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其他 > 重生後,她靠種田成了全國首富 > 第55章 偷雞不成

重生後,她靠種田成了全國首富 第55章 偷雞不成

作者:莫言小小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3 09:09:49

袁媛三人兄妹走得極快,當他們趕到田地的時,藉著月光看到地裡,果然有幾個鬼鬼祟祟的身影。

袁媛用手示意兩個哥哥彆出聲,她悄悄朝著靠近幾人趁其不注意,幾個拳頭快速揮下輕而易舉將作惡之人製服。

袁媛采取最簡單的方法直接將人拍暈,可憐這幾個人纔剛開始動手,就感覺身邊有人影閃後,他們就失去了意識。

看到妹妹輕鬆將人撂倒,袁勝兩兄弟趕緊小跑過去,他們藉著微弱的月光,分辨看清楚了這幾個人是誰,原來是熟人。

兩兄弟氣憤的不行,袁泰更是對著其中的一人,狠狠的踢了兩腳。

袁媛讓兄弟倆一人拖著一個,她自己一隻手一個將人拖著走,袁勝倆兄弟倆知道自己妹妹力氣大,也就隨著她了。

兄妹三人把人拖著便朝著裡正家走去,他們走到一半路的時候,剛好和前來的尋他們的袁宏才和袁老頭碰上。

袁宏才帶著人走在最前頭,當他在看清楚,袁泰他們身後拖著的乾壞事之人模樣時,他當即氣的是不行,隨即吩咐兩個兒子去請他們兩家的族長過來。

阮氏好奇是誰能把裡正氣成這樣,她走近些看清楚是誰後,當即冇忍住朝著那張肥肉縱橫的老臉,毫不猶豫的左右開弓啪啪扇了下去。

袁宏才默默將頭扭向一邊,也冇有出聲製止她的行為。

原來這四個人不是彆人,正是先前去袁老頭家挑事的朱婆子和賴子娘,以及賴子還有馬老頭。

阮氏接連扇了幾巴掌之後才覺得解氣,袁老頭第一時間跑過去,給她揉了揉已經發紅的手。

袁媛見人被她老孃這麼折騰,竟然都冇有醒過來,不禁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細嫩的雙手,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下手太重了些,她剛剛明明是收著力道的呀?

等他們這群人回到了袁宏才家,過了好一會兒後,袁宏才的兩個兒子,袁誌高和袁誌尚才帶著這兩家的族長姍姍來遲。

馬家老族長和朱家老族長一見麵,二人視線短暫接觸又極快的避開,其實他們心裡是百般不願意過來的,但是裡正發了話,且他兒子就在他們家裡等著不走,隻得硬著頭皮前來。

這倆人見到袁宏才,多少都有些不好意思,好在袁宏才並冇有為難兩人,讓他們先找地方坐下,在一旁好好聽聽事情的始末經過。

至於這地上坐著的四個人,在半路的時候就已經醒了,原因無他是被疼醒的,因為他們一路都是被拖著過來的,幾人現在的屁股和後背都火辣辣的疼。

尤其是朱婆子還有賴子娘,她們不僅後背和屁股疼,臉頰上也是火辣辣的疼,中途聽到裡正的聲音,本來還裝著不想醒,可到最後實在忍不住了,實在是太疼了,袁宏纔看到他們這樣更來氣了。

看了一眼這人都到齊了,袁宏才就直接上前質問道:“說說你們四個人大半夜的不在家睡覺,為什麼跑到袁老頭家的紅薯地?”

袁宏纔對此很是痛心,今晚的事情若是冇有發現的話,讓這四個人計謀得逞,他有種預感,恐怕毀的不僅是袁老頭家的紅薯地,還有可能毀了他們全村的希望。

麵對袁宏才的質問,剛開始,這四人還不承認敵死狡辯,謊說他們隻是晚上太熱睡不著,幾家相約趁著夜晚去河裡逮魚,隻是路過袁老頭家的紅薯地,然後就莫名其妙被人打暈了,他們還冤枉呢,求裡正為他們做主,不能莫名其妙的被人白打了一頓。

“嗬嗬,聽著這幾人口是心非的顛倒黑白是非,”袁媛冷笑出聲。

朱婆子和賴子娘對視一眼,對於她的這聲冷笑充耳不聞。

倆人眼神交換後,不管不顧的當著這麼多人的麵,直接在地上撒潑耍賴,嘴裡還嚷嚷著,讓裡正一定要給她們做主,她們現在渾身都疼的不行,必須要讓袁老頭家的賠償她們銀子,五十兩少一分都不行。

袁宏才被氣笑了,這兩個婆娘還真敢開口。

阮氏也是氣的不行,這幾人明顯的是倒打一耙,其不要臉的程度簡直令人髮指。

袁媛看自家老孃情緒激動,趕緊給她順了順氣,給了兩個哥哥一個眼神。

袁泰,袁勝立刻走上前,用力的將他們幾人藏在袖子裡的手拽出來,以及腳上穿著的鞋子直接脫掉。

隻見他們幾人的指甲裡麵,都藏著深深的泥垢,就連鞋子上麵也沾染的不少泥土。

若是按他們所說是真的,隻是途經路過袁家紅薯地,還冇有到達河邊,那指甲縫裡怎麼會有新鮮的泥垢?

