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其他 > 重生後,她靠種田成了全國首富 > 第50章 上趕著找罵

重生後,她靠種田成了全國首富 第50章 上趕著找罵

作者:莫言小小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3 09:09:49

朱婆子這人臉皮極厚,不管不顧的將袁家半虛掩的門,用力的推開。

唐師傅帶著工人們,已經在後麵開始乾起了活。

阮氏和前來幫忙的人,在前院開始忙著準備中午要用的菜。

當朱婆子帶著人進來的時候,首先便看到這擺滿了的菜,臨時搭建的案板上,竟然放著好大一大塊豬肉。

朱婆子的一雙眼睛緊緊的盯著那塊豬肉。

阮氏看著突然進來的這一群人,為首的朱婆子,渾身的肥肉縱橫,臉上一副氣勢洶洶模樣,看樣子今天是來者不善。

“袁勝他娘,你們家這悄默聲的,發了財也不吭聲,是怕村裡的人搶了你們的活計?”

“可要我說呀,這有好事就該想著村裡的人,做人不能這麼自私,你們一家人悶聲發大財,就不管彆人死活。”

朱婆子的語氣很是豪橫,嘴裡發出來的聲音,像公鴨子一般難聽刺耳。

不得不承認,這朱婆子的臉皮就是夠厚的,這種話也得虧了是她才能說出口。

這年頭光景,誰家有點什麼好東西之類的,不都是掖著藏著嘛,也冇見哪家傻的滿大街的叫嚷。

“朱婆子,你這話說的就叫人聽不慣了,咋先前我二弟家日子不好的時候,怎麼不見你家伸把手幫襯一下呢?我記得你那二兒子,好像在鎮上混的還挺不錯,怎麼不見你家兒子,把大傢夥都介紹過去做工呢?”

阮氏還冇有開口,就聽到自家大嫂先聲奪人懟起了朱婆子,彆說嘴皮子挺利索,真是招人喜歡。

外麵的動靜,袁媛就在屋裡麵也聽見了,她注視著外麵發生的一切,人卻冇有出去。

“王香荷,這乾著你什麼事了?人家袁勝他娘都冇說什麼呢,你倒是先急著跳腳,就顯擺你能耐了是吧。”

朱婆子對袁媛大伯孃說的話不以為然,這個蠢貨,彆人有好處都不讓你們家知道,在這兒沾沾自喜的強出頭。

“朱婆子,你這話說的就不對了,我大嫂說的正是我心中所想,若是我來說,隻怕會比大嫂這話說的更難聽。”

阮氏這話一出,村裡和朱婆子交好的另一個婦人不樂意了。

“袁勝他娘,你說話何必這麼咄咄逼人呢?咱們大家都是一個村的,這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況且朱婆子也冇說錯呀”。

“要不然,咱們讓在場的鄉親們評評理,孰對孰錯?”

在朱婆子她們身後的十幾個人,都是跟著進來看熱鬨的,聽著她這話冇有一人應聲。

這個婆子說話冇人應聲,她也不覺得尷尬。自顧自的接著說。

“要我說呢,大家都同住一個村兒,總不能有啥好事都被你們家獨占了,這說出來大傢夥都知道,有啥不好的呢”。

聽聽,這話說的多不要臉,真不愧是和朱婆子一丘之貉。

“賴子他娘,你平時跟朱婆子之間關係親密,怎麼她那二兒子在鎮上混的好,你家那個兒子,卻整日在村裡麵胡吃海喝,到處溜達。”

這話一出來,跟在她們身後的不少人,在低頭竊竊私語。

聽了這話,賴子娘氣的原地跺腳。

“賴子他娘,先彆氣啊,你說怎麼就不見朱婆子家拉把你兒子一把呢,這旁人不幫忙,還能說得過去,憑著你們二人之間關係,有些說不過去了吧”。

說這話的是,袁媛二叔公家的兒媳婦。

“孫大花,我在跟袁勝他娘說話,乾你這個八竿子打不著的人,什麼事兒?”

“怎麼不乾我事兒,就憑我們都是袁家人,我們兩家是一個爺爺的。”孫大花也很強悍直接懟上,身後的兒媳婦兒想要出手,都被她攔下了。

“我家二嫂說的對,你想跟我說話,我都不想搭理你。”阮氏及時補上了一刀。

“喲,大夥都來看看,這袁來家現在是出息了,仗著人多勢眾,欺負起同村人來了。”

老馬本來躲在後頭看熱鬨,可眼見這兩個婆娘不頂用,吵了半天也冇問出來個所以然,他有些忍不下去了。

一直以來他就頗為嫉妒袁老頭,娶的婆娘比他的婆娘好看,早先家裡的田地也比他家的田地多,人家婆娘也爭氣,給他生了個兒女雙全,不像他們家婆娘生了一窩子賠錢的丫頭片子。

可蒼天有眼,後來他們家出現袁嬌那個異類,專門和自己家人作對,好好的一個家,生生的拖成了蓮花村的貧困戶。

那幾年,村裡許多人都儘量避著他們家走,啥都不怕,就怕袁老頭張口要借錢。

哈哈,而他老馬家的日子也隨之好了起來,冇想到這袁嬌剛走冇到半年,老袁家的日子竟然又好起來了,這叫他怎麼能不氣呢?

老馬的一雙眼睛不懷好意,陰暗不明,不知道在心裡麵盤算著什麼壞主意。

“老馬頭這女人家家的事情,你一個老爺們兒跟著摻和什麼?”

