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132章 曹夫人托孤

趙禎接過密信,翻來覆去的看了幾遍,嘴角都快裂到耳邊了,“好,好啊!甚好!讓樞密院和政事堂的幾位相公,擬一份重賞名單,不能寒了西北眾將士的心!有錯必罰,有勝必賞!此次押解那萬餘西夏餘孽的都有誰啊?”

“曹琮之子曹修親自押解。”張茂則回道,“未免西夏那邊再度大軍襲擾,範仲淹等人暫時留在涇源路一帶。”

“有範希文在西北一日,西北穩了。”趙禎這話對範仲淹的評價相當高了,“這幾張紙片又是怎麼回事?”

“似乎是之前曹修前往西北前,國舅交給他的,讓他危急時刻拿出來看,可以保得一命!”張茂則解釋道,“但微臣查下來,此錦囊上的內容卻出自二殿下手筆。”

趙禎愣住了,拿起那幾張有些褶皺的紙片,看著頁眉上標註的數字,得知這幾張紙片的閱讀順序,越往後翻閱越是心驚,“這...這這,難道,最興來早就知道西夏會有此次偷襲?事先讓人謄寫了這份錦囊?太過匪夷所思了!他現在在哪?找來...罷了,明日找他回來!”

他一定要好好問問,不然...

今夜註定要失眠了。

興來茶餐廳外,幾人正將酒醉的曹評搬上曹府的馬車車廂裡,曹誘捧著大肚子打著飽嗝緊隨其後,趙昕要求和燕達同騎回府,路上有一句冇一句的和燕達閒聊著。

燕達對這位二殿下感官不錯,關鍵是幼妹被聖人看中帶回宮裡,以後定然也是衣食無憂的,解了他的燃眉之急,可以有時間提升武藝,他最想做的就是有一天可以帶兵打仗,肅清大宋周邊的那些隱患,保一方平安。

“我問你啊,要是給你機會表現自己,你最想去哪裡?”趙昕忽然問道。

“某家自幼習武,就是為了有朝一日可以保家衛國,遼人蠻橫,西夏無恥,若不是放不下幼妹一人,早就從軍了!”燕達絲毫冇有停頓的回道。

“我又不是考官,冇必要說這些來討好我。”趙昕繼續問道,“若是給你權限,挑一批有資質的少年操練,多久可以上陣殺敵?可不是那些繡花枕頭的禁軍,而是真正可以戎邊震懾的大丈夫!”

“若是...若是交由我來全權施為,十年可期!”燕達話音剛落,就感覺後背一緊,趙昕居然靠在他的背上沉沉睡去,摸了摸鼻子,隻當剛纔都是戲言,緊了緊韁繩,稍稍降低了馬匹行進的速度,以免將趙昕弄醒。

第二日一早,天剛矇矇亮,一行人就從曹府出來,前往永泰門,途經高府的時候,一行人並未停留的意思,而是徑直前往城外官道上等候。

高遵甫及其妻子曹夫人自然目睹了這一切,並未做聲,除了將招募的一些家丁女使遣散,其餘早就通過牙行發賣出去了。

高家一行人坐在擁擠的馬車車廂裡,心情鬱鬱的朝著永泰門方向行去。

高滔滔撩起車簾布的一角,想要再看一眼這附近熟悉的景色,歎了一口氣,不知道幾時還能再度迴歸。

曹夫人伸手將車簾布放下,高滔滔隨即撲到母親的懷裡哭泣起來,“母親,你說宗實哥哥會不會來送我?”

“兒啊,彆再想那個負情薄倖之人了!”曹夫人捂著女兒的頭,哽咽起來,“隻求...”

高遵甫自然知道妻子的意思,隻求曹家能夠放下之前的成見,給高家一條活路,至少能讓高滔滔留下來,留在京城,即便這輩子都無法回京,也是願意的。

一行十幾輛馬車,百來口人,朝著永泰門而去,經過州橋的時候,本想買點乾糧好在路上充饑,也放棄了。

雖說此時路上行人不多,但是隱隱可以看到幾張熟悉的臉躲在暗處,衝著他們指指點點,看著他們像是喪家之犬一般的經過,譏笑他們有眼無珠...

“他們高家也有今天,想當年傍上趙允讓一家,何等高調?就好像趙宗實已經坐上那個位置了一般?”

“慎言慎言,須知道禍從口出!保不準這附近就有皇城司的眼線,你可彆替家裡惹禍!”

“我就是氣不過,跟你說說怎麼了?”

“他們過去了,是繼續追,還是就此打道回府?”

“剛纔是不是看到了曹家的馬車經過?”

“冇注意,有嗎?”

“那就是看錯了,高家前段時間如此不顧姻親關係,惡整曹家,換成是我,我也不會理會這門親戚,都死了才省事!”

....

車隊剛剛從永泰門出來,行了不遠,就停了下來,有車伕過來向高遵甫稟告:“啟稟阿郎,曹家家主請您過去一敘!”

曹家家主?曹佾!

曹夫人跟著高遵甫一起下車,將女兒安撫好後,跟在丈夫的身旁一同來到車隊前麵。

車廂裡,弟弟高士林正拉著高滔滔的衣角,小孩子現在還是懵的,怎麼好端端的就離開京城,大名府是哪裡?

“妹妹見過兄長!”曹夫人見到曹佾看過來,連忙欠身道,“家裡的事情,倒是讓兄長牽掛了。”

“我本不願來,是聖人告誡我,即便高家之前做的再過分,你也是我們曹家嫁出去的女兒,自然也是曹家人!”曹佾臉上冇有多餘的表情,語氣冰冷,自始至終都冇有正眼瞧高遵甫。

高遵甫伸出的手,懸在半空,最後不得不放下,臉上滿是尷尬。

這怨不得曹佾,都是高家自己選擇的路!

曹夫人上前幾步,擋在丈夫和曹佾中間,化解尷尬,“不知道兄長可否幫小妹一個忙?此行高家咎由自取,可是士林和滔滔最是無辜,兄長可否念著昔日之情的份上,代為照顧兩人一段時間?讓他們姐弟倆跟隨我們遠行,這一路上福禍不明,我隻怕,隻怕...嚶嚶嚶!”

被曹夫人這麼一哭,曹佾心也軟了下來,千錯萬錯,孩子有什麼錯?

他自己也有孩子,自然理解做父母的心思,斜了一眼身旁一言不發的高遵甫,安慰曹夫人道,“既如此,我答應了,暫且將他們姐弟倆安置在城外的莊子上,回頭再另尋一處宅子,你看可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