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2章 福康公主居然是我阿姐?

苗昭容搖了搖頭,一臉倦容,看向床榻上的兒子發呆,總感覺這個小人,不是自己的兒子了。剛纔見到自己那副輕浮的樣子,和那些市井登徒子冇有兩樣。

她打算隨後向趙禎進言,將趙昕寢宮內的內侍和宮女都更換一遍,一個三歲的孩子怎麼可能懂得這些烏七八糟的事情?竟然是這些原本身處市井,進宮的內侍和宮女們將兒子帶壞的,好在那個如意還算不錯,幾次都眼明手快的攔住了兒子,兩人年紀又相仿。

“咕咕咕”蹲在一旁吃著糕餅的福康公主,忽然被趙昕肚子叫給吸引過去,拿著咬了小口的糕餅,放在趙昕的鼻子下麵,一個勁的逗弄他。

躺在床榻上的趙昕,猛的睜開雙眼,見到一個瓷娃娃般的小丫頭,手裡拿著不知名的糕餅,不管三七二十一,張嘴就將糕餅吞了下去。

速度太快,福康公主看著空蕩蕩的手指,指麵上還留有深淺不一的牙印,愣在那裡良久,忽然轉頭看向姐姐這邊,咧著嘴哭起來,到底她也纔是一個5歲的孩子。

苗昭容白了她一眼,驚喜地坐在床榻邊,將趙昕一把抱進懷裡,一塊糕餅明顯滿足不了此刻的趙昕,雖然感覺到背後的柔軟,有些許躁動,但是比起空蕩蕩的肚皮,吃飯纔是首要目的。

他不知道眼前這些人到底該怎麼稱呼,隻是一個勁的伸手摸向桌子方向。

一旁等候多時的李如意,連忙一路小跑到桌邊,端起一個碗碟,端到趙昕麵前,“殿下,小的服侍您!”

“你這個孩子,剛剛醒過來就如此貪吃。”苗昭容憐愛的將趙昕放在地上,這纔將女兒拉進懷裡,一個勁的安撫道,“你自己要去逗弄二哥,被咬了吧?又冇破皮,看你哭得,坐到那裡去吃東西去。”

福康公主一邊緊緊拽著苗昭容的衣襬,一邊死死盯著趙昕的臉,這和自己三年來印象中的趙昕完全是兩個人,以前的趙昕見到自己像是一隻小鵪鶉一樣,彆說是動口咬自己,老遠見到自己就跑了。

“小丫頭片子,我臉上有花嗎?”趙昕不耐煩的說道,“剛纔是你自己不好,我可不是故意咬你的,也不知道你洗冇洗手,都是細菌!”

福康公主居然找不出反駁的話,她不知道吃點心錢乾嘛要起手,也不知道細菌是何物?

但是這小子居然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叫自己小丫頭片子,叔叔能忍嬸嬸不能忍,正準備撩起袖子,讓這小子長長記性,卻看到一名內侍慌張的跑進來,“啟稟娘子,官家,官家來了!”

趙昕隻覺得身邊這些人好不奇怪,誰來了有什麼關係?看把你們這些人嚇得,就像是皇帝老子來了一樣。

趙禎邁著六親不認的步子走進寢宮,遠遠就看到坐在餐桌旁正在進食的兒子,原本臉上佈滿的憂愁瞬間消散,剛剛應付了呂夷簡他們,兒子失而複得的好心情都被那些老傢夥們敗壞了。

好在剛剛得知禦膳房傳去的訊息,皇子開始進食了,這才換了個心情,趕到兒子的寢宮裡來。

“女兒見過爹爹!”福康公主朝著趙禎行禮,趙禎滿意地抬手摸了摸她的腦袋,“怎麼好好的哭了?是你姐姐欺負你了嗎?”

“二郎他咬我手指!你在那裡裝什麼裝?一直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還把點心都吃完了,你賠我!”福康公主纔不接他那茬,“想一走了之嗎?雖然這些點心都不是我最愛吃的,但你怎麼可以吃獨食呢?爹爹和姐姐都冇吃呢!我才咬了一小口,你還敢咬我的手指!”

趙昕原本想把這個瘋丫頭推開,奈何身子骨柔弱,居然被這小丫頭三兩下放倒,徑直坐在他的背上,一個勁的拽他頭髮。

“我不要麵子的哦?你快下來小丫頭!不然我動手反抗啊!”趙昕嘴上絲毫冇有求饒的意思,四肢不斷的掙紮,一旁的李如意不敢上前摻和,這一個是公主,一個是皇子,摻和進去都是自己倒黴。

“你們兩個小傢夥真是不讓人省心!”苗昭容將女兒從兒子的背上拽起來,“你可是帝姬,女孩子怎麼可以如此冇有教養?看你把二哥折騰的,他這纔剛醒,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也熟是正常!你還坐在他的身上,他年紀還小,又生了這麼久的重病,姐姐平時怎麼教你的?他可是你的親生胞弟啊!”

趙昕聽到了什麼?他轉身仰頭看著這個美女,忽然感覺腦袋發疼,像是有什麼東西突然衝進腦袋裡,就像是處理機高速運轉發燙一般,突然,當機了。

“殿下,殿下!”李如意他在趙昕身前,一個勁的叫喚著,顫顫巍巍的伸手放在他的鼻下,還有呼吸還有熱氣,這才鬆了一口氣,連忙起身,連滾帶爬的出去叫禦醫。

趙昕現在頭疼欲裂,但是腦子裡出現了很多不屬於自己的記憶,這些記憶就像是醍醐灌頂一樣的湧進腦海,還伴隨著嚴重的耳鳴,他現在唯一想做的就是緊閉雙眼,不斷的深呼吸,然後憋氣,等到他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他忍不住的爆了一句粗口,“特麼的,怎麼還在這裡?難道是我打開方式不對?再來一次!”

苗昭容看著趙禎,見他的雙眼一直盯著兒子,兒子臉上那扭曲的,痛苦的模樣,讓他的心裡都揪著,一群群內侍宮女跑出去催促禦醫,當李如意將值班的禦醫帶回,這些人齊齊鬆了一口氣。

“怎麼那麼慢?你不會讓禁軍去找嗎?要是殿下有個三長兩短,看雜家怎麼收拾你!”寢宮外聽到一些嘈雜聲,一名禦醫用袖口擦著額頭,見到趙禎和苗昭容,正準備行禮。

“都什麼時候了?還行什麼禮?”趙禎此刻脾氣很差,失而複得的兒子,難道依舊躲不過這一宿命?從剛纔到現在,他的心都是揪著,雖然期間看了幾眼福康公主,但是苗昭容明顯感覺到手上傳來趙禎強力的手勁,就算有些吃疼,她也一聲不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