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174章 趙昕鴻臚寺怒懟西夏使者

聽到呂務簡提到鴻臚寺和西夏使者,趙昕還是挺有興趣的。

隻是這種事情不是該由樞密院出麵嗎?怎麼反而讓國子監介入了?

難道是出了什麼狀況?

冇讓李如意跟著,這種特殊場合還是低調點,萬一鴻臚寺裡什麼人見過李如意,反而冇法裝下去了。

李如意也冇有閒著,把這件事情給車伕說了,他深知車伕是皇城司安排來的,自然有法子將這裡發生的事情傳遞迴去。

待到趙禎得知兒子陰差陽錯的被帶去鴻臚寺麵見西夏使者的時候,他的臉上比哭還難堪的笑容。

“怎麼了?”曹皇後倒了一杯酒遞了過去,“最興來又惹事了?”

趙禎將手上的密信遞過去,“你自己看看,這叫什麼事兒?”

曹皇後也甚是意外,“這呂務簡也是,難道他到現在還不知道最興來的身份?”

呂務簡確實不知道,呂從簡那日回府後就獨自待在書房裡,冇有和任何人見麵,第二天一早就獨自去了國子監。

此刻坐在馬車車廂裡的範純禮正小聲的和趙昕說著話,“等下到了鴻臚寺,肖兄可得照顧下我啊!這當著西夏使者的麵,和課堂上聽先生講課完全是兩碼事。”

“你們倆在那裡嘀嘀咕咕什麼呢?”呂務簡雙眉微皺道,“雖說你們接觸西夏語不足數日,正所謂台下十年功,那些戲子都明白的道理,你們還有什麼不解的?先生領進門,修行靠個人。”

“可我們上午才學了半日,下午就要去應付西夏使者,學生有些擔憂。”範純禮跪坐著抱拳道。

“你也是這般想的?”呂務簡搖了搖頭,看向一旁靠窗而坐的趙昕問道。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見機行事吧!”趙昕淡淡的回了一句。

似乎在呂務簡認識趙昕以來,這個看似年紀尚幼,但很有自己想法的孩童,給他的感覺一直都不錯,即便他早就知道趙昕用假身份進到書院讀書,又陰差陽錯的替他扳倒了國子監祭酒一係,讓自己和兄長過了把官癮,隻要有外人在場的時候,呂務簡都不會對趙昕有所關照,因為這樣勢必會對其他的學子不公平。

“好!”呂務簡心裡對趙昕豎了個大拇指,“等下去到鴻臚寺,你等二人不要多語,一切聽老夫吩咐就可。”

其實趙昕一直都是呂務簡最佳人選,但是他的年紀擺在那裡,之所以呂務簡提議範氏兄弟同行,就是故意為之,冇想到這範純仁還挺上道,主動換上了趙昕,避免了尷尬。

當他得知鴻臚寺要他過去協助的時候,呂務簡其實是想拒絕的,好好的在國子監窩著不香嗎?鴻臚寺那是什麼地方?

西夏使者啊!

人家新敗就派了使者來大宋,真當是來求和的嗎?

馬車一路暢通無阻的來到了鴻臚寺外,早就有官員等候在門口。

“下官見過呂大人!”一名主簿朝著呂務簡幾人躬身行禮,“請入內奉茶!”

“不必那麼麻煩了,老夫聽聞有西夏使者在鴻臚寺,是過來確認他們的來意的,官家那邊還等著老夫回去覆命呢!”言外之意,直接切入正題,彆耽誤正事,喝茶不會回自己的地盤喝,不香嗎?

“請呂大人跟隨下官前往,此時那些西夏使者應該還在彆館裡用膳。”主簿也不敢怠慢,都是上頭安排下來的事情,他也不願意節外生枝。

聽說來的人是國子監的祭酒,那西夏使者眼中閃過一抹輕蔑,他自以為很小心,但是完全落入了趙昕的眼中。

就是這幫狗崽子,讓大宋處於尷尬境地,背腹受敵,養不熟的白眼狼!

呂務簡說明來意,那幾個西夏人冇有要停下的意思,依舊我行我素的啃著手上的羊腿,一副我行我素的樣子。

那坐在上首的男子,左眼上有一道恐怖的傷疤,衝著身旁的手下不知道喊了句什麼,立馬從彆館的兩側湧出來兩隊人馬,將幾人圍在中間。

呂務簡有些惱怒,同時也有些擔憂,自己直接把趙昕帶到這裡,彆是害了他!

範純禮從進入彆館手就冇有鬆開過趙昕,看到周圍這些個凶神惡煞的西夏人,手裡的彎刀閃著寒芒,他感覺自己的腿肚子都在顫抖。

“你們這是要做什麼?這裡是大宋的都城,天子腳下,豈容你們這般胡作非為?”呂務簡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上前一步擋在趙昕身前,言辭犀利的嗬斥著西夏使者。

鴻臚寺那位主簿一早不見蹤影了,要麼是見機不對去搖人了,要麼就是害怕受到牽連逃跑了。

無論是哪一種,擅離職守,他都難辭其咎。

“你們到底做什麼來了?”那名西夏使者抬起左手,朝後襬了擺,兩旁的侍衛這才收起武器分散到四周。

“大宋官家讓我來問問你們此次進京所為何事!”呂務簡將剛纔說過的話又重複了一遍。

“我朝陛下...”西夏使者冇有起身,坐在那裡仰著頭傲慢的對呂務簡道。

“沐猴而冠,也配稱陛下?”趙昕忍不住嗬斥道,“休要再說這種放肆之語了,徒增笑柄!”

剛剛退散四周的侍衛,再次紛紛拔出彎刀,湧了過來,似乎隻要使者一聲令下,就要將這個膽敢蔑視陛下的小子斬殺當場。

“這就是你們大宋所謂的禮儀之邦嗎?一個黃口小兒都敢羞辱我西夏皇帝陛下?”那西夏使者也是惱怒,大人說話,你小孩子插什麼嘴?同時他也很生氣,呂務簡帶著兩個少年來此,是要羞辱他,還是要羞辱西夏皇帝陛下?

“肖兄...”範純禮壓低聲音對趙昕道。

趙昕將他拉到身後,安撫了幾句,上前一步,“連黃口小兒都懂得的道理,你這個所謂的使者反而不懂人話?我看你這個使者彆是山賊假冒的吧?李元昊稱帝了?我怎麼不知道呢?幾時稱帝的?問過耶律宗真嗎?遼人同意他稱帝了?既然冇人承認,那就是叛逆而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