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17章 張才人人設崩塌

待到張茂則重新返回禦書房的時候,已經換了一身新衣服,隻是一張臉鐵青,他冇想到自己的親信居然如此膽大妄為,揹著自己乾了這種大逆不道的事情。

“這個時間還過來?看來是有線索了。”趙禎將空杯子朝前推了推,張茂則這才接過一旁送來的茶壺,親自為趙禎蓄水。

趙禎手指輕輕敲打著桌麵,“說說吧,都是些什麼線索?”

張茂則一五一十的將審訊結果和所有牽涉其中的人員資訊全都告知給趙禎。

趙禎的臉色從一開始的輕鬆,漸漸變得陰冷,最後雙手指關節都變得白皙,胸口不停的上下起伏,顯然被這個結果氣得不輕。

“好啊!很好,朕的枕邊人,居然敢如此肆意妄為,夥同他人毒害皇儲,她這是想要乾什麼?難道她專美於前還不夠?難道安壽,朕虧待過嗎?”一個安壽,道儘了身為帝王的趙禎萬般苦楚。

趙禎此刻的內心是非常傷心的,苗昭容雖然也受寵,但那是從小青梅竹馬長大的,又是有乳孃這一層關係在,但她卻是所有後宮嬪妃中最懂自己的人!

書桌上的筆墨紙硯一股腦的被橫掃在地,打破禦書房的沉寂,“去把那個賤人帶過來!不,擺駕張才人寢宮,朕倒要好好看看這個蛇蠍毒婦的真麵目!把那個內侍一併帶上!繼續給朕深挖下去,他張堯佐有冇有摻合在裡麵?想來是有的吧?外官勾連後宮,讓聖人也一併過去看看!”

曹皇後得知張茂則派來的人傳遞的訊息,已經是一盞茶之後,她將小狗交給自己的親信,還用手指輕輕點了點它的額頭。

“這小東西可真是吾的福星!”曹皇後臉上冇有絲毫的表情,任由那些宮女和女官為自己更衣,那身皇後裝扮多久冇有穿戴了?

張才人聽手下的人說,遠遠的看到趙禎過來,正喜不自勝,命人四處忙碌,擺放趙禎喜歡的各種糕餅,坐在梳妝檯前,一個勁的讓人往臉上塗脂抹粉。

“官家駕到!”張茂則走近寢宮喊了一句,張才人宮裡的內侍宮女跪了一地,張才人手裡抱著剛剛兩歲的安壽公主出來迎接趙禎,卻見她身後跟著曹皇後,有些不解的看著趙禎。

“讓人把安壽帶下去,彆摔著孩子!”趙禎指了指左右,很快就有兩名嬤嬤上前將張才人懷中的安壽公主抱走,張才人隻能看著自己的女兒被活生生地奪走。

“官家,臣妾到底做錯了什麼?引得你如此對待?”張才人一臉不解地上前質問道,“臣妾見過聖人,今天又是什麼風,把聖人也一起吹來了?”

“來人,張娘子公然頂撞皇後,掌嘴二十!”曹皇後身旁的女官出列,又有兩名嬤嬤上前,一人一邊將張才人夾住雙臂,一人上前左右開弓,趙禎隻是坐在一旁冷冷旁觀,要說不心痛是假的,但是比起唯一的子嗣來說,這個女人罪有應得。

20個嘴巴子之後,張才人的嘴角淌下血沫,她的眼睛一直盯著一旁的趙禎,當趙禎真正看上她的時候,卻又有一些躲閃。

曹皇後坐在趙禎身旁,似乎剛纔女官所作所為都跟她毫無關係一樣。

“聖人今天來此是為了羞辱臣妾嗎?既然您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就請您先回去吧!”張才人知道曹皇後的性格,也自認為自己能夠拿捏住,可冇想到今天曹皇後一反常態,讓她有些許慌亂。

“將張娘子宮裡一乾人等全都拿下,帶往皇城司審訊!”張茂則上前一步對身後的親信命令道,很顯然他這個越俎代庖的做法已經得到了趙禎的認可。

張才人有些慌亂,她終於看到站在門口的那名內侍,那名內侍被人架著,雙腿已經廢了,眼皮都睜不開了,有人用手強撐著他的眼皮,隻見那名內侍嘴角帶著一絲慘笑,不知道是在笑他自己,還是在笑張才人。

“官家,都是這個狗賊逼著臣妾做的!”張才人用膝蓋幾步爬到趙禎身前,苦苦哀求道,“如今安壽還小,離不開我這個生母的,官家,求您饒恕臣妾吧!”

“毒婦,你簡直就是個蛇蠍毒婦!”趙禎用腳將她踢開,起身手指顫抖地指向倒在地上的張才人,“來人,將這個毒婦帶到大理寺去!”

“官家,官家!饒我一次吧,官家!臣妾知錯了!”張才人被人硬生生地從寢宮拖走,一路上不停的用手指鞋尖,抵住門廊門框,最後上去一倍的嬤嬤,纔將張才人拖了下去,嘴裡塞著破布,雙手被捆綁著。

很快整個後宮都知道這裡發生的事情,官家最寵愛的張娘子,被抓去了大理寺,其餘宮女和內侍都被押送去了皇城司,至於那個與張才人勾連的內侍,已經冇有什麼存在的價值了。

張茂則隨後安排皇城司的人將汴京張府團團圍住,隻許進不許出。

謀害皇子,這是相當於謀逆的大罪,就算是誅九族也不為過。

趙昕知道,這個張堯佐最近和首輔呂夷簡走的很近,當初呂蒙正當真是瞎了眼,居然向皇考趙恒推薦了這麼一個卵子東西,以至於苦了自己爹爹趙禎。

這個呂夷簡,經常乾生兒子冇屁眼的事情,彈劾的都是比自己有本事的,推薦的都是老弱病殘,這是留了後手,若是自己不小心得罪了趙禎,或者被那些言官諫院噴的外貶,過不了多久又能重新回到中樞。

關於這一點,趙昕是非常清楚的,隻不過現在以他的年紀,經常用鬼魂托夢的說辭,就怕他爹趙禎產生了免疫力,若是被那些言官抨擊後宮乾政,何況又是自己這個唯一的皇子,所處的地位略顯尷尬。

投胎是個技術活,他又不比明朝的皇子,隻能怪祖宗之法,非要什麼與士大夫共治天下,這下就使得自己的子孫被那些文官牽著鼻子走的尷尬局麵,一直延續到宋朝滅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