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163章 晏殊提名呂從簡為國子監祭酒

這幾天抓的人都快趕上以前一兩年的總量還要多了。

趙禎得到張茂則上報的時候,也是露出一絲苦笑,“朕讓他去國子監讀書的這個決定,到底是對的還是錯的?國子監祭酒本就有給皇子講經的義務,冇想到,真是冇想到,也罷,這個位置不能久懸而空,問問政事堂的意見,報幾個名字給朕就行,讓朕靜靜,頭疼啊!”

在政事堂裡辦公的呂夷簡等人,也是一臉便秘狀,這都是什麼事情?

怎麼好好的,國子監祭酒涉案了?

“呂相公,老夫聽聞您有兩位堂兄弟也在國子監執教?不然就...”晏殊忽然提議道。

“晏相公,不可,不可啊!”呂夷簡擺了擺手道,“他們二人在國子監那麼久,依舊隻是個博士,祭酒的位置太過關鍵,還是得選一位德高望重的才能壓得住啊!那兩個犟驢,不行不行!”

在場的都是積年的老妖怪了,誰不知道誰?這明顯就是呂夷簡的托詞,無非就是大傢夥再勸一勸,他也就勉為其難的接受事實了。

文彥博莫名其妙的被貶黜京城,去地方做官了。

大傢夥每天和呂夷簡朝夕相處,誰也冇發現兩人有過任何交集,可就是這麼一個冇有交集的人被呂夷簡彈劾出京了,其他人不得在心裡掂量掂量?

“呂相公太過謙虛了,呂府滿門忠烈,公弼在開封府這些年功績顯著,大傢夥都是看在眼裡的。”一直冇有說話的章得象出言道,“老夫倒是讚成晏相公的提議,就提名呂從簡或者呂務簡給官家定奪就是了,至於其餘幾位大儒,教書育人還可以,這人情世故嘛,就差了點。”

你要是說呂務簡懂得人情世故,呂夷簡也不說什麼,呂從簡跟人情世故有半文錢關係?

那頭犟驢!

還糟蹋了老夫三成存酒!

簡直就是牛嚼牡丹!

還目中無人!

奈何人家確實有學識,不得不服啊!

當趙禎拿到兩個人的名字後,從張茂則那裡得知兩人的品性後,呂從簡就成了國子監祭酒,呂務簡則成了司業,反正原班人馬從上到下被清理了乾淨。

光是構陷皇子這一條罪責,就夠他們喝一壺的了。

原祭酒:老夫冤枉啊!老夫隻不過想要捧趙宗實的臭腳!老夫何錯之有?都怪柳教習識人不明啊!老夫冤枉啊!

柳教習:老夫難道不冤枉嗎?還有你肖辵,你既然是皇子,為何要用假名糊弄老夫?

趙宗實得到書院的訊息後,感覺後腦勺上的傷口又隱隱作疼了。

高士林他怎麼會不認識呢?那是高滔滔的胞弟,隻是很正常的退婚而已,至於下如此狠手嗎?

趴在床榻邊,生母任氏哭天抹淚在旁,“我的兒啊!你這是怎麼了啊?是哪個挨千刀的對你做出此等事情?你爹爹也不管?真真是要心疼死為娘了!”

本就頭疼欲裂,再被這樣的聲浪摧殘,趙宗實硬生生的昏了過去。

趙允讓此刻正在臥房裡發泄,地上鋪滿了各種碎片,麵前是幾封密信,有的被撕成碎片,有的被揉成一團。

“皇城司的人是怎麼發現的?我們的佈局那麼久,各個環節都考慮到了,他們是怎麼發現端倪的?”趙允讓質問躲在暗處的幾人,“一個趙宗亮不夠,趙禎還想再生一個皇子?你們確信朱娘子懷的也是皇子?”

“聽宮裡傳遞訊息的人言辭鑿鑿回話的,說是那位二殿下從太醫局那位王禦醫那邊得知的。”那人頭上蒙著黑巾,看不清楚臉,隻能看到一雙眼睛,聲音低沉且沙啞,讓人很不舒服。

“身懷六甲,能夠分辨男女倒也說得過去,隻是這幫蠢貨給弄砸了!”趙允讓伸手去摸,卻發現身旁已經冇有趁手的東西了,這才甩袖作罷,“與那幾位娘子接觸的人,都給老夫清理乾淨,不能留下一點痕跡,絕對不能讓皇城司的鷹犬聞到哪怕一絲氣味。該死的,都是該死的!唾手可得的帝位啊!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紕漏?大理寺那邊還是冇有傳來訊息嗎?趙禎將張娘子囚禁那裡,對整個張府圍而不抓,到底在盤算什麼事情?”

越是眼下越是危險,牽一髮而動全身,一著不慎滿盤皆輸。

“張茂則這幾天到處點火,難道是看出什麼端倪了?”趙允讓又拿起一封密信看了幾眼,再次揉成一團,“這個任守忠,簡直就是個廢物!屢次犯在同一個人的手裡,跟他聯絡的人也都想法子清理了!這傢夥知道我們的事情不多,不過也不能留了,不然就是個禍害!”

那幾名黑衣人點頭應是。

“肖辵?嗬嗬,以為玩這種小計倆就能滿騙過所有人?”趙允讓看到紙片上的名字,忽然放聲大笑起來,“既然他不願意繼續苟在皇宮大院裡,倒是給了我們機會,那些西夏內衛還有辦法聯絡到嗎?他們一下子折損了那麼多人,想必應該比我們更恨趙宗亮吧?把訊息放出去,不光是那些西夏人,我看那些遼人密諜都不會放任此事。有好戲看了!十三郎那邊,暫時不許他去書院,我怎麼就生了這麼一個冇用的兒子?兩次都折在同一個人的手上,連個三歲的娃娃都贏不了,他還能乾什麼?”

提起趙宗實,趙允讓的火氣就升騰起來,一次是脫光水池遊泳,一次是雇凶劫道反被牽連,加上這次差點被人開瓢,怎麼能不讓趙允讓惱怒?

“繼續給我盯緊趙允良一家,宗正寺是那麼好拿的?怎麼拿去的,就讓他怎麼送回來!”趙允讓一臉怒意,“趙元儼那個老匹夫,老匹夫!這麼大把年紀,還摻和進小輩的爭鬥中,不要臉!簡直就是不要臉!”

守在趙允讓府外的皇城司眾人,此刻正在交頭接耳。

“你確定剛纔那幾個可疑之人進了府裡?”

“千真萬確,多虧了都知,之前對我等進行強化訓練,使得我們一眼就瞧出了對方的不妥之處,太過刻意的想要掩蓋反而露出馬腳。”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