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118章 水煮法製作花椒油

“是,不過燕六娘是福田院裡造冊的女童,需要做一下處理,這件事情包在我的身上。”曹佾見到阿姐大氣都不敢喘一下,一口氣將話說完。

然後像是一個做錯事的小孩子一樣,低著頭,接受阿姐的摸頭殺。

“你現在也長大了,有了自己的子嗣,我也不能像以前那般對你了。”象征性的摸了摸他長滿鬍鬚的臉蛋,“你現在和爹爹越來越像了。”

“長姐如母!”曹佾聽到這話馬上急了,連忙將腦袋湊了過去。

“你...還是小孩子心氣。”摸了摸他的腦袋,嗔怒道,“福田院是官家的心血,你可得好好做,彆丟了曹家的臉麵!”

“阿姐教訓的是!”曹佾低著頭,給她滿上茶水,“這是新到的臨安炒茶,阿姐若是喜歡...”

“回頭直接送進宮裡來,我也可以拿來做做人情。”曹皇後就等他上鉤了,趙昕那個小氣吧啦的就給了她一罐茶葉。

很快,去而複返的燕六娘又托著新的菜式上來了,身後一溜侍女,擺了滿滿一桌,當一鍋血糯米端上來,曹皇後的雙眼蒙上一層水霧。

他居然還記得,還記得我愛吃血糯米!

“六娘過來,坐下來陪我吃點!”曹皇後叫住了準備離開的燕六娘。

燕六娘自然認識曹佾,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站在那裡低著頭。

“看你把人孩子嚇得,快點過來!”曹皇後哀怨的掃了眼曹佾,嚇得他縮了縮脖子。

燕六娘跪坐在曹皇後身旁,看著滿桌的炒菜,哈喇子都要掉下來了,但是她懂得分寸,隻是挪不開雙眼了。

“對了,六娘,你兄長也在酒肆裡嗎?”給她夾了幾筷子菜,曹皇後摸著她有些分叉的頭髮問道。

“唔!唔?不在,不在這裡,在白礬樓,阿兄說那裡給的工錢多點,以後攢夠了錢,可以給我買很多好吃的!”細嚼慢嚥後將食物吞嚥下去,這才放下筷子,靜靜的看著。

“可憐的小傢夥,自己夾菜。”曹皇後說著說著眼淚又要下來了,“嚐嚐這血糯米,我小時候最喜歡的,你可以多吃點,對身體好。”

曹佾感覺到曹皇後射來的不善目光,很顯然那句“白礬樓給的工錢多”的影響。

他自認興來茶餐廳給夥計的工錢在同行裡不算少的,因為原本就是做低端市場,賺的就不多,如果工錢開得高了,以後都是麻煩。

“那你阿兄每天都從內城回來找你嗎?”曹皇後繼續問道。

“月底能回來一次,帶點好吃的給我,然後又要回去。”小丫頭眼眶中也有淚光在轉動,“上次他回來的時候,我抱了他一下,他疼得齜牙咧嘴,一定是我最近吃得太多,變重了,阿兄抱不動我了!”

看著骨瘦如柴的懂事的小丫頭,曹皇後眼淚止不住的淌了下來,瞪了一眼身旁的曹佾,後者哪裡還能不明白,起身走出包間,讓掌櫃找人去白礬樓打聽一下,有姓燕的小子,把他找來,給他一份工作,順帶跟他談談他妹妹的事情。

“阿郎,樓下有自稱皇城司的人想要見您一麵,您看是不是現在...?”掌櫃連忙彙報道。

剛剛走進二樓的靜室,掌櫃就帶著三名皇城司的人走了進來,曹佾屏退所有人,朝著一旁指了指,“張先生既然親自來了,請坐下用杯茶吧!上好的臨安炒茶,希望你喜歡。”

另外兩名密諜一臉驚恐的轉身看向身後的男子,張茂則揭下易容裝扮,揮了揮手,兩人如蒙大赦般退了出去,守在門口。

“國舅好雅興。”徑直坐下,端起茶碗,習慣性的吹了吹漂浮的茶葉,抿了一口茶,“果然是好茶。”

“張先生喜歡,回去的時候帶點離開!”曹佾也不急,靜等張茂則開口說話。

“國舅剛纔可是去過福田院?”張茂則開門見山道,“在我們的人去那邊尋找國舅的時候,那位管事說起一件怪事,有人冒充皇城司密諜,手執皇城司腰牌,探尋國舅的去向,所以,我就過來確認一下。”

曹佾心裡咯噔一聲,高家已經伏法了,難不成是高家身後隱藏的幕後黑手終於出手了?對方的目標是自己?還是...

“我們的人一路追到一處酒肆,在酒肆的一間廂房裡找到了換下來的乞丐服,之後就失去了那人的動向。”張茂則又喝了一口茶水道,“顯然對方的目標還是曹家,不光是國舅你,在下因為擔心聖人的安危,過來查探一下,希望國舅不要有所想法。”

“都是為了阿姐安全著想,我應該感謝張先生纔對,擇日不如撞日,今天小店有新品上市,不妨吃點再回去吧?”曹佾的言下之意,聖人在我們店裡,你們就是保護聖人的安全的,那不如我做個東,你們就近保護不好嗎?

“那就叨擾國舅了。”張茂則也不跟他客氣,這邊聚集大量人員的情況,皇城司早就有人彙報上來了,就算是本著聖人和二殿下的安全,也不得不派人留守。

阮大今天覺得能夠來這裡跟著傳言中的王三郎王禦廚學習廚藝,真是不枉此行。

“阮大,今天我們的任務就是用蒸餾法和水煮法來製作花椒油,這些是產自巴蜀地區的新鮮花椒。”王三郎揭開帷幔,露出一大堆呈綠色顆粒狀的花椒粒,“過程我會教給你,以後公子那裡就需要你多費苦心,最好能把那幾個幫廚教出師,這樣,公子才能放心讓你出來獨當一麵。”

阮大感激的看著王三郎,他從劉泳那邊已經瞭解過不少有關王三郎的一些資訊,知道這是一個有大本事的人,隻是當初受人排擠,要不是遇到二殿下,也冇有他王三郎的出路。

“你來嚐嚐這個。”王三郎舀了一勺清醇的酒液遞給他,“這種酒勺也是根據公子的要求定製的,你先試試。”

一股撲鼻的酒香味,阮大雖不嗜酒,但是一聞就知道是好酒,而且純度不低。

“這難道是白礬樓的玉壺春不成?”阮大似懂非懂的問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