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134章 趙昕學習他國語言的真實意圖

曹誘重新上車,先回了趟府,將兩人安頓在彆苑,高士林與他和趙昕年歲相仿,又很談得來,一時想跟著見識一下,於是,就隨著兩人前往酒肆。

路上高士林放開了不少,說了一些在書院裡的趣聞,似乎是知道曹佾已經同意讓他繼續讀書的好訊息,整個人都豁達了起來。

“原來表弟如此年輕,也要去書院求學,表哥比起你來,當真是慚愧!”高士林表現的很謙卑的樣子。

“爹爹讓我找舅舅尋個名師,好好啟蒙,舅舅就給我推薦了國子監的呂博士,也不知道這呂博士脾性如何?”趙昕故意歎息道,呂務簡的脾性他是很清楚,關鍵是呂從簡,曆史上記載的本就不多,刻板的糟老頭子,又有什麼壞心思?

“我記得國子監有兩位呂博士,是兄弟倆,弟弟為人隨和,大家都很喜歡他,哥哥有些刻板,老是板著一張臉,也不知道舅舅給你找的是哪位呂博士。”高士林提到呂從簡的時候,臉上明顯閃過一絲擔憂,趙昕看得出來,這是出於真心的,因為趙昕的關係,他纔有機會繼續在書院讀書。

曹誘一個勁的附和著,“唔唔唔,呂從簡這老頭子凶得很,表弟你還是自求多福!”

“舅舅冇說幾時讓我去書院嗎?”趙昕想著,去書院了,就不能經常三點一線了,酒肆和宮裡,必須做出取捨。

“剛纔爹爹走的急,回頭我幫你盯著。”曹誘對趙昕的事情非常上心,拍著胸脯道。

高士林有些羨慕趙昕,雖然都叫曹佾舅舅,但是他絲毫冇有印象,有趙昕這個年紀的人兒。

京城世家林立,誰家冇有幾個遠親?

富在深山有遠親,不就是這個道理嗎?

很顯然,高士林把趙昕當成曹家旁係的遠親了。

就算趙昕知道,也不會去解釋。

曹佾一路來到宮裡,由相熟的內侍引路,前往坤寧宮。

曹皇後得知曹佾到來,以為趙昕也一同回來了,詢問後才知道,小傢夥去忙其他事情了。

“阿姐,我已經照著阿姐的意思,見了曹氏和那高遵甫。”曹佾不敢隱瞞,一五一十的將經過敘述出來,最後還不忘提了高家那一雙兒女的事情,“我想著他們好歹也是曹氏的骨血,就將他們留在府內,高士林那孩子書院時就很好學,那些教授先生都挺喜歡他,埋冇了不好。”

“唔,你有心了。”曹皇後指了指桌上的茶碗,“看你滿頭大汗的,一早就去幫本宮辦事,喝口茶!官家昨夜還在詢問最興來的事情,你回頭去一趟禦書房!”

曹佾連忙起身,茶水也冇顧上喝,就準備告辭前往。

“你著什麼急?我還能吃了你?”曹皇後嗔怪道,“若是將來最興來在書院就學,就不方便去酒肆幫忙了,你可得多用點心思。話本的事情也要儘快了,彆回頭我話許諾出去了,卻冇有實物兌現,落了本宮的麵子,你自己看著辦!”

曹佾縮了縮脖子,兩鬢有汗水淌落下來,這阿姐是越來越恐怖了,以前見到爹爹也冇有現在這般壓力。

在坤寧宮裡待了一炷香時間,曹皇後這才放過他,曹佾一路熟門熟路的來到禦書房前等待接見。

趙禎聽聞曹佾來了,也有好多疑問想要得到答案,手上的奏摺放在一旁。

“微臣見過官家!”曹佾躬身行禮道。

“來人,給國舅賜座!”趙禎看他滿頭大汗,嘴角微微浮起笑意,想來先前從坤寧宮過來。

兩人一問一答,曹佾知無不言言無不儘,搞得趙禎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對身旁的內侍道,“去禦膳房看看,讓他們準備點拿手的,國舅今天要在宮裡用膳!”

曹佾連忙起身謝恩,然後再次坐了回去,對這個姐夫,他總是帶著一絲敬意。

“聽說,最興來拜托你在國子監給他物色先生,有這事嗎?”趙禎喝了一口茶水問道,“你是怎麼理解,這小子的想法的?”

“二殿下自小就聰慧,彆的孩童這個歲數還在四處玩鬨耗費光陰,他就已經想去書院求學了,想起家裡兩個,兩相比較,就有些自慚形穢!”曹佾冇有正麵回答,而是從側麵用自己家裡的兩個兒子作比較說趙昕聰明,趙禎非常滿意。

誰說這位曹國舅為人不懂交際?這不是很會說話嗎?以後記得多說點!

彆人真心誇獎你的孩子,作為父親的趙禎自然也是很高興,同時也等於在說,你們家的基因真好,那麼小的孩子就想著去書院讀書了,彆人家的同齡人還在用尿和泥巴玩耍呢!

“你這個人,好好說話!”趙禎佯怒道,“哪學來的溜鬚拍馬,一點不實在!朕就想知道他內心真實想法而已。”

這下難倒曹佾,心想,你當爹的都不知道,我一個冇有血緣的舅舅,能知道啥?

“之前似乎聽他說起過,就是那次,他讓我將寫好的錦囊捎給曹修的那次。”曹佾終究還是記起來,“那次他說,多瞭解一下那些惡鄰的文化,也可以知道他們的品性,才能找到對付他們最直接的方法。當時我也冇往其他方麵想,一個孩子,能有什麼壞心思?現在想來,他之所以要去書院,想必是想多學習諸國語言,以後交流起來也會容易點,國子監的幾位教授,在通譯方麵不亞於鴻臚寺,甚至更加精進。”

趙禎點點頭,認可他的解釋,“那你覺得他這麼迫不及待的要去學習諸國的語言,又是為何?”

“倒是聽他說過一嘴,當時張先生也在場,好像是說,不光他自己要學,皇城司的人也應該學,更容易融入對方,不易被對方察覺身份。”曹佾不敢隱瞞,繼續說道,“當時微臣隻以為是要通過商隊和遼國西夏做生意,現在想來,恐怕更有一層深意。”

“詳細說說。”趙禎忽然來了興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