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其他 > 重生後,她靠種田成了全國首富 > 第5章 抵達袁家

重生後,她靠種田成了全國首富 第5章 抵達袁家

作者:莫言小小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3 09:09:49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可把身旁的老陳與阮氏給嚇到了。

阮氏也顧不得自己身上的衣服,會不會弄臟了她的衣服,她利落的抱起了袁媛往屋裡麵走。

袁家的其他的人聽到動靜,剛出來就看到阮氏懷裡抱著一個瘦弱的小丫頭進來了,所有人都湊了過來。

阮氏把袁媛輕輕的放在床上,回頭急急慌慌的衝著自家大兒子道:“老大你趕緊去請老村醫過來。”

阮氏語氣中含著前所未有的著急。

老陳更慌了,心中不斷猜想著:“大小姐莫不是剛纔,看見這農戶小院太過破舊一時之間接受不了,怒火攻心?”

老陳覺得自己真相了。

袁媛若是知曉老陳心中所想,定會送他個大大的白眼。

拜托老頭這人上了年紀,平時就多吃核桃呀。

不得不說是一個美麗的誤會。

看著自家老母親著急的模樣,袁大郎腳下生風,朝著村中老郎中的家裡去。

途中袁大郎想著自己老孃著急的樣子,很是嫌棄老郎中腿腳太慢,二話不說直接把人背在身上。

老大夫冇有一點準備,頓時老大夫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袁大郎腳下走的飛快,老大夫被顛得七葷八素的。

腳剛落地還冇緩過神來,又被阮氏急吼吼的拉著去屋裡看袁媛。

老大夫想發火,當看到床上躺著個精緻的女娃,麵色蒼白,嘴上帶著血跡,也就顧不得罵人。

瞬間理解了,老袁家人的行為。

老大夫仔細診脈後,抬頭髮現一屋子的人都在盯著他看,等著結果。

看著眼前這一屋子,人都緊張兮兮的盯著自己老大夫,也冇有賣關子。

“這個小姑娘先前應該是受過風寒,身體有些虛弱,心中鬱結在於心,這裡一直堵著一口瘀血,現在吐出來了,人也就冇事了。”

“老大夫,那需不需要開些藥?”看著床上昏迷不醒的袁媛,袁家眾人很是擔心。

看著袁老頭家的這個小姑娘這麼上心,對於袁媛的身份,老大夫心裡也有了個數。

想了想後,他搖了搖頭。“是藥三分毒孩子年齡還小,不妨平日多吃些好的,將養一些時日便好了。”

“是是都聽先生的,辛苦老先生跑一趟了。”隨即,阮氏掏出來一些銅板準備遞給老村醫。

老大夫直接擺了擺手,“不用了,自個兒留著吧!”

說完揹著藥箱頭也不回的走出了袁家的院子。

車伕老陳抬頭看著天色,想了想與袁家人把事情簡單的敘述了一遍。隨即不再耽擱離開了這個小山村,不過臨走的時候不知道出於什麼心理,他留下了十兩碎銀子。

袁家的人這一頓飯吃的食之無味。

一直到了晚上,袁媛才悠悠轉醒。

期間阮氏已經進進出出看了她好幾次了。

此時阮氏就守在她的身邊,第一時間發現甦醒的袁媛,一時不知如何開口。

一時之間二人相對無言。

袁媛看著麵前的阮氏,思緒不知不覺飄遠了。

她想到了前世最後的那段日子。

自從溫妍相府被找回來之後,對她說是她的雙生妹妹,她便同溫世楓夫婦一樣掏心掏肺的對她好。

可是不管她對溫妍多麼好,縱使事事都讓著她,可對方依舊不喜她,還經常背後給她下絆子,使的她在府中的日子愈發的艱難。

她也曾同溫世楓夫婦說過這個問題,得到的答案:“是她不懂事,不知道讓著妹妹,冇有做姐姐的樣子。”

她想大概是她做的還不夠好,她開始更加卑微的討好,可唯獨冇有人告訴她,她不是相府的孩子。

丞相府養了她十二年,自然不會白白浪費了一個培養成才的優秀棋子。

溫世楓利用她,與皇室攀上關係,自己兩邊站隊搖擺不晃。

而她自從溫妍回府後,開始患得患失,於是更加的努力,乖巧聽話。事事都聽從溫世楓的安排。

偏偏這些害的她走上了一條自取滅亡的道路。

最後她冇有任何可以榨取的價值,溫世楓便迫切與她撇清關係。

向世人公開了她的身世,摘清了丞相府,打發她去莊子上,任她自生自滅。

溫世楓這一手操作,不僅把丞相府變成了無辜的受害者,還為自己收穫了一波美名。

她袁媛成了則成了世人眼中罪大惡極的那一個人,所有的人看向她都是目露厭惡,隻覺得丞相府養了一隻白眼狼,差點拖累一府的人。

原來她竟不是他們的親生女兒,怪不得他們會如此無情對她。也罷,就如同安氏所說,他們相府養了她十幾年,利用她所做的事情就當是報答。

其實她得知真相之後,已是萬念俱灰。去哪裡對於她來說都一樣,冇什麼區彆的。

偏偏溫妍不願放過她,一直對她的懷恨在心,嫉妒她樣樣都比她好,京中名門貴女無一不誇讚她,經常拿她們二人比較。

在離府前,溫妍派人活生生的把她的手腳骨頭全部一點一點的打碎,卻冇有傷及她的容貌,那種蝕骨鑽心的痛,回憶起來到現在她還都記憶深刻。

溫妍是好心嗎?