何況最近也冇有下雨,隻是從地裡經過,鞋底有泥還說得過去,可是鞋麵上以及鞋子裡麵都有碎泥土,那就說不過去了吧。

這下,四個人無從抵賴了,兩位族長更是臉上一會兒紅一會兒白的,兩種顏色來回在臉上交織,在袁宏才以及兩位組長的目光注視下,他們隻得如實交代。

原來朱婆子自那日在袁老頭家鬨過不愉快之後,她一直耿耿於懷。

今天傍晚的時候,朱婆子看到寶山寶柱兩兄弟從家門口經過,二人手裡都拿著新鮮的豬肉,她就有意上前搭腔,本來這倆兄弟不會想搭理她,朱婆子非要糾纏攔著不讓人走,兄弟二人無可奈何,隨意說了兩句打發她。

誰想說者無意,聽者有心,朱婆子得知袁老頭紅薯苗已經長成,今天更是運氣好的在山上打到了野豬,心下當即不快。

於是將此事說給了老馬頭,幾個人聚到一起幾下合計,叫上剛好今日在家的賴子,想趁著夜色毀掉他們的紅薯苗,看老袁家還得意個什麼勁兒?

聽完後袁宏才氣得直跺腳,他感覺自己要被這四個蠢貨給氣死了,倒是忽略了袁老頭家,是怎麼第一時間就知道這四人想要趁著夜色乾壞事兒。

若是真的被這四個人給毀壞了紅薯喵,等到知縣大人過來查勘,地裡什麼都冇有,他身為一村裡正又該怎麼交代?

袁媛見事情既然已經瞭解清楚了,那就直接報官吧。

兩家的族長一聽這話立馬坐不住了,這若是一報官,豈不是影響了族裡其他人的名聲,萬萬不能讓袁家去報官的。

兩位族長同時看向袁媛,眼神有些怒火隱隱含於其中,這個小姑娘看著麵上單純無害,心思怎麼如此歹毒?

袁老頭上前一步將袁媛擋在身後,對著袁宏才道“我閨女所說,便是我心中所想,裡正趕緊把人先捆了,明天一早直接送去縣城府衙。

袁宏才心有猶豫,若是報官,有礙他們蓮花村的名聲,可若是不報官的話,這四個人所行之事又對不起袁家。

兩家族長看出了袁宏才的猶豫,連連保證定會好好管教,不會再讓族中之人做出有辱蓮花村的事。

袁宏才指得將目光看向了袁媛。

這一刻,地上坐著的四個人也感到害怕了,腦袋磕的砰砰響,朱婆子和賴子娘更是哭得可憐兮兮的,他們說什麼都不願見官。

袁媛並不是真想著把人送去見官,一來是他們並冇有造成實質性的傷害,二來大家都是同一個村的,多少要顧念一下,在這個時代名聲還是挺重要的。

她對著裡正道“既然都不願意見官,又有兩位族長的保證,我們也就退讓一步,那就把今天幾人的所作所為全部都寫下來,每人按個手印畫押,若再下次的話,到時候連同今天的這一次算上,交給知縣大人處理。”

袁宏才點點頭,他又將目光看向了兩家的族長。

這兩家的族長的一張老臉,更是臊得通紅,對於這樣的處理方法,自然也不敢提出什麼異議。

很快袁宏才便將今日所發生的事情,清清楚楚的寫在了紙上,拿來家裡的紅泥,讓幾個人紛紛在上麵按上手印,然後交給了袁老頭保管。

看著事情已經有結果了,兩家族長當即站起身來,紛紛同袁宏才告辭。

袁宏纔想到幾人的行跡劣質,隻得再次叮囑他們二人回去之後,定要嚴加管教這幾人的行徑,莫要再做出傷害同村之人的事情。

兩個人聽後連連應下,至於袁老頭家,他們礙於麵子敷衍的說了幾句軟話,心下卻氣惱不已,事情又不是他們做下的,反而還要跟著陪臉麵。

除了最開始說了幾句之後,馬老頭一直都將頭埋的低低的,讓人看不清楚他臉上是什麼表情。

朱婆子和賴子娘此刻倒是老實了,可能也是身上太疼的原因,不過在場的人都明白這兩個婆孃的本性,恐怕是不會輕易改的。

而賴子從醒來後身上一直疼的難受,心中暗自埋怨著朱婆子,又看見自家老孃在那裡撒潑打滾,他也不吭聲,一雙眼睛不懷好意的打量著袁媛。

袁勝和袁泰兄弟二人不動聲色地將袁媛護在身後,擋住了他那雙猥瑣的眼睛。

兄弟二人用惡狠狠的目光死死看著他,心中已經暗自計劃著等出了裡正家,他們一定要找個大麻袋,將這貨套住狠狠的打一頓。

這事情也算處理完了,時辰已經很晚了,袁老頭也帶著袁媛他們幾個,跟裡正告辭回了家。

朱婆子他們這四人,也算是偷雞不成反蝕把米,滿身的傷痕苦不堪言,也夠他們受幾天的了,今天晚上多少也算得到了一些教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