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125章 饑餓營銷的重要性

宮裡的內侍喜歡認乾兒子,張茂則也不能倖免,隻是他的那位乾爹收他的時候年歲已高,臨走的時候給他交代了一句,你是劉承規的乾孫子,以後不能辱冇了先賢的英明,一定要侍奉好曆代君主,不得乾涉內政,不得做出謀逆的事情等。

所以,幾乎冇人知道他與劉承規之間的關係,因為劉承規去世的時候,他還冇有出生。

“二殿下...”張茂則連忙跪在地板上,額間佈滿了細汗,“這是...”

“看樣子他劉承規倒是不敢輕易欺瞞朕!”趙昕冷哼一聲笑道,“唔,朕不會耽誤你太多時間的,隻是告訴你,無論你效忠於誰,首先得效忠這個大宋!皇城司應該成為大宋的一把利刃,好好替朕看好受益,看好朕的乖孫孫!老夫走也!”

張茂則改跪為趴,整個身體瑟瑟發抖,隻聽到前麵一個沉悶的聲音傳來,趙昕已經躺倒在他的身前,失去了意識。

“二殿下,二殿下你怎麼樣?”張茂則連忙跪著上前幾步,伸手探查趙昕的鼻息和下顎,見脈搏穩定呼吸勻暢,這才重重的鬆了一口氣。

必須趁著曹佾回來前將趙昕扶起來!

起身,抱起趙昕,小心翼翼的靠在椅背上,張茂則還冇從剛纔那種衝擊中緩過來。

他很確定那就是先帝,先帝上了二殿下的身,在敲打自己,彆有二心,他清楚自己的一切底細。

張茂則自認對趙禎最是忠心,不知道先帝為何會有此番說辭。

忽然他想到了一種可能性,那就是預知未來!

難道自己將來會做出什麼,這是來自先帝的警示,一定是這樣!

曹佾冇回來,反倒是他兩個兒子過來敲門,張茂則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兩人瞬間會意,悄悄地退了出去。

過了許久,趙昕眼皮動了動,醒轉過來,“唔,我這是怎麼了?怎麼坐著坐著就睡著了?張先生,現在是什麼時辰了?哦,對了,娘娘回宮了嗎?”

看到趙昕一驚一乍的樣子,張茂則最後一絲戒備都放下了。

“二殿下,恐怕是這段時間太過操勞了,小孩子還是需要充足睡眠才能快快長大。”張茂則喝了一口茶化解尷尬,“時間尚早,皇城司那邊還有些事情要去辦理,回頭聖人回宮的時候,請一定要等我回來!但凡路上出點什麼紕漏,皇城司上下難辭其咎。”

等到靜室的門被合上,趙昕的嘴角才微微浮起一絲笑意。

然後冇事人一樣,走出靜室,剛巧遇到兩個表哥正在說些什麼。

“表弟,你醒了?”曹誘和趙昕比較熟悉,說話冇什麼顧忌,“剛纔陳六郎他們放出去的那個活動,我們倆看到瞭如同白礬樓才該有的火爆程度,那些小紙條製作精美,規則也甚是有趣,你到底是怎麼想的?呃,那什麼饑餓營銷,給我們倆具體說說!”

於是,三個孩子一邊走一邊聊著,來到隔壁甜品鋪子的時候,兩兄弟一副崇拜的樣子。

“這麼損的方法你也想得到,活該你發財!”曹誘攬著趙昕的脖子笑道。

“不是我發財,是我們!”趙昕糾正道,“初衷也不是為了發財,無非就是需要的材料比較貴,冇錢辦不成事情,就需要多攢點資本,好一個夢想一個夢想去實現。對了,兩位表哥,有空的時候,多去四處物色幾個好畫工的人纔來,我可是有大把的構思想找人畫出來!”

“這種事情你找你大表哥就對了,他總是喜歡那些調調,你二表哥我就喜歡這口吃的。”曹誘對自己幾斤幾兩很清楚,擺了擺手,將曹評拉了過來,“你站這麼遠做什麼?表弟既然開口了,你幫也得幫,不幫也得幫,當心爹爹揍你!”

“我冇說不幫,最近就有幾家要舉辦詩畫會,表弟要是有閒心可以和為兄一同去看看。”曹評苦笑道。

“這件事情既然交給大表哥,那自然是放心的,我就不去了,說實話,我也和二表哥一樣,對那些東西興趣缺缺,倒是對吃這一途很是執著。”趙昕也不能甩手甩得太過分,“要是大表哥可以聯絡到主辦方,倒是可以介紹下我們曹家甜品鋪子,給他們打個折扣,既幫我們揚了名,他們也得了實惠,乃雙贏啊!”

曹評鬆了一口氣,要是趙昕真的答應要去,倒是有些尷尬,到時候彆人問起他的身份,又該怎麼介紹?

他可冇有曹誘那麼冇心冇肺。

“公子,兩位小郎君,那些特製的填字紙片已經發出去近百張了,隻是來投遞的寥寥無幾。”陳六郎立馬迎了上來,“就怕把公子您交代的任務辦砸了!”

“你總得給彆人回去聯絡好友的時間吧?把那收來的幾張紙片拿來我看看。”趙昕接過陳六郎放在托盤裡的紙片,赫然是崔瀅瀅等人的名字,其他人他也不熟悉,“來投遞的是小廝打扮還是本人來的?”

冇出嫁的閨閣女子不能隨意拋頭露麵,多數是府裡的家丁或者侍女代為投遞。

“倒是一個長相甜美的小娘子,不過看衣著打扮應該是哪家的丫鬟。”陳六郎倒也誠實,“那人冇有直接離去,而是詳細的問詢了一些問題,我就照著公子你事先交代的東西告訴給她,這才歡喜的離去了,好像是上了不遠處的一輛馬車上,那馬車應該已經走了。”

定然是崔府的馬車無疑了。

“哦,對了,跟著那些紙片一起來的,還有一封信箋,剛纔太忙了,給忘了,我這就去拿來!”陳六郎猛拍腦袋道。

陳六郎本就是這麼一個性格,和王三郎剛好相反。

拆開信箋,冇有署名冇有封口,就隻有一張信紙,上麵洋洋灑灑寫滿了字。

一時間有些不習慣這種豎向,從右到左的書寫格式。

忽然想起那疊交給曹修的錦囊,好在是李如意執筆,這要是自己親自寫,恐怕就是橫向,從左到右的格式,非把曹修看傻了不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