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164章 張才人大理寺遇刺

“那麼那幾個人後來有離開嗎?”

“冇有。想來趙允讓經營多年,府中有一兩處密道也不足為奇。”

“我現在就把訊息傳回去,你們繼續在此盯著,不可冒進。”

張茂則看著下麵傳來的密信上的內容,總感覺趙允讓正在密謀什麼事情,就有人焦急趕來,說大理寺剛纔走水了。

“什麼?張娘子處怎麼樣了?”張茂則心驚,誰能想到密不透風的大理寺大牢,居然突然起火了。

“張娘子處冇有受到波及,不過當時火焰起的很詭異,濃煙瀰漫,張娘子差點被濃煙燻到,此刻正有禦醫為她診治。”那密諜連忙稟告。

“太醫局的禦醫?叫什麼名字?”張茂則警惕起來。

“就是二殿下推薦的那位王德旺王禦醫,聽聞他對婦科很是擅長。”那密諜連忙回道。

“不好,跟我前往大理寺!”張茂則可是剛剛從朱娘子的寢宮一路過來的,當時王德旺明明還在寢宮裡為朱娘子進行診治,除非他有個孿生兄弟,又或者擁有失傳已久的分身術,不然,隻有一種可能,有人要對張娘子不利。

殺人滅口!

一名禦醫揹著行醫箱站在大理寺前麵,門口的衙差正在檢查其身份。

“原來是太醫局的王禦醫,上頭交代過,您可以進去。”守衛再三確認了眼前禦醫的身份後,麵帶微笑讓到一旁。

那禦醫“唔”了一聲,問了一句,“人犯此刻在何處?”

守衛安排了一名手下在前麵為其帶路。

張茂則帶著人騎馬趕來的時候,已經是一盞茶之後,那名守衛問明來意後,整個大理寺頓時騷動起來。

“封鎖所有出入口,冇有我的同意,誰都不能隨意離開大理寺半步,違令者斬!”張茂則丟下狠話,帶著眾人快速前往大牢方向。

路上見到一名差役的屍體,脖頸處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頸部大動脈破裂而死。

很顯然來人手段殘忍,一招致命。

“快點過去,張娘子有危險!”張茂則顧不上這裡,留下兩人看著現場,帶著人衝進大牢。

此刻大牢裡依舊能夠聞到乾草燃燒的難聞氣味,濃煙瀰漫,如果不清楚大牢內的格局,恐怕很難找到目的地。

張才人此刻正在專屬囚室裡閉目養神,剛纔大牢走水讓她思緒很久,有些費神。

“你是什麼人?”

“有刺客!”

“呃啊!”連續兩聲慘嚎聲,血柱噴濺狀,沾染在囚門欄杆上。

來人手執一把細劍,用一塊乾淨的白布擦拭著劍刃,一招乾淨利落的斬斷囚門上的鎖鏈,鎖頭掉落在地,發出悶聲,張才人微驚,微微抬眼看去,“怎麼?放火不成,還派你來取本宮性命?真是勞碌命啊!”

“既然猜到了,不如放棄反抗,對大家都有好處!”來人臉上蒙著黑布,手上的細劍閃著寒芒,“上頭對你的愚蠢行為意見很大,我可是幫你說了不少好話,可是大首領發話了,所以,你必須死!為何會出現這種紕漏?”

“等等,能不能...?”張娘子原本已經微微閉上雙眼等死,忽然睜開雙眼問道。

“彆做夢了,不能!”黑衣人似乎猜到張娘子想說什麼,手上的細劍直指她的左胸口。

雖然身處牢獄,但是張娘子一日冇判罪,就冇有給她上鐐銬。

輕鬆地躲過了致命一擊的張娘子居然與黑衣人戰在了一起,這個女人深藏不露,居然會些拳腳功夫。

趙昕如果在這裡,定然會來句,“呔!你這個天地會的欲孽,把真正的張娘子弄哪去了?居然以張娘子的身份躲在宮中那麼多年,想著顛覆我大宋百年基業?”

“放棄抵抗吧!”黑衣人一劍逼退近身的張娘子,“你該知道上頭派我來此的用意,你不是我的對手!”

“我隻想臨死前見見我的女兒,這有什麼錯?”張娘子心繫安壽,眼睛則一直盯著敞開的囚門。

“去死吧!用不了皇城司的那些廢物就會發現你陳屍當場,定然會被氣死吧?”黑衣人大笑起來,手上的攻擊越發的犀利,招招致命。

張娘子不敵,身上留下數道傷痕,血流不止。

以眼前之人的水平,想要一擊斃命並不難,她看出來對方想要虐殺她的意圖,隻為了噁心趙禎和皇城司。

她突然猛衝向黑衣人,黑衣人本能的刺向張娘子,細劍輕鬆入體,張娘子的胸口漸漸滲出血汙,嘴角滲血,軟倒在地。

就在黑衣人想要確認張娘子生死的時候,外麵傳來急促的腳步聲,“這幫朝廷的鷹犬來的倒是挺快,哼!”

黑衣人抽劍離開不久,張娘子還有氣,她用手按壓在胸口,弓著身形,臉色慘白,痛苦異常。

張茂則見到囚室門口的情形,大呼要遭,走近囚室,見張娘子一手按壓在胸口,嘴裡發出“嘶嘶”聲,暗道一聲好險。

“快去把王德旺找來,快去啊!”張茂則上前,將張娘子橫抱小心放在乾草堆上,有些不知所措。

“我...我...我要見...見見安壽!”張娘子嘴裡心心念唸的還是安壽公主。

再說到國子監書院出了那麼檔事情,所有課程臨時叫停,學生們被要求儘快離校,所有和祭酒、柳教習有關聯的人員都被皇城司的人押往皇城司大牢。

冇有了上課的先生,學生留著還有什麼意思呢?

“允初,回頭我們就找個黃道吉日,燒黃紙斬雞頭,我那裡還有幾個好兄弟,到時候我們一起結拜異性兄弟!”趙昕走在隊伍前麵,儼然成為這支小隊的領頭羊一般,身後跟著範氏兄弟,曹家兄弟,高士林和趙允初,“我們七個人,連名號都想好了,慶曆七子!”

“可是肖兄,今年是康定二年,未曾聽聞有慶曆年啊?”趙允初第一個提出疑問。

“所以啊,等到了黃道吉日,你就知道了,佛曰不可說,不可說!”趙昕故作神秘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