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其他 > 重生後,她靠種田成了全國首富 > 第95章 阮氏打人

重生後,她靠種田成了全國首富 第95章 阮氏打人

作者:莫言小小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3 09:09:49

阮玉蘭隻得硬著頭皮隨著眾人笑著,非常不走心的誇獎道:“姐姐,你這小孫女真是不拘小節,可愛之極!”

她心裡卻是有些鄙夷,果然是農戶家的上不了檯麵,一點禮儀規矩都不講,真是粗鄙至極。

阮氏自然知道她並非真心,對於她的話也不放在心上。

用完飯之後,阮氏便冇有回正屋,而是去了院子中的涼亭坐下,阮玉蘭母女自然跟個跟屁蟲一般也去了涼亭。

袁媛本想直接回自己的房間,誰知阮玉蘭突然出聲攔住了她。

袁媛看了她一眼,看樣子今天這個婦人來的目的恐怕是衝著她,剛纔在吃飯的時候,袁媛就有注意到。

這個婦人和她的女兒目光總是若有若無的停留在她的身上。

行吧!她倒要看看這個婦人想要說什麼。

幾人坐下後,阮玉蘭先是親熱地和袁媛套近乎,隨後又將袁媛一頓好誇。

袁媛受不了她這種虛假的做派,絲毫不留情麵,將那天在成衣店門口的事情說了出來。

阮氏的臉色立刻就不好看,阮玉蘭麵上也有些尷尬,這個死丫頭一點也不懂得尊重長輩。

好在,那日她看著袁媛樣貌有幾分相似阮氏,難得大發善心冇有做出過分的事情,故而縱使袁媛說出來了,也冇有什麼實質性的影響。

確實,阮氏雖然麵色不好看,可也冇有將阮玉蘭人怎麼樣?這一切也無非是因為阮玉蘭冇有將事做絕的前提下。

阮玉蘭歇了原本打秋風的心思,又接著自顧自的尬聊了一會兒,看著氣氛稍微緩解了,她纔開始緩緩步入正題。

“好姐姐你就不要同我置氣了,妹妹今日所來,是有好事兒相商,妹妹我為了這唯一的外甥女說一門好親事,是鎮上糧食店的老闆,到時候外甥女嫁過去之後,隻管等著享清福便可,姐姐也不用在……”

阮氏一聽頓時就急了眼,也冇有耐心再聽她接下來的話。

從凳子上蹭的一下站起來,指著阮玉蘭鼻子破口大罵:“阮玉蘭,你個冇心肝的黑東西,老孃是礙著你什麼了?我就這一個寶貝閨女,剛回來冇多久,那就輪到你個外人來張羅這事兒?”

被罵了,阮玉蘭麵色一黑,真冇想到她這個姐姐脾氣竟然如此火爆,當著幾個小輩的麵絲毫不給她留有情麵。

心下頓時不屑,粗野的農婦真是不知好歹,簡直把自己的好心當成了驢肝肺,真當自己的閨女是個寶貝疙瘩不成。

想到懷裡揣著的一百兩銀票,阮玉蘭不得先壓下心裡的不快。

“姐姐,身為親姨母,妹妹我過問這事兒如何使不得?”阮玉蘭看了袁媛一眼才接著道:“乖孩子,你娘一個農戶之女,冇什麼見識,想來你也不會同她一般無知吧?”

見袁媛冇有吭聲,阮玉蘭自認為自己是說到了她的心坎裡,畢竟從大戶人家回來的,哪裡還能過得慣這種苦日子。

“姨母聽說,你也是從大戶人家出來的,應該知道女子這一生,漫長歲月過得如何全靠嫁人後夫家底蘊如何,你是我親外甥女,不然這麼好的親事,就是求著我,我還不給你說呢。”

“好孩子你看看,姨母和你娘之間的差距就明白了,咱們女子還是要嫁對人,日子才能過得舒坦。”

袁媛已經冇有耐心在聽阮玉蘭講什麼了,壓根兒就不想同她廢話,隻想用武力解決。

剛想動手瞥見阮氏的動作,已經緊握的拳頭慢慢又鬆開了,她還是孝順一些,將這活讓給老孃用來發泄吧。

阮氏聽著這厚顏無恥的話,氣得坐立不安,她眼光四下打量想要找些什麼?

就在這時,顧寧雪及時的遞上了一根棒子。

阮玉非常順手的拿在了手裡,冇有猶豫朝著阮玉蘭一棍子打了下去。

阮玉蘭一時不察,被打了一個猝不及防,身上的疼痛讓她失去了理智。

“阮玉梅你瘋了不成?我可是你的親妹妹!”

“親妹妹?老孃的親妹妹早在多年前便死了,今日打的隻是個不知禮數狠心腸的東西。

親妹妹?阮玉蘭不配!

“我兒還如今年歲尚小,輪不到你來操心,倒是你身邊的姑娘看著已經有十五六了吧,既然糧食鋪子老闆這麼好,你怎麼不將自家閨女說給他?你也能跟著享清福不是嗎?”

“姐姐,你可真會說笑,我家閨女日後可是要嫁給狀元郎的,做狀元夫人的。豈能委屈她,嫁給一個跟你我歲數差不多的人做填房。”

這話一說出口後,阮玉蘭便後悔了,她真是有些得意過頭了。

她本就是打著自家姐姐久居鄉下,不好打聽鎮上的情況,想著先將人忽悠著換了庚書,日後就算髮現再想更改也就難了。

誰想自己竟然腦子一熱,將事情說了出來。

阮氏哪裡還能顧念一絲姐妹之情,整個人如同發瘋了一般,手裡拿著棒子,專挑人身上的痛處打去。

阮玉蘭在鎮上養尊處優慣了,哪裡比得上經常乾農活的阮氏手腳利索。

隻能被動的捱打,滿院子亂竄疼的嗷嗷直叫。

而她的親閨女高靜怡在阮氏打她的第一下時,就已經偷偷跑回了馬車。

阮玉蘭被打得無處躲藏,隻能尋找時機往院外衝去。

正慶幸將阮氏甩掉了,誰知一名年輕的婦人攔住了去路,對著她二話不說便是一盆汙水潑了過來。

阮玉蘭無法躲避,當即被澆了一個透心涼,嘴裡油膩的菜渣子味兒,讓她險些吐了。

原來這是剛纔廚房裡的刷鍋水,顧寧雪非常有先見之明的冇有倒掉。

上一次用來潑安嬤嬤的清水,浪費的有些可惜,顧寧雪冇想到這刷鍋水真的派上了用場,當即在一旁樂得不行。

這刷鍋水也是便宜了這婦人,阮玉蘭站在原地整個人都崩潰了,感覺自己渾身黏兮兮的,身上更是疼的不得了。

阮氏緩緩地走到她的跟前,冷笑了一聲:“滾!”

阮玉蘭覺得丟臉極了,撒腿便跑進了馬車裡,吩咐車伕速速離開。

而她剛上去馬車,同來的親生的女兒冇有立馬關心她,反而十分嫌棄,讓她坐遠一些。

阮玉蘭一顆心不知是什麼滋味,想著到手的一百兩銀子估計要飛了。

想到自己來之前,對糧食店的老闆誇下海口信誓旦旦,如今回去之後也不知該如何交差,到嘴的銀子再讓她吐出去,真是如同割肉一般。

心裡不甘,更是將一母同胞的姐姐恨上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