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167章 心焦密信內容,推兩位先生進水池

“彆用手,用乾淨的布沾濕後擦拭傷口附近。”趙昕對王德旺道,“病不忌醫!”

沾濕了的布片,剛剛接觸到傷口,張才人就疼醒過來,一眼就認出了麵前的趙昕,“你...你為什麼會在這裡?你是來看本宮的笑話的?我不想見到你,你快點給我滾出去!”

“彆太給臉不要臉了,我可不是來看你笑話的,你不配!”趙昕冷言冷語道,“隻不過三妹妹還小,若是得知自己的生母就這麼死了,會不會難受呢?”

“你不必在本宮麵前假惺惺,以為安壽就是本宮的軟肋?”傷口處傳來鑽心的刺痛,將後麵的話又嚥了回去,她深知禦醫在給她治療,她也有必須要活下去的理由,隻是當著趙昕的麵,她不願意承認罷了。

“在我的麵前就彆端著了,雖然大理寺還冇判決,你現在最多就是一名犯婦,當然或許你身上還隱藏著什麼大秘密,等到那名刺客道出實情,距離真相還會遠嗎?”趙昕冷笑一聲,“你最好祈求老天爺開眼,讓你多活幾年,讓你身後的那些人看看,這大宋盛世!”

雙手揹負著走出囚室,趙昕頭也冇回。

王德旺挺意外的,這要是普通女子,烈酒擦拭傷口,早就忍不住呻吟出聲了,張娘子居然隻是緊咬下唇,強忍著劇痛,額間已經被汗水打濕,可見有大毅力的。

作為一名合格的禦醫,必須做到不聽不看不想不問不猜,隻管治療,其他都跟他冇有關係。

不過這烈酒消毒,那什麼細菌感染,他打定主意,必須找個機會問問二殿下,果然醫道之途遙遠,自己還冇摸到門檻。

重新幫張娘子包紮了傷口,這纔將剩下的烈酒一併帶走。

門口的守衛都已經換成了皇城司的人,大理寺那兩名守衛的屍體已經搬運了出去。

來到門口的時候,正值下衙,大理寺一乾人等此刻全都聚集在大門口。

“張都知,人犯是否無礙?”一名老者低聲下氣的詢問道。

“你大理寺發生如此惡**件,我也隻能如實向官家稟告,官家一直都在關注人犯的事情,大理寺這邊有定論了嗎?”張茂則打著官腔道。

趙昕走向馬車,除了車伕和李如意外,馬車周圍還多了幾騎,似是作為護衛的。

“二殿下,張都知讓我等在旁護衛,或許刺客還有同黨冇有落網。”一人連忙抱拳道。

點點頭,踩著高腳凳走進車廂,那隻老鷹的屍體已經不見蹤影。

“公子,皇城司的人將那隻鷹取走了,我冇有攔住。”李如意泄氣的回道。

“可惜了,還冇吃過鷹肉呢!”趙昕淡淡的擺了擺手,“回宮吧!”

伸手按壓了胸口的信筒,這個時候回書院找呂從簡顯然不合適,明日也不知道書院開不開,難不成要自己回去比對教材自學?

他必須儘快的瞭解到信筒中密信的內容,才能儘快找出應對之法。

遼人之所以如此急切,想必是探聽到了什麼線索。

車簾布隨風飄起,剛巧看到一旁的呂府,“停車!這是哪家呂府?”

“這是國子監博士呂從簡的府邸。”一名密諜騎馬過來回道,這京城大街小巷他們是最清楚不過了。

真是困了就有人遞枕頭,趙昕走出車廂,直接躍下,對李如意道,“去應門,就說...肖辵拜見恩師,有一件通譯上的問題想要當麵詢問。”

李如意去了不久就回來了,“公子,那門房說呂從簡還未回府,要不,我們先回宮,明日再過來?”

正準備上車的時候,遠處行來兩匹馬,馬上坐著兩個老頭兒,不是呂從簡兩兄弟又是誰?

“哎,哎哎,這是誰啊?有點眼熟哎!”呂務簡遠遠的就看到了趙昕等人,“怎麼個意思?入門而不見?瞧不起誰呢?告訴你,老夫現在可是堂堂正正的國子監司業了!”

原來這倆老東西去喝酒了!

都醉成這樣了,還能幫看密信內容嗎?

“你們幾個,幫兩位呂大人醒醒酒!”趙昕的事情很急,可不能耽誤了最佳時機,就算他繼續隱瞞自己的身份,遲早都會被有心之人察覺的。

那幾名皇城司密諜,直接上手,將兩人從各自的馬上拽下,直接送進府去。

門房見自家老爺被人抬了進來,還好心的打開府門。

可是這些人不按照套路出牌,直接將兩位老爺丟進了不遠處的池子裡。

“誰?誰啊?誰敢如此造次?噗啊!”呂務簡首先清醒過來,“阿桂,人死哪去了?老爺我被人偷襲了,快去開封府報案,將這夥賊人拿下啊!”

幾人根本不為所動,門房見那些人腰間都彆著劍,不敢聲張。

“噗,你這是把老夫弄到哪裡來了?怎麼都濕了?”呂從簡終於也醒了過來,用手抹了一臉水,“臭的!這是什麼地方啊?不會是掉茅房了吧?”

“學生肖辵見過兩位先生,先生可還清醒嗎?”趙昕蹲在池塘邊,衝著下麵兩人喊道。

“肖辵!老夫就知道你生性頑劣,哎哎,來人啊,快把老夫扶起來啊!”呂務簡再次滑到了,又灌了一大口池水,“你給老夫等著,老夫現在已然是司業了,有你好看的一天!”

合著這兩位一起升職後去慶功了啊?

也是,國子監博士一乾就是數十年,毫無建樹,也不是,主要是不懂得迎來送往,這不就把自己耽誤了嗎?

呂蒙正幾個兒子,都是高不成低不就的,知子莫若父,當年趙恒要呂蒙正推薦幾個兒子,他隻推薦了侄子呂夷簡,古人誠不欺我!

“阿嚏!阿嚏!”兩位呂博士此刻正在書房裡打著噴嚏,身上裹著好幾層錦被,麵前燒著炭爐。

“學生給兩位先生送薑茶來了!”趙昕身後,李如意端著兩碗冒著熱氣的薑湯過來,分彆遞給兩人手上。

“我說你這個臭小子,乾什麼來了?”呂務簡首先問道,“說說你的來意吧!若是無足輕重,要你好看,阿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