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156章 範家兄弟居然跟我同窗

“天色黃昏,一群烏鴉落在枯藤纏繞的老樹上,發出淒厲的哀鳴。小橋下流水嘩嘩作響,小橋邊莊戶人家炊煙裊裊,古道上一匹瘦馬,頂著西風艱難地前行。夕陽漸漸地失去了光澤,從西邊落下。淒寒的夜色裡,隻有孤獨的旅人漂泊在遙遠的地方。”範純禮忽然嘴裡唸唸有詞,伴隨著他的解釋,幾個人腦海中閃過一副類似的畫麵。

“有趣,這當真是你自己所作?”呂從簡捋著鬍鬚,一臉驚喜,高興的轉身,“今日不留作業,你們幾人跟我去儲藏室搬運教材!”

範純仁兩兄弟表示受益匪淺,範純禮直接湊過來對趙昕拱手道,“肖兄大才,某兄弟倆不如也!”

“肖兄一首詞,道儘邊境荒涼淒苦,純仁隻恨自己未成年,不能上陣殺敵,隻求爹爹能夠平安歸來!”說著,他朝著西北方向行了一禮,擦去眼角的淚痕,眼神越發的堅定起來,“在下範純仁,這是舍弟範純禮,肖兄年少,確有這般見識,我們倆服了!”

“令尊在西北?姓範?難不成,你們是範先生家中的公子,小弟在此有禮了!”趙昕對範仲淹這個人一直都有好感,隻是慶曆新政失敗後,他們這些人鬱鬱而終,確實有些可惜,這也是他這段時間提前佈局的原因。

這個國家病了,病得不輕,確實需要改革,但是範仲淹等人的步子邁得太大了,用力過度了,扯到蛋了,所以纔會被群起而攻之。

“肖兄也識得家父?不知道肖兄祖上是?”範純禮一激動,問道。

“在下家道中落,如今在舅舅府上寄人籬下,好在舅舅一家對小弟甚好,視如己出,隻想著好好讀書,以報舅舅一家的大恩大德!”趙昕謊話是張口就來,李如意差點冇憋住,轉身強行忍住噴湧而出的笑意。

曹誘曹評兄弟倆要是此刻在場,必定會一副死魚眼,衝著他比劃六六六!

白天冇有教學,倒是分發了一堆書籍,其餘人還好,隻有遼語和西夏語,這是眼下主流通譯語言教學。

範純仁兄弟倆多了一門高麗語。

而輪到趙昕的時候,光是教材就一摞,看得其他人都一副看傻逼的眼神,彆說這個年紀能識得多少字,這麼多書籍,看得完嗎?

“肖兄大才,我們兄弟倆多了一本高麗語已經有些忙不過來了,冇想到肖兄纔是高手啊!”範純仁見李如意搬書有些吃力,就讓自己和弟弟的書童一起幫忙搬運,足足有兩摞書籍的樣子。

呂從簡在旁邊冷眼旁觀,說實話,他知道趙昕的書單時,也是大為震驚。

高麗語和倭語,彆說整個國子監了,就是整個大宋都冇幾個敢說自己精通的,更彆說那些交趾、占城、三佛齊、高棉、暹羅、呂宋之地的語言了。

“隻要你們願意學,遇到不解的問題就可以隨時來找老夫。”呂從簡丟下這句話,“下午我們統一教授遼語,你們記得將教材帶來,還是這處教室!”

見呂從簡自顧自的背手離去,其餘幾人像是看傻子一樣經過趙昕幾人。

“兩位範兄幫在下搬書,可否給在下一個麵子,請兩位吃個飯?”趙昕有意結識兩人,提出邀請。

“肖兄今日應該會比較忙碌,這麼多教材分門彆類都要花上不少時間。”範純仁用眼神橫了一眼弟弟,拱手道,“下次,待到肖兄準備妥當再請不遲,我們先行一步!”

兩人共騎一匹馬離去,馬上,範純禮不解的問範純仁,“人家一片好心請客,你怎麼直接給回了?爹爹不是經常說...?”

“爹爹還說讓你彆老是占彆人便宜,你怎麼從來不聽?”範純仁一句話頂了回去,“那肖兄既然是寄人籬下,即便他舅舅一家對他再好,銀錢方麵也不會給得太多,一頓飯是小事,你這人吃相自己不知道?萬一超出了,是你給啊?還是指望我來給?”

範純禮撇撇嘴,總覺得好像錯億了。

如果讓他們知道,趙昕準備請他們去城東的興來茶餐廳好好吃一頓,不知道兩兄弟是不是腸子都要悔青了。

李如意剛剛把兩摞教材在車伕的幫忙下搬上車廂,書院裡就敲響了鐘聲,這是下學了。

隻見書院大門魚貫而出一大批學子,男女都有,不過秩序不亂,分開兩側離開。

崔瀅瀅被幾個閨蜜眾星拱月出來的時候,一眼就瞥見了趙昕,她原本還想著過來打聲招呼的,周圍那麼多姐妹在場,多少需要一點臉麵的。

幾輛馬車相繼離去,她還撩起車簾布看了一眼,剛巧見到趙昕也看了過來,立馬本能的垂下車簾布,一張俏臉頓時紅透了。

“我們瀅瀅是春心動了嗎?”小胖妹湊過來,“讓我看看,你在偷偷看哪家郎君呢?”

車廂裡頓時鬨成一團。

“我聽說包家的包繶對你感官很不錯。”一名閨蜜開始旁敲側擊起來。

“彆胡說,隻是說過幾句話而已。”崔瀅瀅連忙搖頭,緊咬著下唇道,“哎呀,不跟你們說了!”

趙昕確實在等曹誘他們,可偏偏等到的是趙宗實幾個。

“臭小子,真是冤家路窄啊!”趙宗晟幾個走向趙昕,衝著他一通汙言穢語,“隻會躲在你表哥身後的小雜種,上次之辱,今次新賬老賬一併跟你算了!”

車伕本就是皇城司派來的,正準備給附近的同伴傳訊過來幫忙,身後傳來一聲斷喝,“就知道欺負小孩子,有本事跟你曹家翁翁比劃比劃啊?”

曹誘不光喜歡吃,腿上功夫也不弱,幾招就逼退了趙宗晟幾個,反倒是趙宗實情急之下衝向了趙昕這邊。

高士林左右找了一圈,這才撿起半截磚頭拿在手上,做好拚命的架勢。

他一直都盯著趙宗實,因為這個負心漢,阿姐終日以淚洗麵,弄得他也是受罪匪淺。

見趙宗實衝向趙昕,他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手執磚頭就跟了上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