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187章 來自阿巴斯王朝的後裔

“作為一個合格的木匠,應該對竹子的特性有所瞭解,為什麼不想辦法利用竹子佈置一個巨大的水流循環體?”趙昕起身站在老工匠身前,“比如我們通過佈置,將水池裡的池水經過竹管,利用水往低處走的特性牽引到一處,然後在那個地方直接對水進行清理和加溫,然後抬高竹管的高度,那水又會重新灌入到水池裡麵去。您老是工匠,應該能明白我的意思吧?”

掌櫃和一眾夥計都聽得雲裡霧裡,那老工匠和身後一眾徒子徒孫都在靜靜的思索,“小郎君說的簡直是...小老兒今日受益匪淺!待到製作完成,請小郎君再次駕臨香水鋪,當麵給予指導,可否?”

“自然。”趙昕一口答應,冇有圖紙,純靠口語,這老工匠居然懂了自己的意思,果然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工匠們離開後不久,趙昕叫住掌櫃,“他們...是從匠作處找來的?除了這些木匠外,有冇有借調其他的工匠?”

掌櫃的有些犯難,借調工匠得有張都知首肯,再報給官家,他這個小小的管事可冇法給予答案。

“行了,你去吧!”趙昕大概明白了,揮了揮手,繼續鑽進池子裡。

那香水鋪的掌櫃走到大堂裡,詢問一名男子,那男子隻是讓他不要過多打探,就轉身離去。

泡完澡出來後,一群人全都神清氣爽,騎馬的騎馬,坐車的坐車,朝著書院行去。

“包繶,你怎麼獨自站在此處?在等哪家姑娘?”曹誘打趣的聲音傳來。

“噓,彆那麼大聲,你們見到崔瀅瀅冇有?”趙昕撩起車簾布的時候,就看到包繶將食指放在雙唇之間。

“她一個姑孃家,怎麼可能跟我們一幫人混在一起?你可不要汙人清白!”曹評下馬,揮著扇子朝著包繶一個勁的使眼色。

包繶以為他臉抽抽了,直到看到走下馬車的呂從簡等人,這才忍不住縮了縮脖子。

“包繶,你找崔瀅瀅有何事?”呂從簡板著一張臉道。

何事?自然是男女之事,還能有其他事?

兩個老傢夥壞得很,明知故問。

“無事,無事,學生說錯話了!”說完,拔腿就跑,惹來曹誘等人鬨堂大笑。

看來這是郎有意妾無心,註定尷尬收場。

呂務簡看著跑遠的包繶,又轉頭看向走下馬車的趙昕,搖頭歎息著。

這時,一隊黑袍黑靴的男子騎馬過來,一人下馬朝著呂務簡行禮道,“呂司業,皇城司張都知有請!很急!”

“那...行!肖辵,就你隨老夫走一趟!”呂務簡直接點了趙昕一人,未免節外生枝。

範純仁不知道弟弟為何大喘氣,不過聽他說起那次鴻臚寺的經過,也覺得肖辵此人膽大妄為。

“肖兄,今日的課程明日我會將隨堂筆記交給你的!”範純仁朝著趙昕喊道。

“感謝範兄!”趙昕透過車窗道謝。

有皇城司的人帶路,馬車一路暢通無阻,一路來到鴻臚寺外。

“不是前往皇城司嗎?怎麼又來鴻臚寺?”呂務簡警惕的盯著四周,生怕又要應付西夏使者那種難纏的人物。

“是泉州市舶司告知,來了一支大食商隊,鴻臚寺的通譯無法與對方正常交流,所以張都知才讓在下請呂司業幫忙。”那皇城司的密諜說明來意。

“大食來的?”趙昕眼前一亮,正準備跟著進去,數騎飛奔而來,曹佾下到馬來,身後跟著的是曹修和一眾西北將士。

“曹將軍,鴻臚寺就麻煩諸位了!”那皇城司的密諜頭目朝著趕來的曹修抱拳道。

“都是為了朝廷辦事,應該的。”曹修大手一揮,兩邊聚攏過來一群彪悍的將士,將鴻臚寺圍得水泄不通。

曹佾跟在那些皇城司後麵進入大食彆館,偷偷的朝著趙昕比劃了個手勢,趙昕笑著跟了上去。

一群人進到彆館裡,裡麵正有一大群頭戴白色方巾,上麵綁著兩根黑色繩子的大食人,整理著此次帶到汴京的各種商品。

“都把手上的工作放下!”唯一的一個頭上帶著紅白相間格子的絡腮鬍男子衝著身邊所有人喊了幾句,語速相當快,呂務簡聽了好幾遍纔算是聽明白,怪不得鴻臚寺的通譯聽不懂。

鴻臚寺派來的是一位少卿與對方對接,所以兩人一見麵,對方就顯得很禮貌的微笑。

呂務簡上前一步,對那人表明來意,隻見那頭戴紅白相間格子的男子親切的上前,想要給呂務簡一個大大的擁抱,卻把老傢夥嚇得連連後退。

“先生,這是大食人的禮儀,就算再噁心也得忍著!”趙昕的聲音細如蚊蠅,呂務簡還是聽到了,整個身體僵硬在原地,感受著眼前這個男人身上散發著奇特的氣味和熱量,他頓時感覺整個胃裡翻江倒海。

“我是這支大食商隊的負責人,應邀前來,請問哪位是曹家家主?”這大食人有一套,雖然大宋官話很蹩腳,聽起來有些難受,但是還是能夠準確的表達意思。

既然會說大宋官話,還要翻譯做什麼?

呂務簡的身份頓時變得極其尷尬。

“哦,我太激動了,忘記自我介紹,我叫做費薩爾.伊蘭.阿卜杜勒.艾布.阿巴斯.巴斯拉!”這個傢夥說完,有意無意的看了眼身為通譯的呂務簡,就像是給他一個下馬威一樣。

“很高興見到你,費薩爾!”趙昕上前一步,擋在呂務簡的前麵,“這位是我們國子監,大宋最高學府的司業,也可以稱之為教授,他是我的老師,教了我很多大食的東西,我已經得到他的允許,嘗試著和你做交流。我姓肖,肖辵是我的名字!”

“一個可笑的名字!”費薩爾先是愣了一下,一來是有個孩子一口說出自己的名字,二來這個孩子看起來那麼年輕,三來是這傢夥的名字在宋人裡屬於相當奇葩。

“或許吧!”趙昕抿嘴道,“就和你一樣,生怕彆人不知道你父親和祖父的名字,還有你出生的地方,我一直覺得大食人是這個世界上最謙虛的人,可在你的身上我絲毫看不到這個元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