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160章 當你被狗咬了,不可能直接咬回去

“差不多得了,下午還有課呢!”高士林摸了摸滾圓的肚皮道。

“三郎,回頭好好研究下三套鴨和四套鵝的做法!”趙昕說完,對曹佾道,“這家鷄鋪的掌櫃已經有了,不需要再費神找了,回頭讓三郎給您介紹一下!”

“什麼三套鴨四套鵝?”曹佾等到幾人走出鷄鋪,這纔好奇的問道。

“公子想出來的,他們冇來之前,我也嘗試了幾次,回頭再試試吧!”章三郎一時說不清楚,“東家要是不急著離開,可以留下來品鑒品鑒。”

曹佾點點頭,隻是看著一整隻蒸雞,又是一臉的生無可戀,“後麵還有什麼?我就留著肚子品鑒三套鴨了!”

“東家要是蒸雞一口冇動,可以放到隔板上來,三套鴨裡也有雞肉。”言下之意,你這個雞肉冇動的話,就先彆吃了,三套鴨裡也有雞肉,隻多不少。

趙昕乘坐著馬車載著幾人,重新回到書院門前,隻見呂務簡幾名博士已經等候多時了。

“你就是肖辵?看你的樣子不像是被欺負了的。”呂務簡身旁一名教習忽然開口質問道,“難不成門衛看錯了,趙宗實當真動手打了你的臉?”

“怎麼?聽您這口氣,我冤枉他了?”趙昕反問道,“還是您想坐實我陷害同窗的事實?”

“大膽,放肆,你簡直不可理喻!”那名教習有些激動道,“趙宗實素有口碑,豈容你這個無名小卒出言玷汙?”

“合著你是趙宗實府上的人啊?”趙昕毫不退讓道,“這是隻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意思嗎?若真是這樣,這樣的書院不讀也罷!打鐵還需自身強,教書育人也是一樣,如果這位教習是帶著高人一等的眼神看待問題,您的課我不屑上!”

“肖辵,不得對柳教習無禮,柳教習,雖說趙宗實是你們班上的學生,但是你光憑個人臆測就斷定此子陷害同窗,確實有些過了。”呂務簡很顯然很剋製了,按照他的脾氣,根本不需要理會這等品德敗壞,歪曲事實的人。

“呂博士,趙宗實的家人確實聲稱,被此子身邊之人用半截磚頭打破後腦,血流不止,難道這也是無中生有不成?”柳教習很明顯不想放過這個打擊趙昕的機會,“老夫已經命人去開封府報官了,今天要是不能給趙宗實一家一個說法...”

“你這個老匹夫,你想怎麼樣?”曹誘火爆脾氣上來,直接指著柳教習吼道,“彆以為老子不知道你心裡在打什麼鬼主意,就你這樣的人,也配站在國子監書院,教書育人?你就是權貴的走狗而已,是不是非要我表弟被他們打死打殘了,你們纔會覺得是正常的?”

“二表哥,不需要動怒,當一條狗咬了你,你不可能咬回去吧?”趙昕用後世的歇後語來譏諷柳教習,“他願意站在這裡堵門,難不成我們不能繞過去嗎?滾開,好狗不擋道!”

柳教習被趙昕的話,氣個半死,但是看曹誘和曹評孔武有力的架勢,不得不退到一旁。

呂務簡一臉鄙夷的斜了眼柳教習,這祭酒推薦進書院的都是這等貨色?隻懂得趨炎附勢,如此品行教導出來的學生,能有多少出息?

車伕此刻已經一路駕駛著馬車來到巷子口,故意擺出一副操作失誤的架勢,靜靜的等待趕來此處的開封府差役,同時也將這裡發生的事情,儘快傳遞迴去。

走進課堂,除了他之外的其餘六人都已經到了。

“為何這般遲?”呂從簡看到趙昕進來,沉聲問道。

“你站住,你現在已經不是本書院的學生了,毆打陷害同窗,你居然還有臉進入課堂?”身後傳來柳教習不依不饒的聲音,李如意擋在趙昕跟前,瞪著柳教習,“你就想用一個書童來阻擋老夫嗎?這裡是國子監,不是你這樣的人能夠進來的地方,老夫勸你速速滾出書院,不要繼續玷汙這神聖之所。”

“我倒是覺得一直在做玷汙之事的恰恰相反就是柳教習你啊!”趙昕針鋒相對道,“因為有你這般素養的教習,纔會教導出趙宗實那般的貨色!一個連起碼尊重他人都做不到的教習,這樣的書院,不讀也罷!滾開,好狗不擋道!”

再次被趙昕辱罵成狗,柳教習已經忍無可忍了,伸手就要去抓趙昕的肩膀,卻被趙昕輕鬆閃過,腰間的彈弓抓在手上,一枚石彈已經抓在手指上。

大概是冇想到趙昕會突然拿出這等武器,一個懶驢打滾,撲倒在課堂外麵的小河中,衣衫儘濕,好不狼狽。

開封府趕來的差役,在柳教習的親信帶領下,來到巷子口的時候被眼前的一幕看得傻眼,“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擋在入口處?還不快點把馬車挪走?”

“卡住了,走不了了!”車伕一臉犯難道,“好像是車軸斷了,要不你們過來幫我挪動一下?”

身後那些差役聽得直接皺眉,老子們是來辦差的,不是來給你當幫工的,可若是不能挪開馬車,此路是通往書院的唯一出路。

“你們做什麼?踩壞了馬車車轅,你們賠得起嗎?”車伕見幾名差役要從車轅上通過,頓時急了。

帶隊的捕快深知,能夠來書院就讀的,非富即貴,能夠用上馬車的,身份擺在那裡,左右都得罪不起,這纔看向柳教習的親信。

“我不管你是誰家的馬車,這些差爺是去書院辦案的,你速速離開,不然彆怪我對你不起!”那親信惡狠狠的威脅道,撩起袖子就要耍狠。

“怎麼個意思?想動粗啊?”車伕從車轅上跳下來,“來來來,有本事用刀從這裡來一刀,一了百了!到時候我家阿郎定然去開封府問問呂知府,他的治下都是這等貨色?”

那名捕快聽到車伕居然一口說出呂知府來,就猜到這家人家底蘊不同,有膽子去開封府的,起碼品級高過知府,雖說呂知府是呂相公的兒子,但是朝堂之上誰冇有幾個政敵?那些人都盯著呂夷簡的位置垂涎欲滴,都想儘辦法想要把他拉下馬來,要不是官家力挺,恐怕早早就離京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