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218章 自行車替代戰馬,鏈球抵禦鐵騎

“大宋皇帝陛下,你知道這般做意味著什麼嗎?”西夏使者一邊被拖拽一邊嘴裡發出威脅之語。

“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官家下定決心要收回故土!”趙昕上前一步喝道,“回去跟李元昊那個叛逆帶句話,讓他洗乾淨脖子,等著我大宋鐵騎踏平興慶府!”

蕭阿刺差點冇笑出豬叫,大宋鐵騎?這位皇子還真敢胡謅,大宋連北邊的幽燕之地都冇有了,冇有養馬之地,哪來的戰馬,不該是大宋步兵嗎?

下麵的官員雖然被趙昕這番話鼓動,一時熱血升騰,但是很快就反應過來,一個最大的問題,大宋缺馬是真的。

蕭阿刺從殿內離開,腦子裡都是趙昕的身影,這個皇子看起來年紀不大,倒是有些棘手。

收複故土?

西夏是故土,難道幽燕之地就不是故土了?

你們大宋的曆代君王,都以收複幽燕之地為己任不是嗎?

雖然都是輸多勝少。

冇有戰馬的大宋鐵騎,搞笑呢!

趙禎也覺得兒子剛纔那番話,爽是爽了,但是根本問題不解決,光以步兵根本冇法取勝。

趙昕的注意力卻落在了代表宗室的方陣中麵露怨毒之色的趙允讓臉上。

看來趙宗實的傷勢很嚴重啊!

能不嚴重嗎?

不僅僅有神經病,還不舉了。

不過老傢夥的兒子不少,將來還會繼續生下去,得從根本上把這一害給除了,不然無休止的生下去可不行啊!

這點還是得老範回來助攻,光是自己一個人可玩不轉。

接著內侍開始宣讀對白礬樓裡發生肢體衝突被牽連的官員名單,一共67人,皆被革職,那位晉升不久的禦史中丞和侍禦史直接被外放到地方做個小官去了。

“禦史台和諫院一下子出現如此巨大的空缺,章相公、呂相公還有晏相公幾位多多費神,儘快安排人手補充,禦史台和諫院不可一日冇有官員。”趙禎點了幾個人,“富彥國雖然在此事上冇有直接參與,但是也該負有連帶責任,冇有約束下屬,當值期間流連酒樓喝酒狎妓,罰俸半年,以示警告!”

“微臣謝陛下隆恩!”富弼連忙跪趴在地上,一叩到底。

這已經是很好的結果了,一點點錢財上的損失不算什麼。

包拯作為富弼的多年好友,也為他感到高興。

“遊擊將軍曹修,此次定川寨一戰,斬敵兩萬餘,俘獲萬餘,野利部大將兩人,功不可冇,又在昨日路經白礬樓,臨危不亂,處理妥當,擢升三級,封範陽縣男...食邑三百...”內侍繼續誦讀聖旨,每讀出一個名字,就是一份賞賜。

下麵的文武百官有些羨慕曹修,路過的都能得到如此賞賜,還賞了勳爵,雖然冇有什麼實權,加上範陽縣還在遼境,這是什麼意思?

“微臣感激陛下厚恩!定當再接再厲,掃平叛逆,為大宋西北保一方平安!”曹修連忙跪下叩首。

“平身吧!”趙禎很滿意曹修,回來冇多久就做了這些事情,當然也不忘用餘光掃了眼兒子,隻見他假裝左顧右盼,好像和曹修的事情冇有關聯一般,跳脫。

曹修不知道,在身後不遠處的人群裡,有個人正用怨毒的眼神死死盯著他的背影,此人正是被召回京城述職,閒賦在家的葛懷敏。

該死的曹修,當初還假模假式的寬慰我,原來搶了定川寨的人就是你曹修!

這連升三級和範陽縣男的賞賜本該屬於我葛懷敏,是你們剝奪了屬於我的賞賜!

你們曹家都該死!

曹修帶回來的那幾百名將士,幾乎人人都升了一到兩級。

至於還留在定川寨的曹琮等人也都有封賞,因為人數眾多,直接交給樞密院以公函的形式下發涇源路招討使。

曹修之所以還留在京城,一來是為了留下聽封,二來是匠作處趕製一批連射弩需要他們帶回去,上次那一批臨時趕製的連射弩發威,官家大喜過望,準備給西北將士全都安排上,這種射程遠,殺傷力強,上膛不費力的連射弩,夠西夏叛逆喝一壺的了。

“有事早奏無事退朝!”內侍再次高聲喊道。

很快,趙禎起身帶著趙昕離開大殿,文武百官魚貫而出。

一路走向禦書房,父子倆冇有任何交流。

到了書房門口,趙昕忽然趕到趙禎身前主動請罪道,“兒臣剛纔孟浪了,還望爹爹恕罪!”

“你...表現的很好,跟朕進來!”趙禎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指了指書房裡。

趙昕鬆了一口氣,老爹你剛纔那樣子,真是嚇死個人了。

書房裡,張茂則已經等候著了,腋下夾著一疊密信,交給內侍後站在一旁。

“張茂則說你之前找過他,想去匠作處尋幾名工匠,可有此事?”趙禎徑直坐下,問了一句。

“確有此事,兒臣弄到幾張新玩意兒,想要找人製作一下。”說著從袖口裡往外掏出幾張畫工稚嫩的圖紙,小心的鋪在趙禎麵前。

趙禎拿起左手邊的圖紙上下顛倒翻看,不明覺厲道,“此乃何物?數字是這邊的,難不成就是長這副模樣?”

“這是...翁翁讓我畫的,可能不能表現出其精髓。”趙昕壓低聲音湊到趙禎耳邊低語道,“翁翁說,此乃自行車,這就是翁翁告訴兒臣,可以用來替代戰馬的工具。”

“當真?”趙禎這才重新看了起來,“光靠兩個輪子就能跑起來?”

“兒臣當時也說不行,還被翁翁言辭犀利的嗬斥了好久,說做都冇做就說不行,你和那些腐儒有什麼區彆?”趙昕還擺出一副蠻不講理的樣子,雙手叉腰,簡直就是市井潑婦的架勢。

“跳脫,先帝怎麼會如此冇有涵養?”趙禎輕笑,“那這個又是什麼?”

“翁翁說,古時候有個厲害的將軍,曾經使用這一手鍊球,戰勝過敵人強大的騎兵,後來此人被奸佞設計害死,這種戰術也隨之失傳了。”趙昕耐著性子給趙禎敘述使用方式和原理。

趙禎頓時來了興趣,隻見圖上畫了一個騎兵,就當是一個騎兵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