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173章 一首秦腔出塞激發汴京熱血

“這是今早樞密院送來的訊息,西夏使者此刻正在鴻臚寺,同行的還有兩名手執木盒的隨從,據說一隻木盒裡擺放著求和書,另一隻箱子裡擺放著戰書。”趙禎說到這裡,氣憤異常,“一個叛逆,居然想用這種方式來羞辱朕!簡直是可惡至極!”

“會不會是樞密院那邊聽岔了?要知道定川寨之戰,大宋完勝西夏,他們哪裡來的底氣這般做?”張茂則麵露不解之色,“微臣聽說國子監司業呂務簡熟悉西夏語,要不,讓他帶人去一趟鴻臚寺,與那西夏使者當麵交涉,也能進一步打探對方的虛實。”

趙禎覺得張茂則此法甚好,君臣一拍即合,呂務簡就被光榮的接受了此項殊榮。

鷄鋪早就準備好了趙昕他們的膳食,待到那些香水鋪的夥計過去後,順帶著抬了回來。

看著那一隻隻蒸雞,散發著透人心脾的酒香,除了趙昕和李如意,其餘幾人完全放開了,穿著條褲衩就隻手抱著木盤撕扯起來。

“唔,唔唔,比上次還要好吃!”曹誘嘴裡一直哼哼有聲。

“光有肉冇有酒怎麼行?”曹評轉身掃了一眼,有些遺憾道。

“拉倒吧,回頭還要上學,彆讓那些先生聞出來,罰你抄書!”趙允初一邊往嘴裡胡吃海塞,一邊提醒道。

似乎想到了什麼恐怖的事情,曹評和高士林都不提喝酒,自顧自的吃著麵前的貴妃醉雞。

“湯餅都要坨了!”趙昕接過李如意遞來的麪碗,直接嗦起來,“還真是餓了!”

“爽快,真是爽快,好久冇有這般謝意了,真想高歌一首啊!”趙昕將空碗空盆放在水池邊。

其餘幾人立馬起鬨道,範氏兄弟可是知道趙昕之前六步成詞的,那可是難得的佳句。

“秦時...明月...漢時關!萬裡長征...人...未...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一口純正的秦腔,雖然聲音有些稚嫩,但是那一字一句都像是在叩擊著在場所有人的心。

這首前朝王昌齡的出塞,被趙昕用秦腔演繹出來後,整個露天浴場裡的氣氛頓時被帶動了。

在場的幾人,和周圍忙碌著的夥計,都像是受到了感染,即便剛開始拿不準秦腔的調調,隨著趙昕越唱越興奮,香水鋪裡整齊劃一的傳出扣人心絃的唱腔。

“這是什麼曲子?詞句好像有些熟悉!”那些如果香水鋪的路人紛紛駐足,尋找著聲音的來源。

“是前朝王昌齡的出塞!”很快就有人聽出來了。

“這腔調雖然奇怪,可是怎麼讓我那麼激動呢?感覺全身的血液都沸騰起來了!”一名路過的軍巡鋪廂軍忽然對隊正喊道。

“彆說是你了,老子都興奮了,就想騎上戰馬,上陣殺敵!”隊正罵了一句,也跟著那調調哼了起來。

四周的哼哼聲越來越集中,最後變成一股巨大的響聲。

整個城東乃至整個外城都沸騰起來了,城門樓子上的廂軍和禁軍聽到響動,還以為汴京城裡暴動了,紛紛找尋聲音來源。

皇城司的人神經繃緊,有些緊張,直到來到香水鋪,找到聲源,瞭解情況後,這才鬆了一口氣。

但是騷亂已經造成了,不可能當做冇事發生,所以,一道道密信通過皇城司內部的渠道紛紛傳遞進宮。

趙禎得信的時候,看著手上雪花般的紙片,內容都隻有一個,他兒子又作妖了。

“王昌齡的出塞啊!”趙禎轉身,看向身後的大宋輿圖,忽然看向幽燕之地,眼神越發的堅定了,“朕遲早會親手將此地,還有此處一起奪回來,以慰先祖在天之靈!”

趙昕不知道的是,之後很長的一段時間,汴京城乃至周圍的府縣那些秦樓楚館都在傳唱這首膾炙人口的出塞,都在模仿那種秦腔,一時間洛陽紙貴,西北口音的技師大受歡迎。

“可惜,冇有鼓啊!”趙昕唱完,人虛脫的靠在水池中。

“小郎君,鋪子倉庫裡有鼓,需要抬過來嗎?”早就有夥計躍躍欲試的過來請示。

“時間差不多了,下次吧!”趙昕擺了擺手,撐著如意遞來的肩膀起身,走進更衣間,“鼓給我留著,下次我教你們打鼓!”

那些夥計剛剛經曆了一場熱血沸騰的演出,都有些上癮,喜歡上那種久違的感覺,都想著能夠上陣殺敵,奪回幽燕之地。

在趙昕他們離開香水鋪不久,香水鋪一下子人流暴增,那些不明覺厲的客人以為這香水鋪裡隱藏著一個歌唱大家,誰承想,當事人已經早一步離開了。

估計連那掌櫃都冇想到,開張幾天來,生意會如此火爆,居然是因為一首詩。

王昌齡的出塞徹底在汴京城裡燃爆了,所有人都在傳唱,無論唱的好孬。

就連對麪茶館裡也不能倖免,雖然那少年包青天的故事也一樣精彩,但是比起剛纔那般熱血的歌聲來,高下立判。

“這歌聽著真夠提氣嘿!”

“可不嘛!這秦腔還挺好聽的,這附近瓦子勾欄有這調調嗎?”

“去找找?”

“這才什麼時候?勾欄瓦子都是晚上開張的,聽書聽書!”

趙昕他們乘坐馬車回到書院,剛剛走下馬車,迎麵就看到呂務簡匆匆走出書院。

“哎,那個範純仁,範純禮,正找你們呢!”呂務簡忽然叫住兩人,“隨老夫去一趟鴻臚寺!”

“司業,去鴻臚寺做什麼呀?”範純禮有些發怵,上前行禮道。

“費什麼話?你們倆不是學的西夏語嗎?那邊來了西夏使者,有點急事,快快快快,隨老夫走,上車!”呂務簡掃了一眼人群中的趙昕幾個,這才一腳踏上車轅。

“司業,學生西夏語學的不夠精湛,不如讓肖兄替我去吧?”這下輪到範純仁坐蠟了。

“那...行吧,肖辵你就替範純仁去吧!”呂務簡有些猶豫,見周圍那麼多眼睛看過來,擺了擺手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