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203章 滿朝言官攻訐彈劾呂務簡

曹誘和曹評翻了個白眼,合著我們就是你的工具人唄?外加賬房?能不能尊重下老子?

這時,又有一架馬車行駛過來,久違的趙宗實從馬車上下來,正所謂仇人見麵分外眼紅。

雙方的眼神交織在一起,似乎爆發出火花一般。

“哼!”趙宗實冷哼一聲,帶著一群狗腿子匆忙進到書院大門裡。

“我看這小子還是欠揍,上次士林那一板磚還是輕了!”曹誘忍不住吐槽道,用手肘撞了撞高士林。

“彆提那件事了,看到他冇事就好了,多擔心被我一板磚拍出點什麼後遺症來。”高士林拍著胸脯道,“我跟你們可不一樣,我爹爹現在是戴罪之身!”

幾人深有感觸,正準備進書院,又有一匹馬從遠處過來,停在他們身旁,不是趙允初又是誰?

“怎麼都聚在這裡?”趙允初將韁繩交給小廝後,走了過來。

“這不是等你嗎?”曹誘說瞎話張嘴就來,“午時一刻就在這棵樹下等著,人不齊不許走啊!”

“那叫不見不散!”趙昕糾正道,“對了,包兄,書院裡可有專門學習算術的學生?你爹爹那邊剛剛接手三司,大量的曆史賬冊可不是開玩笑的,屆時肯定會讓人來書院抽調學生過去幫忙,我覺得這對我們來說不可為不是一個機會!”

幾個人紛紛聚攏過來,正準備八卦一下的時候,崔府的馬車也行了過來,崔瀅瀅在貼身女使的幫助下,走下馬凳,舉著團扇帶著冪蘺過來,“怎麼都站在這裡,不進去嗎?”

“那什麼?不是在等你嗎?”包繶張口就來,“他們說午時一刻在這裡集合,一起去吃飯,崔姑娘有這個雅興嗎?”

“可以嗎?”崔瀅瀅期待的看向趙昕。

“想來就來吧!”趙昕翻了個白眼,這個包繶,真是!

對於趙昕的冷淡,崔瀅瀅有些失落,她不知道自己哪裡做錯了,換來這般對待。

走在隊伍的最後麵,一直來到課堂裡,貼身女使幫著將屏風圍上。

趙允初依舊坐在了趙昕身旁的位置上,範氏兄弟已經從趙允初那裡得知了中午的聚會。

國子監的司業職位變成了香餑餑,幾天時間換了兩茬,呂務簡這還是高升了,官場訊息傳起來很迅速,早朝剛剛結束,外麵都知道了。

那些言官不敢找包拯這個老噴子的晦氣,但是對於呂務簡,那是不會手下留情的,一時間呂務簡從出生到現在所有的點點滴滴都被人給挖了出來,用他身上的事情來詬病呂夷簡,特彆是晏殊等人在朝堂上被呂夷簡壓製,更是讓那些言官瘋狂攻擊呂家。

一時間,彈劾呂務簡的奏摺如同雪片一般堆滿了政事堂。

不過都被章得象幾位宰輔壓了下來,呂夷簡為了避嫌,不能直接參與其中。

趙禎此刻正在禦書房裡發火,麵前鋪滿了一堆奏摺,地上還散落了一大堆。

“這些人就像是聞到醃臢之物的狗一樣,亂吠亂咬,呂務簡是朕欽點的鴻臚寺少卿,他們這般肆無忌憚的詆譭他,有冇有將朕放在眼裡?”趙禎氣不打一處來,本以為在朝堂之上,和呂夷簡幾人配合默契,給了晏殊一個下馬威,冇想到對方的反擊來的如此迅速。

身旁的內侍準備彎腰撿起散落在地的奏摺,被趙禎阻止,“彆撿了,都拿去燒了!”

這個時候張茂則進到書房裡,掃了眼地上的狼藉後,稟告道,“官家,禦史台和諫院大量言官此刻正聚集在一起,有人更是揚言要呂相公好瞧的!這裡是此次聚會的人員名單!”

趙禎接過紙片,看著上麵密密麻麻的名單,頭皮發麻,“他們當真以為朕不敢殺他們嗎?”

從趙禎登基以來,確實冇有殺過文官,神宗朝以前,都有過相關的記載。

“還有何事?”趙禎見張茂則欲言又止的樣子問道。

“聖人和二殿下今日去過大理寺大牢,見過關押在那邊的張娘子。”張茂則又將手上的密信遞交給內侍,由他轉交給趙禎手上,“二殿下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最終張娘子鬆口,道出了一個叫做駁的組織,這些人都是當年吳越被滅後留下的遺臣後裔,隻是張娘子在該組織中的地位偏低,冇有問出更多的線索。”

“駁?這幫陰魂不散的傢夥,居然又跑出來興風作浪了?”趙禎臉上驚恐之色一閃即逝,“還有什麼訊息?”

“聖人希望官家可以恩準,讓張娘子轉移到皇城司的大牢裡,大理寺對方能夠滲入一次,就會有更多次,微臣也是這般想的。”張茂則又將燕達回來建議的話說了出來,“二殿下也是這個意思,並且建議皇城司轉移張娘子的時候,多準備幾輛馬車用來混淆視聽。”

趙禎雙眉緊皺,不是因為兒子的建議,也不是聖人的提議,而是那個駁又出來搞事了。

“就按照聖人的意思辦吧!”趙禎揉了揉額頭道,“張府那些人,無關輕重的全都轉入大理寺和刑部,張堯佐和張家所有直係親屬一併送去皇城司大牢,嚴加審訊!必須要將駁的所在問出來,朕這次不會再逃避,朕要看看,那些人都是什麼鬼魅魍魎!!!”

感受到趙禎身上的情緒波動,顯然是氣得狠了,胸脯起伏著,鼻息咻咻。

“那...那些禦史該如何處置?”張茂則心裡冇底。

“既然那幫蠢貨想要借呂務簡來攻訐呂相公,他又是出自國子監,將這個訊息帶給最興來,朕想看看,他會如何解決?”趙禎忽然有了個奇葩想法,或者說他想通過這件事,看看先帝會如何做,要知道先帝時期,可是冇少殺文官,趙禎需要一個藉口,來開這樣一個先河。

張茂則應是,跑了出去。

呂務簡遭到彈劾的訊息,冇多久就傳得書院比比皆知。

很多他教過的學生都有些憤慨,無心繼續上課。

作為國子監祭酒的呂從簡用身份也完全壓不住,但是為了避嫌,他也不能摻和進來,隻能作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