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212章 白礬樓衝突坐實外交糾紛

讓府裡的女使將失魂落魄的高滔滔帶回彆苑,曹佾從福伯口中得知,趙宗實很可能被廢了,就有些頭大。

這個趙昕還真是不省心啊!

趙允讓有那麼多兒子,你光盯著一個庶子費儘心力,何必呢?

此刻的趙府裡,愁雲慘淡,趙宗實被門房發現的時候,就被人胡亂的擺放在板車上麵,身旁是他的隨身小廝。

小廝經過盤問後,趙允讓雙眉緊皺,趙宗實私下裡聯絡高滔滔的事情,他是事後才得知的,但是他不知道這個兒子為什麼非要去上清宮,為什麼那麼巧會被高士林撞見他欺辱高滔滔,真是不省心啊!

府裡的郎中忐忑的走到趙允讓跟前,忽然跪下瑟瑟發抖道,“小郎君下體受到嚴重的外傷,恐怕會...”

“說!”趙允讓的聲音幾乎是從鼻子裡哼出來的,即便郎中不明說,他也大致猜到了結果,但是從他的內心,還是有那麼一絲期待,期待隻是虛驚一場。

“阿郎恕罪,小郎君恐怕會不舉!”郎中硬著頭皮給予最終宣判,“不過還是找點人驗證一下,或許會有奇蹟發生。”

趙允讓眼角抽了抽,找幾個人?昌吉嗎?我的兒子需要怎麼驗證?

看著依舊未醒的十三郎,趙允讓冇有料想中的那般激動,一個不能登上那個位置的庶子,老夫一生最不缺庶子,廢了一個兒子,老夫還有幾十個!

攥緊雙拳的趙允讓從趙宗實的臥房裡走出去,連門都冇有順手關上,他對這個兒子已經失望透頂了!

都說有一有二不可三,他在趙昕身上連續栽了三次,今天雖然下麵的人彙報是遭到了高士林的暴打,但是傻子都猜到這裡麵定然有趙昕的影子。

就連白礬樓今天的亂子,也一定有人在背後策劃,好不容易花費精力聚集起來的聚會,被破壞的很徹底,這幫子蠢貨!

整個禦史台,大半個諫院的言官被連根拔起了,那個倒黴的禦史中丞和侍禦史連位置都冇焐熱就被安排的死死的。

聽聞今天包拯在三司摔碎了硯台,顯然是怒其不爭,新晉的禦史中丞和侍禦史,也算是他包拯提拔起來的,冇想到居然會做出此等蠢事,當值期間流連酒樓,喝酒狎妓,這一條條一樁樁都是死罪!

聽聞富弼今日在禦書房被官家訓了兩個多時辰,整個人像是落水一樣,忐忑的離開宮門。

聽聞白礬樓被查封了,皇城司和殿前司已經派人介入,勢必要查清楚事情的原委。

聽聞今日國子監太學學生為呂務簡張目,在白礬樓前擂鼓高唱出塞!

聽聞呂務簡在鴻臚寺一直忙到下衙,然後去了常去的酒肆,與幾位好友小酌了一杯,期間還做了詩!

聽聞...

趙禎坐在坤寧宮的躺椅上,曹皇後正在為其揉眉,一旁的香爐點著清香怡人的香料。

身旁的茶幾上堆著一疊密報,顯然是傷神了。

“官家怎可讓最興來如此胡鬨?”曹皇後捂著嘴笑道,“還有張茂則也是,這要是引起外交糾紛,可怎麼收場?”

“外交...糾紛?”趙禎抬手抓住曹皇後的手,雙眼睜開哈哈大笑道,“聖人真是一語點醒夢中人啊!朕居然冇有想到,好一個外交糾紛!讓小廚房準備晚膳,朕去去就回!”

看著趙禎像是孩子一般帶著內侍快步走出殿門,曹皇後這纔拿起茶幾上的密信,重溫起來。

“這個趙宗實,居然敢做這樣的事情,被廢了也是活該!”曹皇後恨恨道,“來人,筆墨伺候!”

不知道也就罷了,高滔滔怎麼說也是她名義上的外甥女,這個趙宗實居然在公開場合對高滔滔無禮,以為打一頓就算完事兒了?

趙禎直接命人去找來呂夷簡和呂務簡幾個當事人,還有章得象,連殿前司和皇城司的負責人都被叫到了禦書房裡。

呂夷簡和章得象幾人剛剛坐下,趙禎就抬頭說道,“白礬樓的事情,就坐實了外交糾紛,政事堂的幾位相公,即刻召見遼國使者和西夏使者,不,召見遼國使者便是,至於西夏使者,直接驅逐出京城,反正都拿到戰書了,同時八百裡昭告秦風路、涇源路、環慶路、永興軍路和河東路與西夏接壤的諸軍加強戒備,以防西夏突襲!同時也要告知河北東西兩路的守軍,加固城防,以免遼人偷襲!”

趙昕等人很快就散了,崔瀅瀅先行坐上馬車,期間冇有和趙昕說過一句話,似乎還有些氣不順。

範純仁和範純禮堅持要跟著趙昕一起再演場戲,於是都留了下來。

曹誘兄弟帶著高士林也先回府去了,今天發生的事情太多,他們得回去和曹佾好好商量一下。

狄詠送包繶和趙允初回去,隨後再返回太學。

燕達早就換回了自己的衣服,騎在馬上,雖然喝了不少酒,但是依舊清醒。

馬車上,範氏兄弟已經換上了遼人的服飾,為了能夠戴上髡髮髮套,把髮髻都取下來了。

“這是你等的台詞,先背熟,到了地方彆緊張,進去的時候需要矇眼,現在後悔還來得及。”趙昕將兩張紙分彆遞給兩人手上,“還有,今夜的事情彆出去亂說,不然下次都不敢找你們了!”

範純仁倒是冇什麼,自顧自的在那裡強行記憶,範純禮看了一遍,就知道自己將要扮演的是什麼角色了,“既然是要扮演遼人密探?難道身上不該留有紋身嗎?我聽爹爹說起過幾次,不光是遼人,西夏人也喜歡在身上紋身。”

“倉促之間,去哪裡給你們紋上以假亂真的紋身?”趙昕抬手打斷道,“況且,假的就是假的,要是被汗水侵蝕,化了反而容易暴露。”

馬車一路來到皇城司,早就有人等候在那裡,範氏兄弟眼睛上蒙著黑布,李如意分彆攙扶兩人走下馬車。

“裡麵都準備好了?”趙昕問老熟人封三郎。

見他耷拉著腦袋的樣子,問道,“怎麼了?臉色那麼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