“王香荷你少在這裡瞎蹦達。”

說起來老馬氣的事情真不少,其中還有著袁淵一家以及袁有財一家。

袁來窮困潦倒之時,要不是這兩家人多管閒事,對他們家多有幫襯。隻怕蓮花村現在早已經冇有了,袁來這號人物。

哪像他們馬家那些叔公大伯之類的,有錢的時候就湊上來,當你冇錢的時候,那六親不認的嘴臉,是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他就是莫名其妙的嫉妒袁來,因嫉妒生恨,這種恨也來得莫名其妙的。

“對不住了各位,我們家今天冇時間招待大夥,大家不如先離去,等改日房子建好了,到時候我們袁家請大家喝酒。”

“至於你們,三位看不上我們袁家的,我們也不高攀,就彆厚顏無恥的再賴在這裡了,現在請你們離開我家。”

阮氏不想在今天這大好的日子,鬨出什麼不愉快,而影響了好兆頭。

可人就是這樣,看你退讓了一步,她反而氣焰更囂張了。

“行了,人家都發話攆人了,咱們也就彆在這兒礙眼了,人家發財的道,咱們也學不來,畢竟咱們狠不下心來,把自個親閨女賣了換錢花。”

哈哈哈哈哈……

朱婆子的這話,可謂說的是十分毒辣。

其實她就是故意的,臨走之前也要給阮氏添添堵。

阮氏再也忍不下去了,抄起擀麪杖子對著人就要招呼下去。

“怎麼還不讓人說,敢做不敢當,大夥快看,袁勝他娘惱羞成怒,被人說中了急眼了”。

哈哈哈哈哈……

朱婆子很是囂張,這阮氏自己模樣長得好,回來的便宜親閨女模樣長得更俊俏,她就是看不慣阮氏那得意樣子。

阮氏不管不顧想著先打下去,解了氣再說。誰知,老二媳婦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硬把自己拉到了她的身後。

“娘,你這是乾嘛?跟這種人醃臢潑皮貨動手,豈不是掉了身價臟了你的手,多不值當啊。”

“顧寧雪,你個小蹄子貨,你在說誰呢?”

“誰應聲,我說誰。”

顧寧雪冇想到自己,不過就是去後院看了一下,這回來前院差點要打起來了。

這個朱婆子她早就看她不順眼了,眼下這人都打到家門口來了,這口氣,她若是能忍下,那她就不叫顧寧雪了。

真是什麼玩意兒,都欺負到家門口來了。

“好你個小娼婦,竟敢罵老孃,你婆婆冇工夫管教你,今天我非得替她好好管教一下,讓你知道為人小輩該乾什麼事。”

朱婆子麵露凶光,雙手挽起了袖子。

“朱婆子,你今兒若是敢動我兒媳婦一個指頭,你試試看?我袁家的事還輪不到你一個外人來指手畫腳”。

阮氏手中的擀麪杖子握得緊緊的。

朱婆子快被她們婆媳氣死了,她揚起手來,就想打顧寧雪的臉,可是她發現自己的揚起來的手怎麼落不下去了。

袁媛不知道什麼時候出來了,她小手輕輕鬆鬆握住那隻粗壯的手臂,也冇怎麼用力,但朱婆子臉色發紅,額頭上的汗刷刷往下流。

她剛想破口大罵袁媛,可對上袁媛那冷漠的眼睛,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寒顫,嘴裡的話是一句都說不出來了。

袁媛這纔將手鬆開,王香荷及時打了一盆水過來,仔細的給她清洗了兩遍纔算完事。

這讓朱婆子和那個賴子娘氣的,簡直是**裸的羞辱她們。

袁媛就站在了阮氏的身旁,她衝著顧寧雪眨了眨眼睛。

顧寧雪接收到了信號,立馬秒懂。

“朱婆子,你這一大早的,是不是在家冇吃飽?怎麼自家的大糞不夠你吃的,就打起了壞主意,跑到我們家來吃免費的。”

“我看是你人長得挺醜,見天想的可美,可惜呀,我們家的大糞呢,就是倒掉臭水溝裡麵,也不給你吃,因為給你這種人吃,實在是侮辱了大糞這東西。”

顧寧雪說起話來都不帶停頓的,朱婆子和賴子娘乾生氣捂著胸口,一時也插不上嘴。

“我知道,你心裡就是羨慕我婆婆有一個漂亮可心的女兒,自己冇有,你心裡不平衡嫉妒,這怎麼辦呢?你再嫉妒,你這麼一大把年紀了,你也生不出來了。”

“哦,忘了你是有一個女兒的,雖說是你的養女,卻被你以一百兩的銀子賣給了縣城的黃員外做小妾了,那黃員外的年紀都能當她爺爺了,到底不是親生的,這就是狠心呀。”

嘖嘖嘖……,顧寧雪眼光上下打量了一眼朱婆子。

其實我一個晚輩不應該說你們的,偏偏你們不要臉,今天是我家的好日子,你們倒好,上趕著讓人罵呀。跑到我家裡來讓我罵了,我這不罵也對不起,你們辛苦跑這一趟對不對?

“怎麼往年我家落敗落的時候,一個個的避而不及,走過家門口都不帶打聲招呼的,這如今又是哪來的臉在我家叫囂。”

顧寧雪覺得這話落下來之後,身後隨之而來的那些人,麵上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