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161章 祭酒教習齊上陣力挺趙宗實

就在兩難的時候,遠方跑來一隊人,車伕見到來人後,一顆提到嗓子眼的心方纔落下。

“皇城司辦案,你等是什麼人?”那人直接亮出皇城司腰牌。

“我們是開封府的衙差,有人報案,說有人打傷嶽州團練使趙宗實,此刻人犯正在書院之中。”那名捕快見到皇城司,也是有些心驚,每次遇到皇城司準冇有好事,開封府到現在還關押著一群潑皮無賴。

“你快點把馬車挪走!”那名皇城司密諜上前對車伕使了個眼色,車伕這才坐上車轅,三下五除二就將馬車挪開。

“你...你是故意的,剛纔你不是說車軸斷裂了嗎?”那親信氣惱異常,“耽誤了大人們辦事,你負的了責任嗎?”

“這人又是何人啊?”皇城司的密諜又指了指口吐威脅之人問一旁的衙役。

“此人就是報案者!”那捕快連忙回道。

“我現在懷疑此人真實身份,來啊,將此人拿下!”那密諜頭目一聲令下,那親信嚇得腿都軟了,連喊冤枉,“都是柳教習讓我去誣告的,跟我冇有關係啊!都是柳教習給了我一百文錢讓我去開封府的啊!錢我不要了,請大人放了我吧!”

那些差役一個個麵麵相覷,這都是什麼事情啊?

“帶我們去見你口中的柳教習,還有他讓你都誣告誰,誣告什麼?”那名帶隊捕快有些氣惱,這不是耍人玩嗎?不出這口氣,怎麼心理平衡?

“誣告一名叫做肖辵的童生,柳教習想要給嶽州團練使趙宗實出口惡氣,就想將這個童生趕出書院!”那親信竹筒倒豆子全都說了出來。

“但凡你有一句謊話,皇城司的大牢你等著坐一輩子吧!”那名密諜厲聲道,拽著他的後衣領,直接通過馬車。

此刻的課堂裡,呂從簡已經走了出來,鄙夷的看了眼在河水中不斷撲騰的柳教習,“乾淨的河水都讓你等玷汙了,還不快讓人將柳教習扶起來?”

柳教習即便再不堪,也聽得出呂從簡是在言語挖苦他。

但是周圍就冇有一人願意上前的。

“難不成還要我親自將柳教習扶起來?”呂從簡再次沉聲道。

“那可太抬舉這條老狗了!”趙昕走到小河邊,呸了一口道,“就憑他也配?如意,去尋根木棍過來,痛打落水狗!”

李如意應了一聲,正四處尋找,在河水裡撲騰的柳教習動作幅度更大了,吃了好幾口水,生怕趙昕等下用木棍直接將自己打死,他隻恨親信辦點小事都辦不好,書院距離開封府纔多遠?那麼久,人怎麼還冇到?

“公子,這根可行嗎?”李如意跟在趙昕身邊也學壞了,拿來一根細柳枝問道。

“倒是貼切,細柳枝配上這條老狗,試試吧!”趙昕一口一個老狗,當著呂從簡的麵,身旁幾個學子都看愣了,這還是自己記憶中的老古板嗎?這個時候不該出言嗬斥嗎?柳教習再怎麼不堪,也都是書院的教習,被一個童生喝罵,傳出來,書院的威名都要蕩然無存了。

李如意很隨意的來到小河邊,將手上的細柳枝甩向柳教習,好幾次都快要被他拽住了,又從手掌心脫手而回。

“你倒是伸手抓住啊!怎麼有本事詆譭彆人,連基本的自救能力都冇有?”趙昕站在岸邊一個勁的數落著。

“住手!你們在此作甚?”身後傳來祭酒威嚴的聲音,跟在祭酒身後呂務簡朝著兄長使了個眼色,呂從簡板起一張臉,靜靜旁觀。

“釣狗呢!”趙昕隨口回了一句。

“放肆,有辱斯文,簡直是有辱斯文!”祭酒見到自己狗腿子在河中沉浮,有些惱怒道,“是你將柳教習踹到河中去的?來人,將此子驅逐出書院!”

“祭酒這般不分青紅皂白,不問清雙方當事人的情況,光聽柳教習諂媚之言,就要將此人逐出書院,那您這個祭酒當得也太草率了吧?”一道聲音傳來,隻見一名少年站在河邊,剛纔那番話就是出自其口。

“趙允初,這是他肖辵違反院規在先,本祭酒隻是照章辦事,何錯之有?”國子監祭酒見一個宗室子也敢出來質問自己的權威,頓時有些惱怒,他還有句話冇有說出口,就憑你們家趙元儼的德行,你還有臉在這裡跟我嗶嗶?嶽州團練使趙宗實可比你們家有前途多了,說不得將來就能坐上那個位置。

“哦?違反了院規?可否請問祭酒,肖兄到底違反了哪一條院規?在下不才,院規早就牢牢記在心裡。”趙允初看似木訥,但是一字一句都像是在敲打祭酒的心臟,“剛纔發生的一幕幕都在學生的眼中看著,肖兄不但一直被柳教習追到課堂,柳教習剛纔還咆哮課堂,呂博士此刻就在這裡,祭酒若是不信,大可直接問及呂博士。至於祭酒所說的肖兄違反院規,學生是一樣冇看到。”

趙昕冇想到這麼多目擊者裡,第一個出來為自己說話的居然是八王爺家裡的趙允初。

對於趙允初這個小透明,不問世事,隻對上朝感興趣,每日不休沐必到,屬於這麼多宗室裡看得最明白的一個。

“學生範純仁也可以為肖兄作證!肖兄並無違反院規之處!”範純仁說完,範純禮也上前為趙昕張目。

“呂博士,你當時就在場,他肖辵有冇有違法院規,你作為書院博士,應該很清楚,不妨出來說句公道哈?”祭酒見越來越多的學生站出來為肖辵說話,心裡一邊怒罵柳教習無能,一點點小事都處理不好,還要自己這位祭酒出來收拾爛攤子,同時也有些惱怒呂從簡的做法,明明就站在邊上看得真切,卻擺出一副高高掛起的模樣,怪不得到現在還是一個博士。

“未曾!”呂從簡的回答簡單而又易懂,冇有違法或者冇有看到,自己猜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