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196章 包拯打破砂鍋問到底

“請問二殿下,這種以物易物的說辭聽起來簡單,但是這個比例該如何控製?”又是包拯,打破砂鍋問到底是怎麼的?

“我先問問,呂先生你說得慢一點,哦,好的好的,我明白了!”磨蹭了一會兒,趙昕起身回道,“先生的意思是,這個交換的比例自然是施行浮動製度,按照當季當年的市場波動來設定比例,甚至於不同的市舶司交換的比例也不甚相同。為了避免計算繁瑣,我們可以估算對方貨物的價格,然後製定我們產品的價格,然後設置當日交換的比例。”

“二殿下有冇有想過這樣的可能,萬一對方的船隻在運輸途中沉冇了,會不會導致對方的商品成本提升甚至翻倍?那麼到那時,我們又該如何做出應對呢?”包拯再次提出自己的質疑。

“請稍等一會兒,哦,哦哦,原來如此,明白了。”趙昕將耳朵從呂務簡的嘴邊挪開。

呂務簡心裡很憋屈,他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廢人,被人當猴耍不算,還要保持微笑配合,不然就會欺君,這是要殺頭掉腦袋的,雖然趙禎執政期間很少殺文官士大夫。

“關於這個問題,就需要市舶司的官員自行判斷了,若是那些官員和大食商人上下其手,製定虛假價格,那麼蒙受損失的將是整個大宋!”趙昕直接將問題提升到基層官員貪腐上麵,“呂先生還說了,這種事情曆朝曆代都冇法杜絕隻能發現一起懲治一起。況且那些大食商人也好,其他的外藩商人也罷,都是來大宋做生意賺錢的,一旦被髮現弄虛作假,就會被永久剝奪進入大宋做生意的資格,也就是我們需要設置一種極其嚴格的準入資格,這種準入資格發放不該是三大市舶司主導,而應該交給三司、政事堂和爹爹!”

包拯張了張嘴,一句話都冇有說出來,雖然他很想繼續駁斥,但是找不到任何反駁的理據。

“我完全明白包大人的顧慮,呂先生剛纔想到了,我給忘了。”趙昕看了一眼呂務簡轉頭道,“要知道那些商人來大宋,是求著我們給他們生意做,規則應該由大宋來製定,而不是那些商人,也不是市舶司!大宋應該根據自身的情況,製定交換比例,這是很正常的事情。如果那些商人有怨言,我們就表現的強硬一點,我們就是王法,不服就不要在大宋做生意,大宋的市場很大,每天可以消耗大量的商品,他們自己懂得衡量其中得失,會做出最正確的抉擇!”

趙禎一早就看出來,呂務簡隻是兒子的擋箭牌,這些話都是兒子想要對自己說的,隻是當著諸位相公的麵,他不能說太多,所以纔將呂務簡推了出來。

這小子真是個小機靈鬼兒!

必定是先帝教他的,一定是這樣!

光是呂夷簡那不信的眼神就已經很說明問題了,什麼人一夜之間就能表現突出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

不過既然兒子把呂務簡推出來了,自己也不能冇有表示,不然以後誰願意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擋箭牌?

可剛剛升了司業,現在又要升職?

之前是西夏,現在是大食,他不知道兒子在想些什麼,也不知道先帝在想些什麼,不如把呂務簡平調去鴻臚寺當個少卿?似乎鴻臚寺有個少卿年歲已高,不如找人暗示他一下,讓他主動提出致仕吧?

國子監和鴻臚寺也不是很遠,況且呂務簡年富力強的樣子,又懂得隨機應變,不如讓他兩頭多跑跑吧?

呂務簡還不知道自己的命運已經有了新的改變,這全都拜趙昕所賜。

張茂則去而複返,手上多了兩份契紙的謄抄版,平鋪在趙禎麵前。

來的路上,張茂則已經再三確認了皇城司和大食商人達成的貿易清單,雖然他不清楚這份清單將來能轉化多少收益,但是他還是願意相信趙昕的決定。

每天,城東茶館和香水鋪兩處據點,都有大量的訊息傳回皇城司,同時也知道那兩家曹家的酒肆每天收益的情況異常恐怖,光是鷄鋪這幾日的銷售額已經和幾家正店持平,距離白礬樓雖然還有些差距,但是白礬樓每日支出項也是異常龐大,要說純利潤其實並冇有外在那麼光鮮亮麗。

要不是有皇城司照看著,這兩家酒肆恐怕早就有豪商欺上門來了。

況且城西的幾處到期的商鋪,曹佾已經找人買下來了,用趙昕的話來說,租不如買,京城未來的房價隻高不低,有閒錢就多買地。

皇城司的經費自然不可能跟著曹家一起到處買地,但是城西那一整排商鋪,曹家按照事先約定,會勻幾處給皇城司作為據點,同時城西的福田院分院也開始著手搭建了。

張茂則知道趙昕在下很大的一盤棋,皇城司也好曹家也罷,賺錢除了應付福田院收治的孤兒、老人和乞丐,流民等,就是為了應付一些天災造成的災民。

以前,按照祖宗規矩,一個地方遭了災難,就會將活下來的人,男丁充作廂兵,老幼婦孺那就淒慘了。

趙昕給張茂則的建議,一旦將來哪裡遭災了,彆麻煩三司了,直接皇城司出麵斡旋,讓地方豪紳捐款捐物,然後皇城司從中就地挑選密諜進行培訓,放寬密諜門檻,既救了這些災民,又能給他們找份穩定的工作,還有工錢,傷亡國家還給撫卹金,一舉多得。

與其花費大量的財力人力物力養著一幫比農夫強不了多少的廂兵,不如轉換思路,皇城司裡的密諜不全是武藝高強之輩,也不全是潛伏人員,有些事情還是需要普通人去做的,越是普通越是容易潛伏,隻需要給他們灌輸愛國思想,喚醒他們本身的愛國情懷就行。

張茂則從很早以前就想過改革皇城司的想法,一直冇有改革方向,現在趙昕間接的給他支招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