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206章 國子監在行動3

趙昕隻感覺腦袋上方的木桌發出“嘭”的一聲悶響,就聽到一句“八嘎呀路”,他就開始偷偷摸向另外一側,準備吸引過來人後,混在人群中離開。

這邊的動靜馬上就吸引來了不少人的目光,關鍵是這裡的人都不懂倭語,隻知道這個年輕人顯得很生氣,跑堂的過來左比劃右比劃,燕達隻是一遍遍的喊著“八嘎呀路”,就是冇有後話,也不說哪裡不滿意,隻是用眼睛瞪著跑堂的,似乎想用眼神殺死他。

還彆說,這幾個跑堂的還真的被燕達這凶相嚇到了,不過白礬樓之所以出名,除了規模外,裡麵也圈養了不少打手。

一聲招呼過後,那些打手就出場了,燕達等得就是這個時刻,等那些打手逼近,忽然起身,一腳踹飛一名打手,腰間的倭刀拔出,橫在身前。

白礬樓裡經常有這種事情,打手倒是習以為常,但是那些食客和舞姬可就另說了,一看到寒光一閃,頓時響起女子尖叫的聲音,趙昕掌握了這尖叫聲,一個懶驢打滾,混進人群裡。

燕達鬆了一口氣,聽到那尖叫的女聲越老越遠,就猜到趙昕已經安全撤離了。

他可以放開手腳和這幫打手乾架了。

這倭刀確實不如自己的佩刀順手,但是卻出奇的鋒利,麵前一指厚的木茶幾一刀就分為兩半,倒是嚇得那些打手紛紛退後。

木頭屑四處亂飛,大堂裡的食客和舞姬跑得更快了,完全是毫無目的的,連滾帶爬。

白礬樓的管事一見冇鎮住,連忙找來一個機靈的夥計出去搬救兵,這些酒樓背後都有保護傘的。

不過千算萬算,他們冇有算到,趙昕早就安排下天羅地網等著他們。

那名小廝剛剛衝出白礬樓,朝著開封府方向跑去,經過一處巷子口,就被人從後麵勒住脖子,直接打暈,像是丟垃圾一樣丟上一旁的板車上。

“將軍,逮住一個了。”手下的一名虞侯過來給坐在茶館裡喝茶的曹修稟告。

“今日隻要從白礬樓出來的,都如法炮製,上頭說了,做得好重賞,要是放走一個,杖責30!”曹修說著將手裡的茶杯遞過去,“辛苦了,喝一口?”

那虞侯想要推卻,卻聞到酒香味,合著將軍坐在茶館裡在喝酒呢!

一口把茶杯裡的烈酒灌下,惹來曹修一個大白眼,“咋那麼實誠呢?喝一口,給我全喝完了!”

白礬樓的管事也是心驚,平時這會兒開封府早就派人過來了,怎麼小廝去了那麼久,一點信訊全無,一下子派出去三名小廝,二樓大廳裡的打手冇剩下幾個能站著的了,這個倭人又高又壯,完全和自己的認知不一樣,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再說三樓轉角處的包廂裡,此刻聚集了大批禦史言官,一個個相談甚歡。

“那呂夷簡居然敢在朝堂之上公然叫囂晏相公,要不是官家看著,老夫真想嗬斥他一番!”坐在上首的中年人一杯接著一杯灌下,身旁的女使很識趣的倒酒,毫無怨言。

“下官此刻最想知道的是那呂夷簡的臉色!”這說話的禦史一張胖臉,眼睛都睜不開了,下巴上一撮山羊鬍須,一隻手正胡亂的在身旁女使的身上不老實。

似乎是被這個胖子冷不丁的一句話逗樂了,一些個禦史言官作詩助興起來。

“下麵怎麼那麼吵?剛纔似乎還聽到了女子尖叫聲,不會有什麼事情發生吧?”一名坐在門邊的禦史忽然提醒道。

“你膽子怎麼那麼小?就算被知道了又如何?我們今日是來恭賀大人高升的,誰能說我們什麼?”坐在上首的老者下首一名國字臉的禦史鄙夷道,“你的杯子裡是什麼?真當是瓊漿玉液了?還捨不得喝嗎?”

被此人一番話一懟,那說話的人一張臉漲得通紅。

正說著話,橫挪的包廂門被人粗魯的撞開,將坐在門邊的禦史撞倒在旁,此人剛剛被同僚懟了,正一肚子火氣,剛想借題發飆,隻見一名青衫小廝表情扭曲的倒在自己的腳邊,身後傳來一陣喝罵聲。

整個包間裡頓時鴉雀無聲,因為此刻門外出現三名遼人,那突兀的髡髮想要認不出來也挺困難的。

“原來是一群懦弱的宋人狗官!”那為首的遼人,手指上戴滿了各種寶石的戒指,“還說這白礬樓是大宋第一店,連個像樣的美女都找不到,原來都窩在這裡了?呸!一幫狗也配享用美女不成?趁大爺我冇有改變主意,都給大爺麻溜的滾出去!”

“你是何人?這裡是大宋的都城,某乃禦史中丞,豈容你...啊!”話還冇有說完,身旁的曹評一腳挑起一個酒壺就踹了過去,剛巧命中那說話的中間人眉心,瞬間就血流不止。

“殺人啦!殺人啦!”門外忽然響起女子的尖叫聲,曹誘聞聲看過去,擠眉弄眼的朝著走過來的趙昕眨眼,意思是,什麼情況?這是你的聲音嗎?怎麼那麼像?

就在這夥子禦史言官準備起身奪路而逃的時候,包廂門邊的“遼人”像是凶性大發一樣對著附近的言官們拳打腳踢,嘴裡還不時的嚷嚷幾句,要是此時有人能夠聽懂的話,應該就知道趙允初在罵什麼了,他這句還是趙昕臨時抱佛腳教他的,就是遼語傻逼的意思。

作為宗室子,對這些言官本身就冇啥好感,現在有了機會讓他暴揍他們一頓,怎麼一個“爽”字了得?

曹誘兄弟倆原本還有些放不開,見趙允初越揍越狠,就像是有什麼血海深仇一樣,有個倒黴的禦史牙都被他砸出來幾顆,嘴角都腫脹了,說話還漏風。

門外的趙昕見終於有漏網之魚跑出來了,連忙躲進一旁的包間裡,這個時候躲在包間裡的範純禮幾人,魚貫而出,範純禮一句“樂妮馬”的西夏語開張,就和趙允初幾個假扮的遼人假裝打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