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138章 上有白礬樓下有鬼樊樓

“趙宗實上次吃了那麼大一個虧,他爹趙允讓不會善罷甘休的。”趙昕分析道,“況且聽說在朝堂之上,爹爹藉機剝奪了他的知宗正寺的職務,給了趙允良。”

父子兩備胎,如果自己當初死了,那麼他兒子就能順理成章的入主東宮,將來這個大宋就是他們家的囊中之物,那今日這件事都說得通了。

這些話趙昕冇有放在檯麵上說,這裡都是聰明人,即便自己不點明,他們也能夠猜到。

“覆巢之下無完卵,他們這麼做到底圖個什麼?”曹佾冷不丁的來了這麼一句。

“那個位置太過誘人了,彆人是冇有資格,他們等於兩次差點就觸碰到了,比起很多人他們是有希望最終贏家的,若是換做舅舅你,會怎麼做?”趙昕反問道。

見曹佾一張臉漲得通紅,趙昕擺擺手道,“就是隨便探討一下,彆那麼激動。我看將來還會有各種狀況出來,拚個你死我活的!”

兩人對視一眼,都冇有再說話。

曹誘和高士林端著食物進來,張茂則這才起身告辭,他必須儘快返回宮中,向趙禎覆命。

西夏內衛潛入京城,欲要對皇子下手,這件事非常嚴重,必須加派人手,保證趙昕的安危。

“以後你等,除了書院和府裡,哪裡都不可獨自前往!”曹佾順勢告誡幾人,高士林和曹誘連忙點頭應是。

特彆是高士林,此次當真是讓他有些後怕,被人用粗布捂住口鼻的時候,他就知道完蛋了,好在趙昕派人在旁盯著,要不然這條小命定然冇有了。

“舅舅,這些拍花子著實可惡,就冇有辦法一勞永逸?”高士林一邊往嘴裡胡吃海塞,一邊詢問道。

“一切都交給皇城司,定然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你回去不要對滔滔多說什麼,以免回頭再給你爹孃書信裡寫上,徒增煩惱。”曹佾還是耐著性子告誡一番,這才藉故有事,離開秋菊廳。

“哥哥這次承蒙表弟大恩,這一杯水酒我敬你!”曹佾不在,高士林放開不少。

“兩位表哥,還未弱冠,少飲酒多吃菜!”趙昕端起茶碗回敬了一杯。

“啊對對對,吃菜吃菜!”曹誘也不喜歡喝酒,扯下一根雞腿遞給了趙昕,另一根遞給了高士林,自己則抱起剩下的一通猛啃。

此刻,坤寧宮中,曹皇後心繫趙昕的安危,正在安慰著梨花帶雨的苗昭容,一旁的趙禎來回踱步,異常煩躁。

“啟稟官家,張先生在外求見!”坤寧宮內侍汪文入內稟告。

“快讓他進來!”趙禎看向殿門方向,隻見張茂則幾步跨了進來。

“最興來此刻在何處?可有找到?”趙禎一連幾個問題,苗昭容臉上還掛著淚痕,也顧不得擦拭,盯著張茂則。

“官家,二殿下無事,出事的是高遵甫家的小郎君高士林,二殿下生怕皇城司懈怠,才以自己被擄為由,讓人通知微臣!”張茂則不敢隱瞞,將事情經過敘述了出來,“那兩名拍花子先是被二殿下用彈弓製服,後又遭遇憤怒的百姓毆打致死!除此之外,我們還當場抓獲了五名冒充軍巡鋪的匪徒,此刻已經押送往皇城司審訊幕後之人!”

曹皇後鬆了一口氣,繼續安慰著苗昭容,趙禎知道張茂則定然還有什麼話不能直接說,就藉口擺駕去禦書房。

“好了好了,最興來既然無事,定然很快就會回宮,彆哭了!”曹皇後安撫著枕在自己肩上的苗昭容,“回頭讓福康看到你這般,定然要笑話你的!”

剛剛坐下,趙禎就焦急問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張茂則隻得將事情的經過無刪減的全都告知給趙禎。

“西夏內衛混進汴京,欲對最興來動手,錯認高士林?”趙禎瞪大眼珠子,“不是,這高遵甫一家今晨不就去往大名府了?怎麼他高士林會出現在酒肆那邊?”

“曹家天還冇亮就在永泰門外等候高家一行,離得太遠,聽不清楚具體說了什麼,隻是後來高士林和高滔滔轉而上了曹府的馬車離開。”張茂則回道,“之後馬車去了曹府,放下高滔滔後,這纔去了酒肆,高士林在酒肆門外與曹誘等人分開,此次要不是二殿下未雨綢繆,安排了一個高手在旁隨行,估計這高士林就要危險了。雖然等到皇城司的人趕到那處巷子,那些拍花子的賊子已經不知所蹤,但是現場打鬥痕跡來判斷,當時對方人數不少,少說得有十來人,這要是趕巧讓二殿下遇到,後果不堪設想。”

趙禎聽到這裡,也是有些後怕,同時臉上怒氣蒸騰,“朗朗乾坤,天子腳下,居然當街拐帶孩童?讓殿前司都指揮使,副都指揮使,都虞侯都叫來,朕就想知道,京城這一畝三分地界裡,殿前司還能不能做事了?”

“官家息怒,這件事情微臣或許知道一些內幕,就算現在殿前司的人都在,恐怕他們真冇有什麼有效的辦法。”見張茂則說得言辭鑿鑿,趙禎反而冷靜了下來,“你詳細說來!”

“官家隻知道白礬樓,往來京城的人都知道白礬樓是大宋的象征,汴京的象征。”張茂則不緊不慢的解釋起來,“可是對於普通百姓而言,平生最怕兩件事,一是官府苛政,二就是俗稱鬼樊樓的無憂洞。”

“無憂洞?這和白礬樓有什麼關係?”趙禎有些不明覺厲,作為對於長生之道極其嚮往的帝王,突然聽到無憂洞三個字都會覺得好厲害的感覺。

“名字雖然好聽,裡麵卻完全不是這麼回事,那是藏汙納垢之所,裡麵長期盤踞著一大批重犯盜匪,還有一些被各地苛捐雜稅逼得走投無路的百姓。”張茂則說到這裡,不敢抬頭,生怕趙禎遷怒。

趙禎此刻的臉上確實怒意盎然,在這個位置上那麼久,居然到今時今日,才知道自己的治下,有這麼一個地方存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