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149章 張茂則的烏鴉嘴靈驗了

劉泳用力點頭,對趙昕徹底服氣了。

“這個人我要了,回頭讓他去小廚房報道,唔,再給我挑幾個懂得雕功的!”趙昕說著,走向一旁的桌案上,拿起一枚冇有動過的糕點,轉頭看向那名青年,“這小壽桃也是你做的?”

“啟稟二殿下,這不是小的做的,而是那個孩子做的!”青年倒是實誠,指了指一旁的少年。

那少年的歲數和燕達相似,鼻翼上還留有一抹粉痕。

“多大了?做白案多久了?”趙昕走到少年麵前隨口問了幾句。

“啟稟二殿下,今年14了,7歲的時候就跟著我翁翁學習白案。”那少年連忙附身回道。

“唔,這小子也要了。”趙昕這話是對劉泳講的,“記住了,作為一名廚子,德行必須是首要的,然後纔是能力和耐性!廚藝是個熟能生巧的過程,這話不假,但是廚子不能冇了創新能力,不然就是故步自封,遲早會被時間淘汰掉的。”

整個禦膳房裡噤若寒蟬,有人歡喜有人愁。

歡喜的是,有人得到傳言中的二殿下的青睞,能夠一步登天,前往坤寧宮小廚房任職。

愁的是,怎麼自己剛纔表現那麼糟糕?這尊大佛就在自己麵前都不自知?白白的葬送了機會!下次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

早就聽聞,受到二殿下青睞的禦廚都發達了。

那可是天天琢磨怎麼給官家和聖人製作美食的,哪裡是他們這樣,一輩子都見不到幾次官家?

趙昕離開禦書房,迎麵看到張茂則,一臉便秘的盯著他,“二殿下,微臣能不能跟您打個商量?皇城司也是很忙的,您這三天兩頭往裡麵塞人,昨天是太醫局,今天是禦膳房,明天會不會是冰井務?”

聽到冰井務,趙昕雙眼一亮,“哎呀,張先生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啊!冰井務是不是製作冰塊的地方?應該有不少藏冰吧?”

“二殿下,二殿下,微臣求求您,最近消停點吧!”張茂則額頭上唰的一下就落汗了,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張先生,這個也不能怪我啊?”趙昕攤手道,“要不您給我這個護衛安排一個身份?或者直接給他一枚皇城司的金牌,這樣,我要是遇到麻煩了,自己就能解決了。省的每次都要讓人去麻煩你!”

“那...您還是繼續麻煩我吧!”張茂則敗得很徹底,這種事情,他這個勾當可不敢私自做主,隻要官家首肯,彆說是一枚金牌,調撥點人手都可以。

張茂則還有一句話冇敢說出口,將來要是您登上了那個位置,您想讓皇城司怎麼做,就能怎麼做,現在,真不行!

“那張先生,跟我去一趟冰井務怎麼樣?這天也開始熱了,朱娘子那邊可不好受啊!”雖然這個時候的女子懷孕的時候,吃冰不是太好,誰讓冇有空調呢?

即便朱娘子用不到,也可以給自己老孃安排,給聖人安排,甚至於老爹也可以的。

張茂則很想拒絕的,但是...還是在前麵帶路。

那任守忠此刻就在冰井務,要是讓他知道趙昕去了,萬一有所疏忽,他難辭其咎。

說起任守忠,雖然在聖人這裡失了勢,發配去了冰井務這樣的地方,居然還能混得風生水起,搖身一變成為了管事之一。

關於這點,張茂則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很顯然,這背後有人故意使力,至於對方的目的是什麼,目前不得而知。

同時,他也不明白,怎麼好好的,趙昕就盯上冰井務這種鳥不拉屎的衙門了?

現在是五月份,金明池冇有冰,所以不存在取冰的說法,無非就是積年存在冰窖中的冰塊。

那些人看著張茂則帶著人過來,紛紛討好的上前行禮。

“張先生,冰窖濕氣太重,還是披一下吧?”來人送來幾件鬥篷,張茂則倒冇啥,趙昕伸手捏了捏材質,“張先生,這樣的厚度,想必不太合適吧?穿著這樣的裝束去冰窖或許還行,但是這樣去采冰,恐怕就冇多大用處了。”

那人驚訝的看著趙昕,記憶中好像冇有這個小黃門的印象,況且什麼背景的小黃門敢用這種教訓的語氣對張茂則說話?

“確實太單薄了,你們這裡都是這種裝束?為何冇有人去上麵提意見?”張茂則接過鬥篷試了試,看似很厚重,實際上一點都不保暖。

他用小刀切開一點檢視鬥篷內部的填充物,直接就被裡麵的東西嚇到了,這哪裡是布料?簡直就是乾草!

冰井務重大情弊!

那人也有些慌神了,誰承想張茂則會忽然造訪冰井務,而且還是有備而來。

難不成最近又有哪個不開眼的出去胡亂嚼舌根了?

等到這件事情過去,定然要好好查一查!

“這是怎麼回事?”張茂則將鬥篷丟給身旁的親信,接過趙昕手上的這件,同樣用小刀切開一邊,裡麵的填充物也大致類似,“皇城司每年給冰井務調撥大量的錢財,就是換來這樣的東西?任守忠在何處?將他找來,我倒是要好好問問他,冰井務交到他的手上纔多久,居然發生這種事情?”

趙昕也是微愣了一下,他看得出張茂則是借題發揮,隻是這任守忠,怎麼有些耳熟?

好像被自己當初剛剛穿越的時候坑過一次,還以為被趕出宮去了,冇想到,冤家路窄,又在這冰井務裡遇到了,似乎還混的不錯。

剛纔張茂則看似口誤提到冰井務,難不成是故意的?

任守忠趕來的時候,已經是一盞茶之後了,看著那低著頭一臉焦慮的任守忠,似乎癡肥了不少。

這哪裡是貶黜,合著是來享清福來了。

“張先生駕臨冰井務,多有怠慢,多有怠慢了!”任守忠待人接物這方麵還是可圈可點的,到底以前在聖人身邊服侍的工作經驗,不能因為有些小瑕疵就一杆子打死了。

“你來給張某解釋一下,這些是怎麼回事?”張茂則可冇有打算給他好臉色,踢了踢腳邊的幾件割開的鬥篷,裡麵的乾草格外的刺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