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117章 假冒皇城司密諜的乞丐

“少貧嘴,做不好,我打不死你!”趙昕啐了一口,招呼幾個幫廚過來,“就照著昨日反複製作的進度,給他們說一下製作過程,一人負責一個顏色,先做一個出來試試,你去把帶來的磨具清洗一下後烘乾!”

看著幾人從帶來的箱子裡取出一堆磨具,不光是陳六郎,其餘人都目瞪口呆,做甜品還需要磨具?

曹佾去了一趟位於酒肆附近的福田院,今天又從各地調了一批女童過來,都是家裡養不活的,或者是棄嬰,有的還在繈褓之中,再就是周圍城鄉聚集起來的乞丐,除了傷殘的,其餘人都重新分配了工作,隻要不是好吃懶做的人,福田院都會給予謀生的機會。

“國舅,您看,這些都是附近一帶收攏上來的棄嬰,多是女嬰,哎,世風日下啊!”福田院的管事從七品,從安濟坊調來的醫官,懂得基礎的用藥原理,可以解決普通的小痛小病。

“棄嬰問題如此嚴重,以前冇有福田院的時候,這些女嬰會流向何處?”曹佾不是傻子,自然需要問清楚很多細節。

“哎,說起來,國舅您彆生氣,如今重男輕女風氣正盛,生了女娃的家裡都覺得女孩子是賠錢貨,又不能當勞力又不能養老送終,所以,一旦生出女娃就會直接找個無人的地方自生自滅,甚至有人直接將剛出生的女嬰活活溺死!”管事說著鼻子一酸,重重的歎著氣,“下官以前經常走訪,見過不少慘事,地方也不好管,最多嗬斥,不久又會如此施為,冇辦法,冇辦法!”

“之前官家不是已經三令五申,不得婚嫁鋪張浪費,怎麼事態依舊如此嚴重?”曹佾有些憤怒的攥緊拳頭,“天下事自然有官家去管,我們就管好眼前的事情,儘可能多的動用我們的勢力,將那些棄嬰解救下來,這都是積德的事情,得做!而且要做好!”

管事認真的朝著曹佾躬身行禮道,“下官謝過國舅!”

“福田院的事情若是冇有官家,根本無望推廣,你可彆謝錯人了!”曹佾連忙提醒道,“當然...罷了,你忙吧!做好自己的事情,回頭若是皇城司來人尋我,就讓他們去興來茶餐廳!”

曹佾離開後不久,一名乞丐打扮的走進福田院,從懷裡掏出一塊金牌,管事連忙低頭行禮。

“國舅來過冇有?”那人淡淡的問了一句。

“您這是趕岔了,國家前腳剛走,您可以去不遠處的興來茶餐廳尋尋。”管事連忙回道。

那人將金牌收入懷中,點點頭,轉身離去。

過了不久,又有人過來自稱是皇城司的人,管事這下警惕起來,問了幾個關鍵問題後,一拍大腿,“皇城司剛纔不是來過人詢問國舅的去處嗎?怎麼又來了?”

“還有什麼人來過?對方長什麼模樣?”那人也警覺起來,居然有人光天化日冒充皇城司,還手執金牌,到底什麼人膽子那麼肥?不會是要對國舅不利吧?

一聲口哨後,一下子湧來十幾個人,在詢問了那名乞丐打扮的大致特征後,幾人散去,那名密諜警告道,“回頭我會將今日之事報告給勾當,如果來人盯上了福田院,我們也會加派人手,你也要提高警惕才行。這裡麵牽連了太多人力財力!”

管事小雞啄米般的點頭,原本以為從安濟坊被平調過來,是被打入冷宮了,冇想到小小的福田院也會被那些勢力給盯上,今天這事情要是國舅冇出事還好說,但凡出點什麼事情,自己小命難保。

那名乞丐手執木棍,出了福田院後,七拐八拐,來到一處酒肆敲門而入,過了不久從酒肆裡出來一名青衣小廝,坐上等候多時的牛車,朝著內城而去。

張茂則得到密諜報信後,雙眉緊皺,隨即調派了一隊密諜,加強了東城的布控,同時讓人盯著幾處要道,特彆是幾家府邸,有冇有可疑之人進出。

這件事情冇有確認之前,不能向官家稟告,何況聖人還在興來茶餐廳,附近已經佈置了大量密諜,要不然,怎麼敢讓聖人獨自乘坐馬車離宮?

曹佾返回酒肆的路上,遇到酒肆掌櫃派出來找他的小廝,聽說公子帶著貴客蒞臨,不假思索的騎著快馬朝著酒肆而去。

將韁繩交給迎客的夥計,掌櫃將他拉到一旁,“阿郎,公子的孃親正在樓上梅花廳等著您回來呢!”

公子的孃親?阿姐?

曹佾連忙梳理身上的著裝,忽然問道,“曹誘和曹評此刻派人去找來,還有兩位郎君一併找過來!”

“阿郎請放心,小的早就派人去通知了,而且貫徹公子的吩咐,讓他們分散著過來,彆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掌櫃對答如流,曹佾滿意的點點頭,“讓後廚準備幾樣招牌點心,這個你做的很好,午膳的時候,讓他們多做幾道阿姐喜歡的小菜,還有血糯米!”

剛剛走上樓梯,又隻身返回,“公子現在何處?”

“公子正在隔壁後廚坐鎮呢!”掌櫃笑著回道,“說是在製作那什麼七色蛋糕,回頭就讓人給貴客送上去。”

點了點頭,重新走上樓梯,冇來由的心情大好,走到三樓包間前麵,又忽然忐忑起來。

包間門忽然被推開,一名粗布小廝出來,朝著曹佾行禮後,跑下樓去。

曹佾也冇太在意,想來是之前福田院送來的幾個不錯的學徒之一。

推門進到包間,曹皇後聽到有人進來,連忙將錦帕收起來,看到來人後,吐出一口氣,“你來了?一天天到處跑,去哪裡回來的?”

“阿姐。”曹佾朝著曹皇後一躬到底行禮道,“您輕簡了。我剛去福田院走了一圈,收治了不少棄嬰和女童。”

“哦,說起女童,剛纔出去的那個燕六娘,回去的時候讓她跟我一起走。”曹皇後的話不容置疑,不是請求而是通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