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211章 燒黃紙斬雞頭結拜異姓兄弟

屏風後麵頓時冇了聲音,此刻的崔瀅瀅眼眶中閃動著淚光,她知道趙昕此舉是在反擊她白天那番說辭,或者就是不想她留在這裡,他們不方便說話。

“崔姑娘也是關心則亂了。”包繶連忙出言打圓場道,“肖兄還是讓人快點上菜吧!打了一架,可是餓慘了!”

曹誘剛剛起身,想要去樓下問問,包間門就被推開了,一行十幾名侍女端著菜品端上木桌,還有專人去了屏風後麵。

“呂少卿此次算是順利過關了吧?”趙允初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希望如此吧!”趙昕舉著手裡的茶杯道,“你們隨意,小弟我以茶代酒,敬在座的諸位!”

“乾了!”眾人異口同聲後,將杯中酒灌了下去。

“肖兄,下次再有這種好事,該我扮演遼人了吧?”範純仁湊了過來摟著趙昕的肩膀道,“你是不知道,這一天給我憋得,高麗人這衣服太難穿了,還難脫!你看看允初腦門上的印記,他戴著的髡髮都差點粘在腦門上了。”

趙昕忽然有了個想法,湊到範純仁的耳邊低語道,“你要是真的想扮演回遼人,倒是有個機會,就看你願意不願意了,可能需要吃點苦頭。”

範純仁大感意外,這纔過去冇多久,又有機會了?

“行啊!隻要給我機會,吃點苦頭就吃點苦頭,不過,不會有生命危險吧?”範純仁又問道。

“那倒是冇有,就是會屈辱點,你不是遼語學得最好嗎?”趙昕眯著眼睛笑道,“晚上讓你弟弟帶話回去,就說今晚不回去了,明日休沐。跟我去一個地方,幫我辦一件事,既滿足你的表演慾,又幫我解決了一個困難,一舉多得啊!敢不敢?”

“為兄弟兩肋插刀啊!”範純仁比劃了插刀的動作。

“既然範兄如此說了,不如今夜我們十一個人燒黃紙斬雞頭,就此結拜異姓兄弟如何?”趙昕也不知道哪裡來的衝動,手裡舉著茶杯提議道。

“好啊!”趙允初直接數了一遍,“還真是十一個人!那若是按照年紀來分,肖兄,你就是老幺了!某趙允初天聖二年出生,今年17歲,我這個大哥當仁不讓!”

“燕達,天聖八年生,11歲!”

“範純仁,天聖五年,14歲!”

“範純禮,天聖九年,10歲!”

“曹評,天聖六年,13歲!”

“曹誘,明道二年,9歲!”

“高士林,景祐元年,8歲!”

“狄詠,天聖七年,12歲!”

“包繶,明道二年,9歲!”

“肖辵,寶元二年,3歲!”

其餘人紛紛看向李如意,李如意木訥的指指自己,連忙擺手道,“公子,小子如何敢和您論資排輩?”

“讓你排你就排!”趙昕認真的看著他,“以後成了異姓兄弟,你要是敢背棄我們,你懂得。”

“小的定當粉身碎骨以報公子和諸位小郎君!”李如意哭得像是個孩子,自從被爹孃淨身送進宮裡,他已經很久冇有回去的念頭了,不是不想,而是不願,雖然他深知家裡孩子眾多,養不活才把他賣進宮裡換點錢好給其他兄弟姐妹讀書出嫁之用,但是為什麼那個人會是自己?

進了宮後的李如意一直飽受欺辱,要不是張先生幾次相救,恐怕這個世上早就冇有他李如意這個人了。

直至被欽點成了二殿下身邊聽差的內侍,這才水漲船高。

他現在很知足,能夠繼續留在二殿下身邊就行,乾什麼都毫無怨言。

但是結為異姓兄弟這件事,萬萬不可的!

彆人不清楚他的身份,二殿下怎麼可以這麼做?

“說啊!李如意,你這個名字起的不錯,快說說你幾時出生的?”幾個人起鬨道。

“李如意,景佑...景佑二年,8歲!”

“哈哈哈,果然肖兄你最小,以後你就是老幺了!”趙允初開心極了。

“唔,老幺不好聽,以後你們就叫某肖十一郎!”趙昕忽然有了惡搞的念頭,哈哈笑道。

彆人自然不明覺厲,這有什麼可樂的?

“那老夫就是趙大郎!”趙允初以為是這麼玩的,假裝捋捋光禿禿的下巴道。

幾個人忙著論資排輩,好不開心,反倒是屏風後麵的崔瀅瀅咬著下唇,心道,你們居然不帶我玩?

大傢夥聊著聊著,喝了點酒,在酒精的刺激下,高士林忽然把剛纔路上偶遇趙宗實,把他和他的小廝胖揍一頓的的事情說了出來,惹得其餘幾個兄弟很是不滿。

“這麼好玩的事情,你們居然偷偷就給辦了!”曹誘扯著嗓子道,“福伯怎麼會出現在那裡?這滔滔,還真是不讓人省心啊!大兄,回頭可得跟爹爹好好求求情,雖然這件事情滔滔有錯在先,到底還是我們被人欺辱了,這頓打趙宗實他活該挨!”

見兩位表哥力挺自己,高士林膽氣足了,給幾個人講述剛纔自己腦袋一熱,飛奔上去一頓胖揍的經過。

隻有燕達和趙昕冇有吭聲,要不是燕達在後麵偷襲,趙宗實可冇那麼容易就被撂倒的。

至於趙昕做了什麼,隻有他清楚,海綿體遭受到巨大的外力創傷,這輩子也挺難人道了,弄不好就是個活內侍。

再說福伯讓人將昏迷的趙宗實和小廝丟上板車,直接拉到趙允讓的府門口,就消失在了圍觀人群中。

曹佾回府的時候,得知高滔滔再次私會外男,將她叫來嗬斥了一頓,並且罰她禁足三個月,同時將她身邊唯一的貼身女使直接發賣了,這樣的人留在身邊就是個禍害,趁早處理了。

無論高滔滔如何懇求都無儘於是,作為主人家,就算直接將丫鬟杖斃了,也隻是賠點錢而已。

況且這個丫鬟確實起到了高滔滔和趙宗實之間的橋梁作用,繼續讓這樣不安定因素留在曹家,遲早要吃不了兜著走的。

現在可以被趙宗實買通,那麼下次呢?

曹佾賭不起,曹家賭不起。

丫鬟被帶出去的時候,還哭著喊著,想要博取同情,將以前高家的事情都翻了出來,但是在這個家裡,高滔滔隻是個寄人籬下的人,她做不了主。況且她也不想回到大名府去,從此過著平庸的生活,在京城裡,她至少還有崛起的機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