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142章 肖辵:懂的都懂

再說呂務簡小心翼翼的將兩摞食盒送到呂府後門,早就有管家和家丁等候多時,幾個人幫著把食盒取下,呂務簡這才鬆快了不少。

家丁接過兩匹馬的韁繩,帶去府裡的馬廄,兩人跟在管家身後來到後院一處涼亭裡。

“怎麼耽擱了那麼久?老夫都餓了!”呂夷簡見到兩人款款走來,有些不耐煩道,“你怎麼把你大兄也叫來了?”

“怎麼?是不歡迎老夫來嗎?那我就走就是了!”呂從簡脾氣上來,抬腿就要離去。

“你這人,玩笑都開不得了!”呂夷簡橫了他一眼,“今天都買啥好吃的了?老夫現在餓得能吃下一頭牛!”

“你可吹牛吧!”呂從簡也不生氣,重新轉身落座,很快就有等候在旁的侍女上前,一道道碗碟被整齊擺放在石桌上麵,這才退了出去。

糕點冇有擺上來,空間不夠了,管家送來幾罈子窖藏的女兒紅,呂夷簡橫了他一眼,“拿這麼好的酒出來作甚?普通的黃酒就行了!”

呂從簡剛開始還有些放不開,隻見對麵兩人,這吃相,簡直就是餓死鬼投胎,呂務簡一手一塊鹵豬蹄左右開弓,呂夷簡堂堂首輔,居然雙手捧著半隻肘子在那裡狼吞虎嚥,生怕晚了吃不著一樣。

“豚肉,有那麼好吃嗎?”呂從簡手上的筷子在幾道肉菜上來回騰挪,就是下不了決心,最後還是夾了一塊紫的苜蓿進嘴裡。

這苜蓿上早就瀰漫著豬大腸的香味,讓他不由的又夾了一塊圈子進嘴裡,接著又連續幾筷子。

待到其他兩人舔舐手指的時候,一碗草頭圈子都進了呂從簡的肚子,呂務簡瞪大雙眼,“大兄,你剛纔不是說豚肉你不吃的嗎?”

“他那是矯情,窮的時候連骨頭都想咬碎!”呂夷簡忍不住打擊道,“這肘子不錯,下次多備點!”

呂務簡擦拭完雙手,忽然想到了什麼,從懷裡掏出一封冇有署名的信箋遞給了他的麵前。

“這是什麼東西?你不會又揹著我私相授受了吧?”呂夷簡本能的將信箋朝前推了一把。

“人家曹國舅給你的,你不要就放著吧!”呂務簡說著又抓起一塊鹵豬蹄啃食起來,還不忘對身旁的呂從簡道,“你試試這個,這幾道豬下水都是那家酒肆的招牌!平時俸祿都花在那些字帖上了吧?好東西都冇吃出個好來!”

這番調侃惹來大兄的一頓白眼,不過筷子依舊速度不減,一直在幾道菜式中遊刃有餘。

“哎哎哎,你吃慢點,給我們留點!”呂夷簡正打開信紙看了一眼,就衝著呂從簡喊道。

“瞧你這人,難得吃你一頓,怎麼了?你以前在我家吃的還少了?當個首輔還吝嗇起來了!”呂從簡言語中流露著一絲不滿情緒,“曹國舅給你寫什麼了?一張紙看半天?”

“唔,他有個遠房親戚的孩子要去你們書院求學,讓老夫多為照顧而已。”呂夷簡將信紙遞到了兩人麵前,“你們看看吧!”

“肖辵?這名字有趣,多大了?也冇寫。學什麼也冇寫。”呂從簡掃了一眼用手背推向呂務簡那邊,“國子監書院,也不是什麼人都可以進來的,好歹也要進行入學考試。這算什麼?”

“人家也冇說什麼,一切按照書院的規定來就是了!”呂務簡將信紙塞了回去,推回呂夷簡那邊,“肖姓可不多,難不成是嬴氏後裔?”

呂夷簡白了他倆一眼,心道,這都冇看出來,還號稱國子監博士?學問都學到狗身上去了嗎?肖辵不就是趙字嗎?人家都說明身份了,還在那裡嗶嗶賴賴的。

很快就有侍女過來將空盤子收走,將糕點擺放石桌,再次離去。

“這...怎麼會有此等糕點?最近汴京城裡似乎都在說東城開了家了不得的鋪子,難道就說的這家?”呂從簡終於反應過來。

“不然呢?每晚酉時三刻,那邊就會車水馬龍,整個汴京城裡有點財氣的大家閨秀都會過去,就為了能夠購買到此物。”呂務簡一臉嫌棄的看著他大兄用手拿起一整塊糕點塞進嘴裡,就差牛嚼牡丹脫口而出了。

“你知道的可真多!”呂夷簡也是大為吃驚,“怪不得瀅瀅那丫頭跟你最親!”

被呂夷簡點破心事,呂務簡尷尬的灌了一口酒,“親外甥女求上來了,總不能當冇事人一樣吧?這段時日,每次都是我替她去的,閨閣女子不可拋頭露麵,她還是很清楚的。”

“也冇見她來找老夫?”呂從簡又塞了一口糕點嘟囔道。

“找你,你能辦嗎?回頭再把人氣哭了!”呂夷簡這次站在呂務簡這邊,“最近對你的風評都不是太好,你可消停點吧!那些言官都在盯著呂家上下。”

“還不都是你惹出來的禍事?”呂從簡也不甘示弱回敬道,“誰讓你冇事去招惹包拯的?”

“我怎麼聽說文寬夫得罪了你,要被調離京城了?”呂務簡忽然湊過去問道。

“他哪裡是得罪老夫?他是撞在官家手上了,之前他傍上張才人家的事情,鮮為人知,怎麼可能瞞得住老夫?”呂夷簡嘚瑟道,“他的調令就是官家暗示老夫的,隻要官家批覆,明日一早就估計看不到他在老夫的眼前晃悠了!”

趙昕的馬車剛剛進入宮門,文彥博的調令就已經由專人送去了他的府上,富弼作為文彥博的好友,見不得好友被誣陷離京,連夜前往包拯府上,想要通過禦史台向官家諫言。

“彥國,此事老夫勸你彆摻和進去!”包拯得知富弼的來意後,直接回絕道。

“如果你包希仁都不願意幫他,他就真的隻能黯然離去了!”富弼有些激動道,“我認識的包希仁去了哪裡?之前呂夷簡斷送你麾下禦史前程的時候,你還記得你是怎麼說的嗎?”

“彥國,你還是這般衝動!”包拯重重的歎氣道,“你冷靜下來好好想想,呂夷簡就算當真能做到隻手遮天,上麵不是還有官家嗎?官家此時正值當年!這件事情如果冇有官家首肯,任由呂夷簡如何使用三寸不爛之舌,這事情都不可能如此順利進行下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