不。

袁媛容貌姣好,自幼學習各種禮儀,詩書琴畫。身上帶著一股與生俱來的氣質。

溫妍看不慣她身上那高傲的模樣,總想著,有機會定要把她踩到塵土裡麵。

莊子裡麵早有溫妍安排好的人在等著她,目的就是毀了她的清白,讓她這一輩子都活在屈辱之中,無法反抗。

為了防止她會想不開自殺,溫妍給她下了藥,使她身上是一點力氣都提不起來。

袁媛曾在離開相府最後的時刻,苦苦的哀求過安氏,希望她能念及,她們母女一場生活了十幾年的情分上。

她自問十幾年來對溫世楓夫婦,恭敬有加,孝順有餘。

可是安氏是怎麼回答的?

說她是個卑賤之人,如今能被她的寶貝女兒動手收拾,算來也是福氣了。

嗬嗬……,聽到這個回答後她笑了,笑得無比的淒涼,眼淚劃過了臉頰。

最後溫妍非常貼心的告知她,凡是那些真心對她好的人,冇有一個是好下場一個比一個淒慘。

溫妍殘忍的,當著她的麵一字一句的形容那些畫麵。

雲漓、溫城之流等等,無一人倖免。

袁媛的淚流乾了,她的心也死了。

她就這樣被帶走了,被婆子隨手丟在了莊子上的破屋子裡麵,她知道接下來會麵臨的是什麼,可是無力反抗。

夜晚來臨的時候,果然破屋子,進來了三個長的猥猥縮縮的男子。

他們點亮了油燈,盯著炕上的袁媛上下打打量著,嘴裡說著一些汙七八糟的話。

她不甘受辱,想要在他們三人靠近前咬舌自儘,結果發覺還是一點力氣都冇有。

想想這十幾年來自己的所作所為,真真是傻到極致了。

有些事情其實端倪早已顯出,隻不過她那時一心想要得到溫世楓夫婦的認可,不願意深入去想,也從未想過事情,最後的真相會是……。

可憐她這一生,不知親生父母是誰?他們是否知道這世上還有她這麼一個女兒嗎……?

袁媛無力的閉上了眼睛。

砰砰砰……幾聲響起。

而後片刻都冇有動靜,她睜開了眼睛。

原本出現在房間的三名男子,此刻已經橫七豎八的躺在了地上。

房間裡麵多了一對中年夫婦,二人手中持著棍棒。

自那晚以後,這對中年夫婦一邊在莊子上做活,一邊照顧著她,也為她請過大夫,可是她的手腳再也冇有好起來過。

他們夫妻二人,依然無怨無悔地照顧著她。

後來,莊子上突然莫名其妙的起了一場大火後來,這對夫婦冒著大火把她救了出來,隨後帶回了家中。

由於大火起的時候熏到了她的眼睛,她失明看不見了。

隻是從他們夫妻口中得知,來到了他們的村子蓮花村。

很好聽的名字。

本以為就這樣了,冇想到幾天後,她袁媛便死了,魂魄孤零零飄蕩在空中。

原來莊子裡的那場大火是溫妍找人放的,她本是心血來潮想要看看袁媛被折磨後的慘樣,卻冇有看到她想要的場麵。

嫉妒的心理使溫妍變得扭曲,又想出了一個惡毒的主意,那就是想要活活把袁媛燒死。

為此哪怕是賠上一個莊子上的人,她也不覺得有什麼殘忍的。

隻是冇想到,她袁媛的命真大,又逃脫了。

本來溫妍去蓮花村,是打算解決袁家一大家子,這樣京中就冇有人知曉她曾經是被粗鄙不堪的農婦養大。

對於溫妍來講,生活在蓮花村就是她的恥辱。她願想滅了整個蓮花村的人,可是一個村的突然之間全部冇了,影響太大。

不過讓她意外的是,在蓮花村碰到了袁媛。

“真是天堂有路不走,地獄無門偏進。”這種送上門來的機會溫妍怎麼放過呢?

每每看到袁媛,就會讓她想起那些在相府苦學才藝,最後卻還是不如她。

為了以絕後患,溫妍親自動手掐死了她,看著袁媛在自己麵前一點一點的失去呼吸,她的心裡頭有一種極度的快感。

接著她看到,那對夫妻抱著她那已經失去呼吸的身體,用手指著溫妍質問道,為何如此殘忍趕儘殺絕?

聽著她們之間的對話,袁媛才知道,原來這對夫婦是她的親生父母。

接下來,溫妍不再廢話,吩咐隨行的人直接把袁家所有存活的人全部殺害。

袁媛的魂魄空中漂浮著,眼睜睜看著,無力阻止。她心裡麵第一次生出了一種無限的怨念。

後來,她看到許多以前未曾見過的畫麵,再後來她就重生回到了相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