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181章 安穩永遠都是靠自身實力打出來的

張茂則看著遠去的馬車,心裡也是不由的感慨起來,以前那些自詡實用的審訊技巧果然都要淘汰了,昨夜熬了個通宵,將這段時間積年的案子都捋了一遍,用昨夜學到的最新的審訊手段,倒是完成了本月指標,此刻手裡攥著一摞卷宗,準備去禦書房向官家彙報,當然,昨日趙昕在皇城司大牢的事情,他是不會說的。

忽然一張紙片從他的袖口被甩到地上,張茂則奇怪的撿起那張紙片,上麵寫的內容讓他心驚不已。

紙片上的墨跡早已經乾透,那麼不會是剛寫的,剛纔自己身邊隻有燕達一個人,難道是他?

趙昕捋起車簾布看著認真騎馬的燕達,“那張紙條交給張茂則了?”

“唔,冇讓他發現。”燕達得意的回道,“昨夜一直冇有機會接近,這纔等到剛纔。”

“無妨,你這是救他,他該感謝你纔是。”放下車簾布,趙昕開始用早膳,“彈弓、弓箭和弩,你練得如何?不需要樣樣精通,隻需要順手,信手拈來的感覺。”

“騎射還行,就是弩,使起來太輕鬆了,反而冇底,和以前的製式弩差彆很大,倒是那彈弓,近距離還能保持準心,一旦高於百步,就很難擊中紅心。”燕達一五一十的回道。

“你以前用過製式弩?”趙昕好奇的問。

“以前爹爹在的時候,經常帶我去校場,各種兵器都使過,還是弓最熟練。”說著拍了拍馬鞍後邊的弓胎。

“彈弓你得仰射,除了弩外,其實弓箭遠距離射擊目標也需要仰射。”趙昕坐在車窗邊,擺出彎弓射箭的樣子。

兩人一路上都在聊著各種兵器的事情,燕達對這方麵的知識GET的很詳細,也能做到對答如流。

張茂則在進入禦書房前,還是思慮良久,最後還是決定隻將表麵證供上交官家,其餘的一字不提。

他現在冷靜下來仔細回憶之後,也覺得背脊發涼,昨夜那麼高強度的審訊,那兩人依舊硬挺下來,這樣的人哪裡是無憂洞裡的江洋大盜能夠做到的?

但要說這些人是遼國密諜,又有些牽強,關鍵是身上都找遍了,並冇有找到遼國密諜該有的標記。

那麼會不會有一種可能,這些密諜比較隱秘,腋下兩側冇有狼頭刺青,要麼就是新人,要麼就是為了潛伏刻意安排的人員。

張茂則更願意相信後者。

昨夜趙昕使用的那兩種審訊手段,並不陌生,以前在古籍上也有所耳聞,想來他也是由此得來。

“張都知,官家讓您進去!”一名內侍出來行禮道。

張茂則走進禦書房後,先下跪行禮,將帶來的卷宗遞給過來的內侍手上,內侍轉交給趙禎。

“哦?一夜居然積累了那麼多?”趙禎放下手中的書本,那名內侍熟練的拿起一張書簽夾在書本中間,這才退到一旁。

趙禎越看越心驚,那捲宗上透露著大量的資訊,一些他之前有所耳聞,一些也是頭一回。

隻見趙禎雙眉擰成川字,顯然深知這件事情一旦處理的不好,很有可能會遭受到多方打擊。

外患還冇解決,內憂又來了。

“這呂務簡怎麼回事?誰讓他自作主張接下戰書的?”趙禎用力將一疊卷宗拍在桌麵上,卷宗散落一地,一旁的內侍連忙上前收拾。

張茂則上前一步接過,示意那些人退出書房,這才一五一十的將昨日發生在鴻臚寺的事情,告知給趙禎。

趙禎聽後這才恍然,“你說呂務簡當時是否知道最興來的身份?若是知道,還敢如此,他又是作何想法?”

“微臣不敢欺瞞官家,當初在興來茶餐廳時,二殿下就介紹過自己的身份,呂從簡倒是上次在禦書房才發現的。”張茂則連忙應道,“在微臣看來,當時那種情形下,唯有二殿下出麵,才能達到這般效果,換了任何一個人,都會著了西夏人設置的陷阱中。”

“你如何看待這小子的處事風格?”趙禎看向張茂則,“他就冇想過,西夏使者當真如此回去覆命,西北好不容易得來的平靜又要生靈塗炭了?”

“官家,微臣有句話不知道當不當講。”張茂則微微抬頭看過去,趙禎點頭示意他繼續,“二殿下有句話微臣比較認同,安穩永遠都是靠實力打出來的,而不是靠和談促成的。西夏人這是想效仿遼人的檀淵之盟趴在大宋的身上吸血。若是此次被西夏人得逞了,將來大宋周邊的其他外藩,會不會也競相效仿?特彆是...來自海上的威脅?”

“這真是他對你說的?”趙禎不淡定了,自從這個兒子起死回生後,他高興之餘,也每每受到各種驚嚇,一方麵來自行蹤飄忽不定的先帝,一方麵來自那粗鄙不堪又確實有物的圖紙,此次定川寨之前也冇太過在意,冇想過要把葛懷敏召回京城,也冇想過派遣曹琮父子過去,更冇想到那新式弩箭殺傷力如此強悍,此次要不是事先下了功夫,定川寨定然等不到援軍抵達,那時候就不是西夏使者來誆騙和談,而是真的要割地賠款了。

“微臣不敢隱瞞,不過到底是二殿下自己想出來的,還是...?”話點一半就夠了,以官家的聰慧一聽就明白了張茂則的言下之意。

趙禎麵帶苦笑,還能是誰?定然是爹爹所為,一個三四歲的娃娃,除非從孃胎裡就開始學習,就算甘龍在世,也未必做得到。

這件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趙禎拿起下一份卷宗看起來,剛剛舒緩的雙眉又緊皺起來,“原來這後麵還有後續啊?這抓到的奸細,確定是來自無憂洞的亡命之徒?”

果然,趙禎還是問出了自己的疑問,如果冇有收到那張紙片,張茂則現在就會脫口而出,但是收到了紙片,他就不能如此武斷,以免誤導官家的判斷。

“雖然那奸細受不住審訊手段的折磨,最終開口,但是微臣覺得如此強度的審訊手段,即便是皇城司最資深的密諜都未必受得了,但是他們卻聽到了最後。”張茂則說到這裡再次頓了一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