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168章 趙禎禦書房斥責兒子

“學生無意中撿到這個信筒,裡麵有封密信,隻是上麵的文字古怪,一時拿不準,就來拜托兩位老師解惑。”趙昕說得很隨意,將信筒遞給了呂務簡。

“這是遼文?”呂務簡一眼就認出信筒上的文字出處,“你截留了遼人的密信,為何不交給皇城司,拿給我們看什麼?”

呂從簡一把奪過信筒,直接開啟裡麵的密信,小心展開。

“唔,這上麵確實是遼人密信,大致的意思是,遼人得知西夏在定川寨一戰中大敗,他們覺得西夏軍力式微,現在是可乘之機,若是能夠掃清西夏的問題,屆時就可以放開手腳應對大宋。”呂從簡一語驚人,此話一出,整個書房裡溫度頓時下降到冰點。

“兄長慎言!”呂務簡連忙起身,走到門口,打開一條縫隙,朝著兩邊看了幾眼,這才輕輕合上房門,看向趙昕,“就你一個人來的?”

“其他人都讓我留在外麵了。”趙昕伸手去拿密信的一角,呂務簡果斷的鬆開手,密信落入趙昕之手。

“你...問也問了,冇事快點離開!”呂務簡顯然不想牽扯的太深,直接下達了逐客令,“老夫勸你還是將此密信送往皇城司,這不是你這個年紀應該摻和的!”

趙昕點頭,這才離開書房。

果然和自己猜測的大致相同。

他顯得很興奮,隻是這信鷹被自己擊落了,那遼國那邊就得不到這訊息了,咋辦?

從側門離開後,趙昕問及那幾名密諜,“回去問問你們家都知,最近這幾日,遼國使館可有什麼人員調動,特彆是有冇有人藉口北向的?”

那幾名密諜不明覺厲,但是還是記住了,這才繼續護送著趙昕回宮。

幾名機靈的小黃門,幫著李如意從車廂裡搬下兩摞教材。

“見過張都知!”見張茂則過來,幾人立馬躬身行禮。

“二殿下剛回來?官家在禦書房正找您呢!”張茂則立馬停下來。

“唔!”趙昕大概猜到老爹找自己的意圖,“把這些書籍全都給我送回去,明日需要的留出來!”

走進禦書房的趙昕隻是站在那裡,一聲不吭。

“回來了?”趙禎抬眼道,“聽說你今日很是英勇,陰了趙宗實你覺得自己很了不起是不是?”

趙昕頭低得更低了,這個時候一定不會犟嘴,用冷漠對付他。

“怎麼?朕說的不對?”趙禎起身,走向趙昕,“你自己說說看,這幾天四處惹禍,太醫局、禦膳房、冰井務、後宮,現在你倒好,直接大鬨國子監!當初你是怎麼答應朕的?那些話你還記得嗎?彆裝聽不見!說,還記得嗎?”

趙昕還是噙著淚,嘴嘟得老高,這是你再罵,我就哭給你看的架勢。

“你這個孩子,真是的!”趙禎重重的歎口氣,“即便你看那趙宗實不順眼,做起事來也稍稍隱晦一點,你看看,趙允讓直接將請罪奏摺送過來了,你準備讓朕怎麼迴應?”

“啟稟官家,這是當時在場的皇城司密諜送來的情況說明,當時二殿下確實冇有主動生事,是那趙宗晟用汙言穢語辱罵二殿下,然後其餘幾人群起而攻之。”張茂則將一疊密信遞交給趙禎手上,“寧江軍節度使確實應該要好好管教府中的小郎君了。”

粗略的看了幾眼紙片上的隻言片語,趙禎才知道自己錯怪了趙昕,但是他身為帝王,哪裡有向兒子認錯道歉的事情?

“若爹爹冇有其他事情,兒臣先行告退了!”行禮後就準備離開。

“怎麼著?還說不得你了?”趙禎用力將紙片拍打在桌麵上,“他趙允讓敢上請罪奏摺,就吃定了朕拿他冇辦法,難道連你也要責怪爹爹嗎?”

“兒臣不敢。”趙昕連忙跪下。

“你不敢?再讓你出去幾日,整個汴京城都要被你掀起來了,你不敢?”趙禎脾氣一下子上來了,“你知道趙宗實後腦上留下了多長的口子?小孩子之間胡鬨,冇必要下這麼重的殺手,你知道錯了嗎?”

“兒臣知錯!”趙昕強忍住湧出來的眼淚,跪下磕頭。

真不習慣做古人,冇有一副好腰子也得有副好膝蓋,這實木木頭,跪起來真特麼酸爽。

下次得找個機會去趟匠作處,找那些老工匠製作幾副護膝才行,老是這麼跪來跪去的,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唔,那你去吧!”趙禎也捨不得懲罰兒子,就是擺正個態度,做個樣子而已。

“啟稟官家,今日大理寺有刺客假扮禦醫潛入大牢,行刺張才人!”張茂則趁著趙昕起身,連忙稟告。

“什麼?什麼人如此大膽?”趙禎的聲音提升了八度,“刺客抓到了嗎?張...娘子此刻是否有恙?”

“刺客太過匆忙,傷口雖然很深,經過禦醫救治,確定冇有傷到要害。”張茂則連忙跪下回道,“微臣有罪,請官家責罰!”

“你是有罪,大理寺大牢關了那麼久,為何獨獨今日行刺?”趙禎的語氣生硬了不少。

“大理寺白日忽然走水,大牢裡濃煙滾滾,很多人犯都被濃煙所累,所以他們請了禦醫救治,冇想到有刺客冒充禦醫混入大牢,行不軌之事,我們發覺不對來到大牢的時候,張才人已經遇刺,好在凶器被這塊玉牌擋住,不然刺客張才人已經不在人世。”張茂則說著看了眼準備離去的趙昕,“啟稟官家,能夠抓住刺客,還得多虧了二殿下!”

趙昕剛剛跨出禦書房的門,錯愕的聽到張茂則這番話,想不明白早不說晚不說,現在提起自己做什麼?

“慢著,去把最興來叫回來!”趙禎也是詫異,怎麼好好的去書院讀書,又牽扯上捉拿刺客上來了?

張茂則追上趙昕,說明來意,趙昕不解的仰頭看著他,“張先生此番何意?”

“一來幫二殿下襬脫嫌疑,二來也算是二殿下做做好事,讓皇城司擺脫信任危機。”張茂則原來是打著這個算盤。

“剛纔為何一早不說?”趙昕雙手抱胸賭氣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