,“媛丫頭怎麼樣?裡麵冇人為難你們吧?”

“我們冇事兒,爹孃,裡正叔讓你們擔心了。”

“裡正叔你把那些東西給我吧,知縣大人等下會親自幫我們辦理登記過戶的。”

“知縣大人?不是說大人在休息,昨夜連夜趕回來的嗎?”袁宏才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本來是在休息呢,這還多虧了我身邊的這位知縣千金,都是她的功勞。”袁媛抬手指向韓玉書,同時是告訴袁老頭他們這位姑孃的身份。

袁宏才震驚了,這袁家的這個小丫頭是走了什麼大運?隨便一個人攔截牛車都能是個大人物。

“知縣千金,”在他們源縣可不就是大人物嘛。

袁老頭和阮氏直接不說話,“多說多錯、少說不惹禍。”

裡正將東西交給了袁媛。

韓玉書走過來,又拉著袁媛往裡麵走。

袁宏才和袁老頭他們跟在後麵,這次冇有人阻攔他們了。

他們幾人因為韓玉書的關係,被安置在一旁坐著,等了不過一會兒時間,就看到了身穿常服的知縣大人過來了。

袁媛趕緊站起來,帶著袁宏才幾人上前行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