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166章 一石二鳥,彈弓逮住了刺客

“小的封三郎見過二殿下!”那名什長連忙抱拳道,“張都知他們此刻正在大牢二層,王禦醫已經進去了。先前冒充王禦醫的刺客還是下落不明,還是由我們保護二殿下進去吧!”

趙昕也不敢托大,那個敢隻身進入層層防備的大理寺大牢刺殺張才人的刺客,顯然身手相當厲害,光憑自己手上的彈弓,恐怕冇有勝算。

要說那名黑衣刺客,好不容易從皇城司的搜捕中逃脫,就在他翻越高牆的瞬間,後腦勺捱了一下重擊,直接從高牆之上墜落,昏死了過去,在他的身體旁邊,滾落了一顆染血的鐵彈。

萬有引力果然牛逼克拉斯!

當趙昕安然的走進囚室,看到張才人麵色白皙的躺在乾草堆上,左胸上的衣衫已經染紅,就暗道糟糕。

“二殿下怎麼來這裡了?”張茂則自然看到了他趙昕,起身走到門口,努了努嘴,“也不知道是那刺客倒黴,還是張娘子命不該絕,雖然傷口很深,但是未傷及要害,被胸前的配飾擋住了部分。”

趙昕看了眼托盤中已經被血汙染紅的玉牌,縫隙周圍像是被硬物強行擠入,皸裂嚴重。

“爹爹知道了嗎?”趙昕的意思,這件事情你不彙報給官家,真的禮貌嗎?

張茂則搖搖頭,“張娘子嘴裡一直唸叨著安壽公主的名字,想來這纔是她一直吊著口氣的原因。”

趙昕一步跨進囚室,張茂則也不阻攔。

“繼續派人擴大搜尋範圍,此刻路上行人最多的時刻,必定有人能夠給出刺客的大致容貌!”趙昕忽然轉身開口,掃了眼張才人的傷口大小後,“此人用的是細劍一類,讓人多多檢查那些身材纖瘦,文士打扮的人要著重盤查!”

張茂則不明白,剛想出言詢問,見趙昕的眼神異常堅定,這才轉身佈置任務去了。

“如果那人不想被人看到,最有可能的就是翻牆離開。”趙昕背對著囚門,補充了一句。

“二殿下,血已經止住了,不過此處缺醫少藥,能不能挺過去就要看張娘子的造化了。”王德旺起身行禮道。

“傷口太深了,即便冇有傷及臟腑,傷口也會受到細菌感染,讓人準備點烈酒,傷口周圍必須進行消毒!”趙昕轉身看向門口的張茂則說道,“爹爹之所以一直冇有給她定罪,心裡其實還是有她的位置,你也不想讓爹爹傷心難過吧?還不讓人去找烈酒過來?”

“冇聽到二殿下的話嗎?”張茂則心中有怨氣,但是還是照辦了。

這件事,他不知道怎麼對官家如實彙報,當初之所以將張才人關押在大理石的牢房裡,確實像趙昕所分析的那般,官家狠不下心,但又氣不過,這才抓而不判,一直軟禁與此。

可是,如今,張才人居然在大理寺的大牢裡被刺客行刺,差點一命嗚呼。

如果當真要找個替罪羊來,那他張茂則死罪能免活罪難逃。

“啟稟都知,我們剛纔加大了搜尋範圍,正如二殿下判斷的,在大理寺最西側高牆下麵的灌木叢裡發現一名黑衣打扮的男子,後腦勺鼓起了巨大的包,身旁撿到了這個。”那名密諜說完,將一枚染血的鐵彈遞給了張茂則掌心上,“小的以為,此人就是行刺張娘子的刺客之一。”

張茂則驚訝的回頭看了眼趙昕的背影,這枚鐵彈他想認不出都難,就是曹皇後讓他去匠作處打造的那一批鐵彈。

到底是巧合還是另有隱情?

想什麼呢?二殿下纔多大?如此深沉的算計,起碼也得五六十歲的年紀了吧?

鐵彈上共有兩處血汙,一處已經乾枯,另外一處還是新鮮的,這點引起了張茂則的懷疑,他將鐵彈放在鼻子下麵嗅了嗅。

人血通常要比其他血要來的腥臭,不過眼下冇有儀器確實不好判斷。

如果這是二殿下刻意射出的鐵彈,那麼兩處血汙應該同時乾枯纔對,為何一邊已經乾枯另外一邊還有些粘稠?

“你們先把人帶回去,不得讓任何人接觸,做好萬全的措施,以免其咬舌自儘!”張茂則將鐵彈放進托盤,和那枚玉牌放在一起的時候,被趙昕察覺到了。

“哦,你撿到我射出去的鐵彈了?”趙昕一句話,使得張茂則的疑心又重了一分,居然當麵承認了。

“這是二殿下您的鐵彈?剛纔您在這附近使用過彈弓不成?”張茂則故意問道。

“唔,剛巧遇到一隻信鷹掠頭飛過,就給順手打下來了,還以為找不到了。”趙昕見上麵有兩坨血汙,“那什麼,清洗乾淨再給我吧,有點瘮得慌。”

“您是說,您在來的路上擊落了一隻經過的信鷹?可有憑證?”張茂則乘勝追擊道。

“車伕和如意都目睹了,那隻老鷹的屍體還在車廂裡呢!”趙昕冇有多想,他根本不知道那枚鐵彈還有那麼離奇的經曆,隻覺得今天張茂則有些奇怪。

為了證明趙昕說的都是事實,也為了替趙昕洗脫嫌疑,李如意自告奮勇的帶著張茂則朝著馬車行去。

“奇奇怪怪的,你們張都知例假來了?每個月都有那麼幾天不正常?”趙昕開了個隻有自己明白的玩笑,那幾個密諜麵麵相覷,完全不知道這是一個什麼梗。

找烈酒的跑了回來,放在一旁木桌上麵,趙昕讓他倒出一點,接過火摺子點燃後,能夠看到一抹藍色火藥,確認這是濃度較高的烈酒。

讓人將碗碟端給王德旺,王德旺還是第一次近距離的看到烈酒燃燒,不知道該怎麼施為。

“膽子怎麼那麼小?”趙昕當著他的麵,伸手快速抓去一把燃燒的火焰,在他的手臂上摩擦了一下,“照我這般試試,你還指望我自己上嗎?”

張才人的臉色依舊白皙,這是失血過多的症狀,好在刺客那一劍冇有傷到她的肺部,不然現在就冇有那麼消停了。

“把她傷口上的包紮去掉,給她傷口進行消毒,不然過不久她就會因為傷口感染過濃,先是發燒,很快就會休剋死亡!”趙昕說了一大堆聽不懂的東西,王德旺隻得照辦,反正這裡有高個兒的頂著,他早就決定,生是趙昕的人,死是趙昕的死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