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109章 不成比例的戰損比

這個問題野利遇乞在折損了三成兵力後,終於有些醒悟過來,就在他準備先行撤軍的時候,一支箭矢洞穿了他的左眼,頓時讓他落下馬來。

“將軍中箭了,快撤退!”不知道誰喊了一聲,幾名親衛架起倒地的野利遇乞就朝著臨時營地跑,一通鳴金收兵的戰鼓響起,那些西夏士兵終於鬆了一口氣,丟盔卸甲的往來路逃跑。

至於那些好不容易摸到土牆的西夏士兵就冇有那麼好運了,堡寨門忽然打開,曹琮帶著騎兵衝殺出來,收割所剩無幾的潰兵。

城頭上的曹修繼續指揮著弩手射擊,弩箭不要錢一樣灑下,將一個個來犯之敵活活釘死在戰場上。

他發現最後一波弩箭甚至射到了兩百步以外的距離,對他來說無疑是一個好訊息,而且弩箭依舊存在強大的殺傷力。

那兩千長槍手最後淪為上膛手,總比看著彆人爽來的舒服。

堡寨裡的士兵開始有序的將門前的戰場打掃著,一邊回收可以再利用的弩箭,一邊開始統計這次戰鬥的戰績,唯一遺憾的是,那名落馬的西夏將領被人抬回去了,若是可以俘虜一名西夏將領,無疑更加振奮人心。

曹琮坐在大營裡喝著茶膏水,這時候有人將剛纔一戰的大致數據彙報了出來,手裡的茶碗都落在地上碎成數片,激動的攥著幾張紙片,“修兒,修兒!你來看看!斬敵四千有餘,我軍輕傷八人,還是累暈的誤傷。”

“恭喜爹爹賀喜爹爹!”曹修也很高興,這是曹家重新崛起後的第一戰,若是能夠解除這次危機,不光是汴京曹家,乃至聖人的臉上都會有光澤,讓那些小人再慼慼!

野利榮旺得知弟弟野利遇乞受重傷,也是一臉擔憂,派人警戒,擔心晚上宋軍會襲營一樣,完全忘記了此刻還是西夏軍隊人數占優。

“遇乞,遇乞,你怎麼樣?”野利榮旺不停地喊著弟弟的名字,“郎中呢?郎中在哪裡?”

很快一名軍醫趕來,檢查之後,對著野利榮旺歎息道,“將軍,恐怕野利將軍的左眼保不住了。”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那個宋人叛徒不安好心,你就是不聽我的!”野利榮旺現在真的後悔了,應該多等幾天,好歹有輜重不需要人命去堆。

他隨後又詢問了野利遇乞身邊的幾名親衛一些情況,“你是說,你們所在的位置距離城牆還有兩百步?那這弩箭如何射中他的左眼的?”

宋軍的製式弓弩,他也是見過不少,當初好水川之戰繳獲無數,在他看來,比起西夏自己的弓弩那是差得太遠了,那種軟綿綿的箭矢怎麼可能射的那麼遠?

一定是湊巧了!一定是這樣!流矢,有時候多方情況,真是說不清楚的,野利榮旺居然被自己這番滑稽的理論說服了。

就在斥候和信鴿將定川寨戰事的情況傳遞給涇源路招討使王沿的時候,剛巧範仲淹和韓琦也在那裡,得知西夏三萬大軍奇襲定川寨,王沿還有些猶豫,範仲淹和韓琦直接帶隊前往支援。

王沿見兩人走得很急,來不及告知他們,曹琮父子此次進駐定川寨,京城匠作處可是配備了秘密武器的。

這時,幾名皇城司的人求見。

“聽說定川寨有西夏人奇襲,有這事嗎?”來的是一名皇城司都頭,“勾當在我們來的時候就囑咐過,一旦定川寨附近有事,必須第一時間向京城彙報,現在有什麼訊息嗎?”

他話裡的勾當,王沿自然知曉,張茂則此刻可是趙禎身邊的紅人,他連忙將送來的求援信和鴿信一併交給那人。

那名都頭粗略的一目十行,雙眉緊皺,對方居然來了數萬人,定川寨滿打滿算也就是萬餘人,若是對方帶有輜重呢?

就在他準備立刻向京城彙報的時候,又有一隻信鴿落下,正“咕咕咕”的盯著他看。

馬上有一名密諜上前解開密信,隻見上麵的內容和之前的內容出入挺大,他不好判斷,交給都頭,那都頭看了一眼,臉上滿是驚訝之色,然後將信紙交給王沿,現在這個事情由不得他來做主了。

王沿皺著眉頭接過密信,一個字一個字的看起來,頓時大喜過望,“大捷,大捷了!天佑大宋,天佑大宋啊!你等儘快將這信紙上的內容向京城彙報,讓官家也高興高興!”

“隻是,斬敵四千可以理解,我方受傷八人,不說有多少可信度,而且還是累暈的誤傷,您覺得這個發回去,官家信不信?”不由得他不謹慎,確實有些匪夷所思了點,人家一萬人進攻萬餘人守護的定川寨,敵人死了好幾千,我方就傷了幾個,天方夜譚呢?

王沿又猶豫了,剛纔確實被這突如其來的大捷弄得暈頭轉向了,居然冇有去覈實情報的可信度,萬一將不實的資訊傳遞迴去,自己這個招討使還乾不乾了?欺君之罪可是要誅九族的!

王沿他賭不起,都頭也一樣,隻能等待後續捷報送來。

曹琮確實在寫捷報,首戰告捷,斬敵四千。

可是,他的注意力又落在了堡寨外那臨時營地裡剩下的兩萬餘人,若是能夠一口吞下...

“爹爹,兒子想要夜晚襲營,遭此一劫,西夏狗一定龜縮不出了,今晚應該是個機會。”曹修忽然走進營帳裡請命道。

“為父何嘗不知?可是,我們收到的命令就是進駐定川寨,若是夜襲造成大量的傷亡,你知道,如今我們曹家的窘境,我賭不起啊!”曹琮重重的歎息道。

“爹爹...”曹修還想堅持。

“好了,你不要說了,讓我好好想想!”曹琮揮手打斷兒子,不再理他,剛纔寫的報捷奏摺也一併丟在一旁。

曹修氣咻咻的回到自己的營帳,一隻手忽然摸到胸口的錦囊,一種衝動驅使著他打開錦囊檢視究竟。

錦囊裡麵鼓鼓囊囊的不是填充物,而是一疊紙片,上麵頁眉上用數字標註了順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