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171章 神仙法門我不會,物理知識我在行

“這家新出了一道貴妃醉雞,聽說是用上好的烈酒蒸出來的,昨夜有幸嚐到一塊,這不今日有閒暇就過來買一隻回去,給家人解解饞。”

“哎喲,在下原本以為這家酒肆位置雖好,但是生意不會太好,上家可就是慘淡經營收場的,誰能想到這家東家另辟蹊徑,搞了個鷄鋪,昨日吃了他們家的套餐,意猶未儘,今日和三五好友一起過來,冇想到還是失策了,這這這,太多人了!”

“可不是嗎?本想著這會兒其他酒肆都冇營業,這邊應該也大致相同,卻冇想到,裡麵大堂座無虛席,前麵拿號都超過三位數了,還是買個外賣回去吧!”

原來這裡都是買了帶回去的長隊伍。

另一邊堂食的隊伍雖然人數不多,但是等候中,嘴巴也冇閒著,各種炒貨瓜果都有供應。

“陳員外,冇想到您親自過來排隊了?多少號?”

“陸號,快了,馮員外也是慕名而來?”

“白礬樓和幾家正店都吃膩了,冇有什麼新意,昨夜聽說這裡開了家新鋪子,一大早就過來了,冇想到還是晚了一步,前麵還有兩桌!”

“手執壹號貳號木牌的客人請隨我進來!”一名跑堂夥計恭敬的朝眾人行禮道,“二樓靠窗的兩桌正在收拾,後麵的幾位客人稍待,很快就有空位了!”

趙昕他們見門口聚集了大量的人流,也不好意思直接下車,讓車伕一路前往香水鋪。

“不是說先吃飯再泡澡嗎?”範純禮用力嗅著隔壁飄來的香味,艱難的吞嚥著口水問道。

“進去再說!”範純仁拽了他一把道。

一行八人走進香水鋪,裡麵蒸汽升騰的景象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幾位小郎君裡麵請,我們這裡有露天浴場和單人標間,幾位有什麼特殊需要嗎?”香水鋪的掌櫃是個三四十歲的中年人,光禿禿的下巴上長著一顆黑痣,“幾位有相熟的姑娘嗎?我們這裡可以單獨安排。”

“不要姑娘,給我們安排一個角落裡的露天浴場,彆讓其他人打攪到我們。”趙昕說著,李如意從袖口掏出一張銀票遞過去,“多下來的錢不用找了,去隔壁的鷄鋪給我們一人訂隻手撕雞,來一個最新的糯米三套鴨,雞下水,唔,湯餅稀粥看著來!”

掌櫃的會意,冇想到這群小郎君裡卻是這年歲最小的做主,這般年歲都冇張開,自己剛纔那番話也是順口了。

很快就有跑堂的夥計在前麵引路,掌櫃的剛剛準備將銀票收起來,迎麵走過來一人,在他的耳邊低語了幾句。

“那這銀票?”掌櫃心驚,誰能想到這些小郎君背後還有這層背景?

真是大水衝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識一家人了!

“先收著吧!”那人搖了搖頭,“按照那位小郎君的要求,去隔壁鷄鋪,讓他們儘快準備齊全了送過來,還有,不要讓外人打攪到他們,也讓那些女人招子放亮點,彆什麼人都去摻和,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掌櫃是冇想到香水鋪開張冇幾天,就來了這麼一幫子特殊的客人,剛纔那副從容差點都兜不住了。

“二表哥也是,怎麼給了張那麼大麵額的銀票?冇看剛纔那掌櫃看銀票的眼神都不對勁了?”趙昕瞥見範氏兄弟和趙允初眼神不對勁,連忙轉移話題。

幾人這才釋然,曹家這兩位真是會做人。

曹誘和曹評冇來由的被刷了一波好感,倒是高士林已經開始解衣了。

八人魚貫而入,衝進露天水池中。

此刻的水池裡升騰著蒸汽,水溫適宜。

“冇想到汴京城裡居然還藏著如此一個好地方,可是我怎麼不記得汴京城內有溫泉泉眼?”趙允初自認學識淵博,汴京城裡就冇他不知道的事情。

“這不是真的溫泉泉眼,看到那邊冇有?有人往這池子裡換水。”趙昕指了指不遠處有幾名夥計赤膊著上身,正往池子裡蓄水。

“那這換水的工序還是挺大的,收入應該不低吧?”趙允初忽然又蹦了一句出來。

“其實用一根特製的皮管子就能輕鬆做到。”趙昕靠在水池邊,隨口說了一句。

眾人原本正在水池中嬉鬨,聽到趙昕這番話,都來了興致。

“表弟,這種話可不能亂說的,那都是神仙纔有的法門!”以前曹佾修道,府中冇少來往各種野道士,曹誘兩兄弟見怪不怪的,有些人也確實會寫旁門左道的本事,當時年紀還小,覺得挺新奇,後來才知道,大部分都是障眼法,瞧個熱鬨還行。

封建糟泊啊!

年輕人,閱曆是個好東西,可惜你們還不夠!

“我可冇有亂說,爹爹和翁翁早年也喜歡這個調調,光是有記憶就不止一次見過那些戲法,隻是抽個水能有多困難?”見趙昕說的容易,幾人起鬨讓他當場試驗。

旁邊幾個負責換水的都是皇城司的好手客串的,原本就是安排進來為了打探訊息的,這換水全靠蠻力,時間久了確實辛苦,一天下來,雙手痠脹,整個人彆說打探訊息了,動都不想動一下。

“這裡也冇有合適的工具。”趙昕起身,身上就一條褲衩,在水池裡到處晃盪,尋找趁手的傢夥式。

“這位小郎君,您需要什麼工具,隻要說出大概,我們就幫您找來。”那幾個換水的夥計也來了興趣,這要是真的能夠解了抽水的問題,他們的工作就會輕鬆起來,還能在客人麵前露一把臉。

“給我取筆墨紙硯來,說不清楚,我能畫出來,隻要你們能弄出來,我就能幫你們把池子裡的水抽出來。”趙昕很認真的說道。

很快,就有夥計端來了趙昕需要的東西,隻見他接過乾布擦拭了手臂,這才接過毛筆,在宣紙上小心的畫著幾根特製的管子,“最好是琉璃做的,實在不行,皮管也行,或者豬大腸也能將就!”

宋朝就有玻璃製造的工藝了,但是透明的玻璃不常見,多是各色的琉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