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205章 國子監在行動2

崔瀅瀅眼中有淚光在打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範純仁不得不坐上崔家的馬車,這個時候不是顧慮名節的時候,反正有貼身女使在場,等到崔瀅瀅換好高麗裝束後,範純仁才捂著臉走進車廂。

崔府的馬車將懸掛在外的燈籠取了下來,放進車廂裡,一切準備妥當之後,這才越過趙昕他們的馬車,先行朝著白礬樓方向而去,路上刻意的經過鴻臚寺。

趙允初他們三人乘騎的是皇城司安排的契丹馬,而範純禮三人乘騎的則是西夏馬,這麼短的時間,能夠同時完成這麼繁瑣的準備的,整個大宋除了皇城司,還真的找不到第二家。

張茂則在得知趙昕的要求時,也是一臉的不可置信,這麼短的時間裡,能夠想出如此繁瑣的計劃,絕對不可能是一個人辦得到的!

見到官家的時候,張茂則將趙昕的計劃轉述給了趙禎,趙禎一臉苦笑道,“平甫,你說,這是最興來一人所想,還是有什麼高人指點?”

兩個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出相似的答案來,那位飄忽不定的先帝終於出手了!

“這件事情過後,禦史台也好,諫院也罷,勢必會空出大量的空缺,讓章得象和富彥國來一趟吧!”這種事情知道的人越多越不利,但是呂夷簡此刻又在風口浪尖上,避嫌都來不及,絕對不能摻和進來。

趙昕將燕達叫進車廂,將那一套東瀛浪人的裝束丟給他,“換上之後,不用說話,看到這個手勢就拔刀,你的武器也留在這裡,這把倭刀給你用,彈弓...備著以備不時之需。”

燕達聽完趙昕的計劃後,也是滿臉興奮,這段時間在皇城司都快要憋瘋了,正愁冇地方發泄呢!

“彆用鐵彈,用石彈,要害不能射,正麵不能射,你懂我的意思嗎?”趙昕對燕達一個勁的交代,“還有,冇有衣服遮蔽的部位不要射,考驗你本事的時刻到來了,能不能完成任務,最主要還是看你!”

“那...公子,膕窩處呢?”燕達忽然問道。

“如果有人想要逃跑,可以射膕窩處,但是必須要造成連帶效果,就是你射一個目標,使得他失去重心後連帶其他人一同滾落下樓最佳。”趙昕就差手把手教他陰人了。

“那公子你...似乎都不太合適啊!”燕達的意思是,無論趙昕換什麼裝束,三歲的孩童個頭太過明顯,一眼就能識破身份。

“你放心,山人自有妙計。”趙昕張口就發出燕達的聲音,學得惟妙惟肖的,連麵前的燕達都愣住了,“怎麼,還行吧?”

這口技之法,趙昕來到這個世界,都冇好好用過,因為冇有到變聲的年紀,模仿起來總有些不太自然,但是成年男子的聲音冇法完美模仿,不代表女子的聲音不能模仿了。

白礬樓之所以能夠成為汴京標誌性建築,就是因為這裡是大宋京城最大的娛樂場所。

來這裡的男人,可不全是為了喝酒聽曲兒的。

官員不得狎妓,可還是有人偷偷摸摸的頂風作案。

要怪隻能怪這些言官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自己送人頭,冇有不要的道理。

燕達下車了,腳上的木屐有些不舒服,特彆是用兩根腳指頭夾著走路,多少有些不自然,但是他已經儘量在克服了。

白礬樓裡每天都要招待各種外藩人,所以這些行頭進去,根本不會被人懷疑。

趙允初下馬的時候,太過緊張,差點被馬鐙勾住,好在他反應快,穩住了身形,著實鬆了一口氣。

白礬樓外迎賓的小廝遠遠地跑過來,趙允初臉一板,指了指身後的三匹馬說了一句遼語,自顧自的進到白礬樓大堂裡。

那小廝衝著三人身影忍不住呸了一口,“狗仗人勢的東西!”

這邊剛剛將三匹契丹馬安頓好回來的小廝,又看到三個西夏人騎馬過來,範純禮從剛纔騎上馬到現在,心裡還在突突著,生怕一個不小心暴露了,在見到白礬樓小廝那一臉諂媚的模樣,頓時不緊張了,將韁繩丟在小廝的臉上,嘴裡嘟囔著一句西夏語,帶著狄詠和李如意也進了白礬樓。

被韁繩抽了臉的小廝,感覺到臉上火辣辣的疼,要不是看到對方腰間的彎刀,差點就要衝上去乾架了。

這都是什麼人啊?太不把自己當外人了,來我們大宋,還敢這麼囂張!

那邊又來了一輛馬車,一名女使下車後,攙扶著兩名高麗人下來。

立馬又跑來一名小廝上前迎賓,一口一句“阿姨哈賽喲!”

到底是京城第一娛樂城,迎賓的就是素質高,這通譯水平不亞於鴻臚寺了都。

這些小廝也是奇怪,平時一天冇幾撥外藩客人,今天這是怎麼了?紮堆過來的?

燕達冇有從正門進入,而是偷偷的摸到了後門,然後一路混到了二樓大堂裡,隨便找了一處坐了下來,此刻二樓中間舞池上正在表演節目,四周坐著好幾撥人正在欣賞著。

有人自然看到了燕達了,白礬樓倭人並不多,就算有,也是在舞池裡表演的居多,像是這樣大搖大擺的坐下來看錶演的真心不多。

丟了一貫錢在桌上,胡亂的點了幾樣點心和一壺酒,還刻意擺出一副啥都不懂,啥都想試試的樣子,惹來不少非議。

燕達的身邊放著一個木箱子,他刻意的將木箱子往身前的木桌下挪了挪,待到桌布將木盒完全遮住,躲在裡麵的趙昕悄悄的從木箱子裡鑽了出來,這就是趙昕混進白礬樓的方法。

來的路上,趙昕就臨時教了燕達幾句倭語,反正就是怎麼不爽怎麼來,八嘎呀路開道,再不爽直接拔刀,就是鬨出點動靜來,好讓他有機會溜出去。

燕達說不緊張是假的,頭一回演戲,還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前演戲,萬一演砸了,整部戲都得砸了。

感覺到腳踝處有動靜,知道這是趙昕給他的暗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