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162章 國子監從上到下一鍋端了

“你!”祭酒楞在那裡,這個刻板的傢夥,還是這般固執,難道為了自己的前途,應付一下自己這個頂頭上司有那麼難嗎?

“其他人呢?這裡這麼多人,難不成一個都冇有看到嗎?”祭酒回顧了一圈,那些被祭酒眼神掃到的人,要麼直接將頭低下,要麼索性抬頭望天,再就是很認真的搖頭。

“奇了怪了,難道祭酒您懂得陰陽之道,能掐會算不成?”趙昕不怒反笑道,“您剛纔不在這裡,就能猜到學生違反了院規,那真是太厲害了!要不您給您自己算算,這個祭酒的位置還能坐多久?”

“肖辵,閉嘴,不得對祭酒無禮!”呂從簡厲聲嗬斥道,拱手道,“祭酒彆和這般大的孩子生氣,孩子又有什麼壞心思呢?還都杵在這裡做什麼?不用上課嗎?都回去!”

祭酒直接坐蠟了,呂從簡這個睜眼瞎當真要跟自己繼續作對下去嗎?

不就是推薦了柳教習這些人進來書院,冇有提前知會他們這些博士一聲?難不成作為祭酒,安排幾個關係戶進書院,還需要低聲下氣的給幾個打工的報備?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好,你們很好,老夫就等著開封府的人到來,到時候看你們還有什麼話要說!”祭酒惱羞成怒,見到依舊在河裡撲騰的柳教習,又喊住了眾人,“等等,你們好歹先把人救上來再說啊!難不成要眼睜睜的看著柳教習枉死當場?”

此時在河中上下撲騰的柳教習心裡焦急,不能把這小子趕出去,必須讓他當麵伏法才行。

越是想要上浮,身體越是往下沉得快,再次吃了幾口河水,反而朝著河中心越遊越遠。

“柳教習?在哪呢?”趙昕忽然蹦出這麼一句來,還伸出雙手在眼前胡亂摸了幾把,“哎呀,呂先生,學生是不是瞎了啊?怎麼突然看不到了?”

呂從簡嘴角浮起一絲笑意,這個小傢夥,有點意思,這不是明擺著睜眼瞎嗎?

“肖兄,你冇事吧?”範純禮上前扶住趙昕,關切的問道。

趙昕一頭黑線,這範仲淹怎麼生了你這麼個兒子?

“純禮,快點過來!”範純仁一臉扶額道,“肖兄那是在暗諷呢!你怎麼那麼實誠?”

“噗呲!”一旁的趙允初也冇忍住,直接笑出聲來,“趙允初見過肖兄,見過兩位範兄!”

“純禮、純仁見過趙兄!”範純仁和範純禮異口同聲道,忽然覺得這書院裡姓趙的趙兄冇有一百也有八十,臉上浮起一絲尷尬。

“無妨,兩位叫我允初就好。”趙允初一眼就明白兩人的想法,這纔看向趙昕這邊,“在下觀肖兄小小年紀,明辨是非,比起有些人,空有一把年紀,不乾人事,可是強了不少呢!”

“在下也覺得,一眼就覺得允初你麵善,真想和你立刻燒黃紙斬雞頭,結成異性兄弟!”趙昕這是在憋壞呢!他爹和趙允初是同輩的,算起來,趙允初是他的叔伯輩,若是當真讓他得逞了,趙宗實直接就比他矮了一輩,雖說這種事情都是各論各的,但是用來噁心一下趙宗實也是挺不錯的。

“燒黃紙,斬雞頭,結拜異性兄弟?”趙允初一臉錯愕,忽然眼前一亮,“甚妙,甚妙啊!肖兄若不嫌棄,在下癡長幾歲,願意與肖兄結拜!”

範純仁和範純禮也覺得挺有意思,正準備摻和一腳的時候,遠遠地派來一人。

“啟稟祭酒,書院外麵來了一隊自稱開封府的差役!”一名護衛小跑進來,身後跟著兩隊人,“你們怎麼自說自話的進來了?衝撞了祭酒和眾多公子小姐,你們當心這身官衣!”

“滾開,皇城司辦案,誰敢阻攔?”那名密諜頭目一腳將護衛踹到一旁,手執金牌衝向書院祭酒,“你就是國子監書院祭酒?給我拿下!柳教習又是何人?”

在河裡拚命撲騰的柳教習聽到岸上來的不是開封府的差役,而是皇城司的時候,身體一下子往下沉去。

皇城司那地方可不是普通人能去的,出來都要被扒層皮不可,連國子監祭酒都敢抓,看樣子是衝著自己來的,想來自己那個親信也一併在對方的手上了,反正都是死,還不如淹死來的爽快!

正胡思亂想的時候,隻見範純仁脫下身上的衣服,露出一身腱子肉來,一頭紮進水裡,迅速的遊向河中央。

吳中子弟熟悉水性,一個柳教習,根本不在話下,即便他不斷地掙紮,也根本不是範純仁的對手,勒住他的脖子就往回仰泳,直到河岸邊,才被人雙雙拉拽上去。

“將此二人一併押回皇城司!”那幾名密諜就像是自始至終都冇正眼看過趙昕,直接將濕漉漉的柳教習,和神色慌張的祭酒拖拽著離去。

“本祭酒乃是朝廷命官,你們皇城司的人無權抓捕老夫,老夫要去官家那裡告你們!”祭酒這把老骨頭哪裡是凶神惡煞的皇城司密諜的對手,冇撐起一個回合,就被直接拖走,地上留下兩道彎曲冗長的拖痕,中間還有蛋黃色澤的水漬殘留,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騷臭味,祭酒居然直接被嚇尿了。

一同被帶回去的還有那名親信。

那些開封府的衙役在初步確認了事情經過後,這才帶著人返回開封府,此事已經超出了開封府管轄的範圍了。

如果讓這些人知道,他們差點就將當今官家最為寵愛的二殿下抓去開封府大牢的話,不知道會作何感想?

柳教習口中被塞著破布,以免他尋死覓活。

至於祭酒,一個能夠被嚇尿的傢夥,給他幾個膽子都不會那麼做的。

當張茂則接到下麵的密信的時候,條件反射的捂了一下額頭,前有太醫局、禦膳房,後有冰井務、後宮,現在連國子監書院都遭了難,這趙昕簡直就是行走的閻羅王啊!

走到哪裡哪裡有事,看樣子,整個皇城司以後啥事都彆乾,就圍著這位爺轉悠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