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201章 幕後黑手“駁”浮出水麵

“呂相公此言並非危言聳聽!”呂務簡出列道,“當初微臣被借調去鴻臚寺做通譯,那西夏使者的眼神告訴微臣,他們根本不懼怕我們,即便是主動求和,也讓我們倍感壓力。”

“呂大人此言可冇有什麼說服力吧?”一個呂務簡根本不被晏殊放在眼裡,你們呂家這是要齊上陣啊?這是結黨營私,坐實了!

“啟稟官家,末將當時也在場!”曹修一步出列道。

“啟稟官家,微臣當時也在場,正如呂大人所言,那些西夏人羈傲不遜的樣子,還設下陷阱讓我們差點著了道。”一名鴻臚寺主簿出列道。

其實這件事情的原委,趙禎早就從皇城司的密報中得知了一二,今天之所以讓他們在朝堂上說開了,就是為了平息外界的疑問。

明明大勝了,為何不慶賀?

這樣的想法,這幾天趙禎收到的奏摺裡不在少數。

“那麼呂相公,你和章相公幾人到底商議出什麼辦法來了?”趙禎點了一下呂夷簡。

“唔,我們商議著,反正大宋贏是真的,萬餘俘虜也是真的,我們不能把這萬餘人養起來,得讓他們去做事,為大宋修路,廣南西路那一帶,官道平時還好,一旦下雨就非常泥濘,不如就讓這些俘虜發揮點餘熱,讓他們去修路,造福大宋百姓,一舉多得啊!”呂夷簡侃侃而談,章得象隻管在旁邊點頭,承認呂夷簡確實知會過自己,這是上趕著送功勞呢!傻子才拒絕!

修路?!

廣南西路,廣南南路那一帶的官道,朝堂之上知道的不少,確實如同呂夷簡說的這般,一旦下雨非常泥濘,一旦車輪陷在泥潭中,大半天的時間就耗在那裡了。

“呂相公此言倒是新奇,那就照你和章相公的意思辦吧!”趙禎眼睛一亮,以後俘虜有去處了,不用擔心養不起,修路對地方政府來說也是一筆政績,還不用徭役勞民傷財,反正都是俘虜,死了也不心疼。

呂夷簡鬆了一口氣,用手肘輕輕撞了撞身旁的章得象,“下衙後,老夫請你飲酒。”

誰都看得出,晏殊在這次衝突中以完敗告終。

況且趙禎之所以瞧不上晏殊,因為當初晏殊在劉娥垂簾聽政時期,曾經建言讓劉娥效仿武瞾。

這番話還是趙元儼有一次不小心漏出來的,趙禎能給晏殊好臉色看纔怪了。

趙昕和曹皇後來到大理寺的時候,殿前司和皇城司已經安排了大量的禁軍,保證聖人和皇子公主的安全。

王德旺這段時間天天都泡在了大理寺裡,張才人經過上次酒精消毒後,倒是硬挺過來了。

當她得知,安壽公主跟著趙昕來了,強撐著身體靠在乾草堆上,靜靜的等著女兒進入囚室。

可當她看到曹皇後首當其衝的走進來,雙眉緊皺,“聖人怎麼有閒暇來此處?不會是來看臣妾的笑話吧?”

“冇死就好,還能說廢話。”曹皇後冷冷的回道,“官家已經免去了你才人的封號,你以後不要再用臣妾自居了。”

張娘子一口銀牙差點咬碎了,這是往她的傷口上撒鹽,用力過猛,似乎又牽動了胸口的傷勢,一陣低呼,額頭上冷汗就下來了。

“若是聖人來看賤妾的笑話,你已經如願以償了,請離開吧!”張娘子剛剛一口氣說完,就看到趙昕抱著一個女嬰進來,“安壽,阿孃在這裡啊!安壽,我苦命的孩子!”

“就看一眼,彆動手,你身上帶有病菌,也不想害了三妹妹吧?”趙昕的聲音冰冷,時刻的盯著張娘子的一舉一動,“好在你命不該絕,好好想想,要不要跟我們合作,把幕後之人說出來,或許,你還有和安壽團聚的機會。還有,安壽這段時間要不是娘娘看顧著,早就被那些賤婢害死了。”

聽到女兒現在養在聖人宮裡,張娘子的臉色好看了不少,語氣也緩和了,“賤妾魯莽,還請娘娘不要責怪!”

曹皇後上前檢視了她胸前的傷勢,回頭問了幾句王德旺。

“張娘子意誌堅定,好幾次低燒都挺過來了,應該冇有生命危險了。”王德旺如實稟告道。

趙昕將安壽湊近到張娘子跟前,“彆上手,小孩子抵抗能力弱,稍稍有些臟東西沾染就有可能夭折,你也不想看到三妹妹出事吧?今日之所以冒著風險帶她出宮來,就是為了安定你的心。你若是還要執迷不悟,以後我也隻能跟安壽說她是我的親妹子了!”

這話的意思,安壽公主以後就要落在苗昭容的名下,跟她不會再有半文錢的關係。

“我...我不是合作,而是幕後之人,太過神秘,他們也是和我單線聯絡...”張娘子終於鬆口了。

“你可彆想用這種含糊其辭的話來敷衍我,我不妨再告訴你一個訊息,那個刺殺你的刺客刺客正在皇城司裡做客,之所以給你這個坦白的機會,就是想給三妹妹一個機會,而不是非要你說!”趙昕此話一出口,張娘子的臉色頓時變得異常難看起來。

“既然如此,最興來可能不清楚以前的事情,聖人想必知道大宋開國前吳越之地的事情吧?”張娘子抿了一口茶水,清咳了幾聲,繼續說道,“那些人都是吳越的遺臣後裔,吳越當年占據著江南最富庶之地,這麼多年積累下來的財富,用富可敵國來說一點都不誇張。吳越被大宋滅國後,那些人都分散潛伏了下來,成立了一支民間情報組織----駁!”

駁,趙昕知道,上古凶獸,形同似馬,頭上長角,彆以為馬頭長角的都是獨角獸,這可比老虎還要凶猛殘暴。

曹皇後在一旁仔細聽著一字一句,蹙著眉頭,很顯然對這個駁有印象。

“張娘子的意思是,那個刺殺你的刺客,包括你自己都來自那個叫做駁的組織?”趙昕忽然挑眉道,“吳越滅國至今都有70多載了,那些亡國之臣大多都老死了吧?你能不能詳細說下,駁的總部的位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