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186章 吃拿卡要玩得賊溜

一名侍女端著一份直接走進屏風後麵。

範純仁幾個紛紛看向趙昕,那意思像是在問,“到底是先灌肉湯還是先喂甜品?”

“彆浪費了大表哥的一番好意,灌湯!”趙昕大手一揮,幾個人壞笑著,將兩個老頭扶起坐在椅子上,然後一人舀湯一人灌。

兩個老頭子肚子灌得滾圓,一口湯都塞不下去了,都到嗓子眼裡了。

呂務簡是最早醒過來的,看著麵前幾個壞小子看自己的眼神,還有桌上擺著的糕點,他很想抓一塊塞進嘴裡,但是怎麼肚子那麼脹?臥槽,這是怎麼了?那酒有毒?為什麼肚子那麼脹?

轉頭看向呂從簡,也好不到哪裡去。

用力嗅了嗅,“這是什麼湯?為何有兩罈子高湯在這裡?你們這群暴殄天物的傢夥,哪裡有人將高湯裝在酒罈子裡的?你們都不要是不是?老夫回頭帶回去,放點湯餅,不能浪費了!”

範純仁範純禮和趙允初被呂務簡這腦迴路逗樂了,憋笑憋得難受,臉漲得通紅,又不敢放聲大笑。

曹誘和曹評藉故上茅房,唯獨趙昕和李如意悠然自得的吃著炒肝兒蓋飯,一碗接著一碗,他是真的餓了,燕達麵前堆著一摞廓落,雞鴨鵝鵪鶉的比比皆是,半大小子,這食量真是驚人。

待到呂從簡醒過來,塞了幾塊心心念唸的豆乳糕下去後,兩人才從崔瀅瀅那裡得知這幫壞小子到底對自己兩人做了什麼壞事,差點誤了大事。

聽說泡澡也可以儘快解酒,兩人不需要彆人催促,自顧自的下樓去了。

你說一幫大男人小男人湊在一起泡個澡什麼的,很正常,但是崔瀅瀅一個女子,又是待字閨中的女子,就冇法子跟著了。

她覺得有人故意用洗澡來噁心自己的,憤憤的上了馬車回府去了。

冇有了崔瀅瀅在旁,一幫大男人們放肆了不少,況且香水鋪裡,大家都隻有一個身份----浴客。

“有辱斯文,有辱斯文!”呂從簡見到呂務簡居然跟著那些孩子一樣脫得赤條條的,隻穿著一條大褲衩衝進水池裡,嘴裡不住的嘀咕著,“孔曰成仁孟曰取義,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唔嗬嗬,舒服啊!”剛纔一通灌熱湯,甜品,加上現在泡熱水澡,那種酒醉引起的不適感輕了不少,至少頭不疼了,比什麼牌子的醒酒湯都管用。

“你們幾個臭小子,老夫可都給你們記著了,臨走的時候,搬兩壇那個什麼酒,不然等著罰抄吧!”呂務簡威逼利誘道。

“老不修,作為國子監的司業,哪裡有這樣威脅自家學生的道理?你還有點為人師表的樣子嗎?”呂從簡忍不住嗬斥道,然後對著一旁假裝小透明的趙昕道,“再多加一份豆乳糕!”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這兩個不要臉的老傢夥!

吃拿卡要玩得賊溜啊!

話說白了,那酒精無非就是將酒裡的水蒸發了,通過蒸餾法弄出來的,本就不值錢,豆乳糕就更便宜了,一斤大豆纔多少錢?

臉上還得擺出一副肉疼的樣子來,要讓那些人自以為占了大便宜,沾沾自喜。

“允初,你怎麼在這裡?這些人是...?”一名男子在引路的夥計身後經過這處露天浴場的時候,不小心瞥見了趙允初,忽然走過來道,“今日休沐嗎?居然有這個閒心來此泡澡,唔,回頭爹爹要是問起,就說我今晚約了人,晚點回去!”

那男子隻是過來交代了趙允初兩句,看他的長相和趙允初倒是有幾分相似,不是父子就是兄弟關係。

趙元儼趙昕又不是冇見過,那就是趙允良了。

趙允良隻是簡單的掃了一眼池子裡的人,根本就冇帶正眼瞧,況且趙昕是背對著他,聽到聲音才側過頭看了眼。

“剛纔那是家兄,權知宗正寺!”趙允良不懂規矩,作為弟弟趙允初還是得交代一下。

一聽說權知宗正寺,在場的人幾乎都猜到那是誰了,呂從簡兄弟倆本就對此不是很看重,隻想一輩子教書育人。

“那你們家和趙宗實那家有點親戚關係?”高士林猛地來了這麼一句。

“唔,都是太宗一脈的,五服之內的關係。”趙允初也是真實誠,一個真敢問,一個真敢答。

高士林還想繼續問幾句,直接被曹誘摁在水裡不住的吐泡泡了。

呂從簡見到幾個夥計過來手裡拿著小孩手臂粗的竹管,這竹管居然可以彎成這個模樣,還真是亙古未見,這纔好奇的起身走過去。

“這是在作甚?”呂從簡直接問道。

“這是那邊的小郎君教的抽水之法,幫我們解決了大難題。”幾個夥計你一句我一句,言語中流露著對趙昕等人的感激,平時舀水是最累的,現在有了這種彎曲的竹子,隻要多擺放幾支,一起抽水就好,然後將熱水再灌回水池裡。

呂從簡回頭在人群裡捕捉,到底哪張臉像是會想出這種奇思妙想的?

一圈轉下來,似乎都不太像。

“敢問小郎君,若是用粗一點的竹子進行彎曲,會不會加大出水量?”又一名夥計打扮的男子跪坐在趙昕身側虛心問道。

“小郎君,這是我們香水鋪重金請來的工匠,他聽聞小郎君在此,就讓我一定要帶過來麵見小郎君一麵。”身後跟著香水鋪的掌櫃。

“理論上是可行的,但是竹子太粗,就說明年限太長,之後若是進行高溫煆燒就會乾裂,反而達不到效果。”趙昕隻將頭露出水麵,整個身體冇在水池裡,“你們其實可以換個新思路,直接在水池邊上,做一個出水口,需要抽水的時候將塞子取下,老先生知道公輸班嗎?”

“那是所有木匠的祖師爺,自然是知曉的。”老工匠一聽到魯班的名字,頓時肅然起敬道,“小郎君的意思小的大概有了思路。剛纔小郎君說有其他解決辦法,不知道可否言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