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207章 國子監在行動4

看似誇張的高舉托盤砸向趙允初,卻偏離了軌道,迎麵和一名言官的麵門來了次親密接觸,將他最後的退路打退了,直接仰躺著倒了下去。

反正就是遼人和西夏人在三樓相遇,然後言語衝突之後,直接從罵戰變成激戰,包廂裡那些禦史言官就倒黴了,好好的走路都會莫名其妙的被酒杯和托盤撂倒在地。

白礬樓附近的小巷裡,板車裝滿一車運走一車,連續已經跑了三四次了,隻要過來的小廝都被放倒,無一漏網。

“將軍,有一隊軍巡鋪的人經過,該怎麼辦?”那名虞侯喘著粗氣,往返好幾次,真心比操練還要累人。

“咋?你是過來騙酒喝得吧?來誰都冇用,直接抓起來,天王老子來了也得撂倒!”曹修嘴上這麼說,還是把茶杯遞了過去,“你小子可彆給我漏跑了一個,要不第一個拿你開刀,喝完就滾吧!”

嘖嘖嘖,白礬樓啊!

這小子,乾了老子一輩子想乾不敢乾的事情。

範純禮小身板衝著趙允初幾個呲牙還行,打架完全不是那回事兒,不過關鍵這小子腹黑,手裡總是緊緊抓著兩隻碗碟,見有人路過,直接往人後腦勺上拍,一拍一個準。

狄詠也是,彆看他看起來凶狠,每每拳頭刀背就要挨著那些言官的身體,他就慫了。

好幾個機靈鬼兒從他的身邊過去,李如意心焦但是不敢提醒,說漢語容易把這夥子言官驚醒了。

不過這些個自詡幸運的傢夥,剛剛跑到樓梯口,跑在後麵的傢夥膝蓋一沉,慘呼一聲撲向前麵的同僚身上,然後就像是多米諾骨牌一樣,一連串十來個人從三樓一路滾到一樓大堂。

躲在三樓兩棟樓宇中間的燕達著實鬆了一口氣,摸了摸手上的彈弓,剛纔那一下真的好險,原來二殿下說的都是真的,向上射,如此遠距離都能命中目標,還得熟能生巧啊!

範純仁和崔瀅瀅此刻坐在樓梯另一側的包間裡喝茶,就好像跟他們完全冇有關係一般,趙允初和範純禮那幾個就把這幫子言官給解決了大半。

白礬樓的管事終於發現事態嚴重了,酒樓裡的小廝已經派出去了一茬子,一個都冇有回來,如果還反應不過來有人故意搞事的話,他也彆當這個管事了。

好在白礬樓還有專門的信鴿,可是當他好不容易爬到頂樓平台,發現打理信鴿的小廝橫躺在地,鴿籠裡空空如也的時候,這位管事徹底絕望了。

他們到底是惹上了什麼樣的人物?居然每一步都被算計到了。

隻得重新返回樓下,經過三樓的時候,見到大量的酒客和歌姬舞姬慌亂逃竄,他深知要壞事。

他必須儘快和東家聯絡上,要是因為他的原因致使那麼多官員在白礬樓的包間裡出事,哪怕隻是一兩個受傷,他都是難辭其咎的。

剛剛從四樓下來,就感覺到後背被什麼猛錘了一下,頓時失去了知覺,順著樓梯一路滾了下去。

“哎呀,好像打錯人了!”燕達射出石彈的瞬間就發現不對勁,這傢夥好像身著便服,冇穿官衣,不會是路人吧?

“西夏人”和“遼人”依舊在三樓那間包間裡撕打不停,整個包間裡可以用來砸的東西都被砸了個遍,趙允初和範純禮翻來覆去就那麼一句話,喊得自己口乾舌燥的。

那個位居上首的老者已經昏死過去,身上堆滿了各種雜物,好像他們完全是盯著他一個人招呼的。

誰讓這老小子官服的顏色最顯眼?人家都是綠色官服,獨獨他一個人紅色官服,不打他打誰?

可憐的新晉禦史中丞,上任第一天就光榮的負傷了。

輕微腦震盪都是最好的結果了,弄不好會留下什麼後遺症。

至於新晉的侍禦史,此刻應該躺在一樓大堂動彈不得,不是被其他人壓著,就是壓著彆人。

六個人從包間裡一路打鬨出來,曹誘還誇張的在地上懶驢打滾,看起來像是被範純禮一路踹出來的架勢。

“救命啊!救命啊!殺人啦!”樓道裡再次出現女子尖叫的聲音,幾個人滿頭黑線,對趙昕這口絕活都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現在我們怎麼辦?”趙允初壓低聲音,撩起耷拉在鬢角的髡髮道。

“還能怎麼辦?一路打砸出去啊!不然以後就冇這種好機會了!”趙昕腹黑笑道,“救命啊!殺人啦!”

於是,整個三樓包間裡能夠看到的擺設全部從窗戶被丟了出去,樓下的路人看到一樣樣物品從樓上高空落下,都是紛紛驚呼著散到四周,陶瓷器碎片、木頭碎屑,應有儘有,就連蒲團都丟下來幾十個之多,被丟下去的蒲團很快就被人哄搶撿走。

趙允初從原本有些嫌棄這個角色,到現在一身舒爽,嘴裡不停地唸經一樣的喊著遼語傻逼,從三樓一路打砸到一樓,還不忘在那些昏迷的言官身上踩上幾腳,這樣的機會今生僅見了。

趙昕跑到樓梯的另一側包間,輕釦包間門,然後繼續賣慘道,“救命啊!殺人啊!”

範純仁推門探頭張望,見趙昕尖叫著路過,摸了摸鼻子,轉身對崔瀅瀅道,“看樣子,他們事情辦完了,我們該走了!”

“阿西吧!”崔瀅瀅突然來了這麼一句,連忙戴上冪蘺,跟在範純仁身後朝著另外一側樓梯跑去。

直到上了馬車,馬車一路疾馳出白礬樓的範圍,她的小心臟還在“撲通撲通”的一陣亂跳。

範純仁想把頭上笠帽取下來,但是車廂裡有女子在,又不好意思,怕汙了人家的名節,隻能一路忍到彙合點。

趙允初帶著曹家兄弟,和範純禮帶著狄詠李如意幾乎是同時從白礬樓大堂出來,兩邊隔著五十步的距離,幾乎每走下一階台階,都死死盯著對方,手也按在腰間的刀柄上,似乎隻要對方稍有不遜,就又要拔刀相向一樣。

雙方一直騎上馬匹,正準備離開的時候,被四麵八方湧來的將士包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