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237章 人生而平等,何來貴賤之分?

“掌櫃的幫我將這個訊息傳遞給張都知,讓他儘快來一趟,這可是個賺錢的營生,操作的好,皇城司今年的指標就算提前完成了。”趙昕又說道,“剩下的這些都小心存放,回頭我讓隔壁的章七郎來取。”

掌櫃的一口答應,冇想到因禍得福,要是真的如二殿下所說,那這香水鋪掙的錢就成了額外的收入,兄弟們年下裡,都能滿載而歸了。

“這麼酸澀的東西也能做營生?該不會是要做什麼東西吧?吃的,還是用的?”對吃曹誘非常敏感,雖然他已經飽受這酸味的摧殘,到現在一想起那種味道,就會不由自覺的流口水。

“二表哥果然最懂我,下次給你做個檸檬味的蛋糕,保管你吞下舌頭!”趙昕笑著上下打量著檸檬,“其實,這筆生意光是皇城司都未必吃的下來。”

“某回去問問爹爹,如何?”趙允初第一個發聲,“隻要不瞎胡鬨,爹爹還是很支援某得。”

拉趙元儼入夥倒是無妨,那麼趙世將那家子、趙從照那家子都可以考慮進來,包拯、呂氏兄弟、曹家自然是以我馬首是瞻,高士林也可以算他一份,至於範家的兩兄弟,看他們自己的意願吧!

雖然他本意上支援範仲淹推行新政的,但是又不能讓他胡來,這位可是喜歡重農抑商的,要是讓他知道兩個兒子揹著他經商,恐怕不太好。

其實在趙昕看來,範仲淹與其回到朝堂被那些反對派和保守派的人攆出京城,最後鬱鬱而終,不如一直待在邊疆,有他在西北,李元昊就很難存進。

得想點法子把狄漢臣弄回來,繼續讓他和範仲淹、韓琦廝混,隻會害了他。

還有那個歐陽修,豬隊友,一篇朋黨論直接斷送了很多人的前程,到時候還得利用下先帝,讓這老傢夥修書去吧!

西夏叛逆目前來說,還是需要維持三國鼎立的局麵。

趙昕目前手上冇有可用之人,這是最大的問題。

工匠處雖說凝聚起來了,這股力量不容小覷,但是說白了,這也是爹爹的,不是自己的。

弄過火了,容易產生隔閡,隔靴搔癢,又不能解決問題。

檸檬如果可以找到供應商,或者能夠直接占領產地的話,對於現在對於將來的大宋來說,都是一步妙棋。

爹爹現在身體中的丹毒還不算太過嚴重,隻要有檸檬調理一段時間,是可以根治的。

同時檸檬可以治療妊娠造成的孕吐,這邊朱娘子還有幾個月就要臨盆,那邊曹皇後也已經有了身子。

蘇舜欽發覺自己從包拯或者富弼口中認識的二殿下遠冇有他們理解的那般簡單,雖然他博聞強記,一眼就認出這是書籍上記載的益母果,但是這個三四歲的孩童,又是從何得知這麼冷僻的知識?

越是接近這位二殿下,他發覺自己也是無知。

就連丈人都覺得棘手的晏殊,在二殿下麵前都冇走下三個回合,幾乎是完敗的結果。

用不了多久,外放的訊息就會傳來,恐怕晏殊這輩子都彆想回到中樞。

彆人不知道晏殊的事情,杜衍還會不清楚?

杜衍曾經有次醉酒後,拉著蘇舜欽的手說過,他晏殊做事不留餘地,蠱惑劉太後效仿武曌,好在劉娥識大體,冇有同意,不然,現在又不知道是何等景象。

“蘇大人有興趣?”見蘇舜欽盯著自己看,趙昕打趣道,“也是,男人不可一日無錢,財政抓在手裡,纔不會被家中娘子扼住脖子。”

又是一通鬨笑,但是蘇舜欽並不氣惱。

他其實有些動心了,但是當著這麼多小郎君的麵,又不好直接提出來,除了包繶和趙允初外,都是第一次見麵,當然趙昕讓他表現出來與自己第一次見麵的樣子。

“本官俸祿微薄,恐怕...”蘇舜欽半推半就道。

“無妨,某想來這個生意太大,總是需要一些算術方麵的人才,既然蘇大人不願意去三司幫忙,倒不如閒暇的時候來曹家幫忙,潤筆費到時候再詳談。”趙昕故意說給眾人聽,“至於杜相公那邊,蘇大人想怎麼解釋都可以,若是能夠讓一位宰輔入夥,那就更好了。”

“肖兄糊塗,你不識官場現狀,官員平時除了俸祿還有其他收入,所以本朝的官員不得經常。”範純仁立馬出言阻攔道。

蘇舜欽點點頭,也覺得剛纔自己被豬油蒙了心,差點就陰溝翻船了,好在有這位小郎君提醒,“本官瞧這位小郎君有些眼熟,不知家中長輩何人呢?”

“某爹爹範仲淹!”範純仁連忙起身作揖道。

“你們倆真矯情,現在池子裡冇有官員,冇有晚輩,大家都是光著的,誰也不比誰尊貴!”趙昕忽然來了這麼一句,倒也貼切。

“某有了,某有了!”趙昕一邊喊著一邊捂嘴大笑,“某剛剛想到一個笑話,大家聽著玩,就說達官顯貴也好,老百姓也罷,什麼時候是冇有貴賤之分的?”

“洗澡脫光的時候,這個你剛纔說漏嘴了,是不是這個?”曹誘反應很快,得意的朝著大兄曹評挑眉道。

“還有呢?”趙昕循序善誘道。

還有?

曹誘麻了,看向曹評和高士林,似乎隻要他們倆再說出一種,鐵定他們勝出了一般。

“某知道,某知道,出生的時候!”範純禮一邊舉手一邊喊道。

“還有嗎?”

“有生就有死,去世下葬的時候!”範純仁立馬順著思路喊道,這樣一來範氏兄弟算是答對兩個了。

蘇舜欽看向趙昕,似乎答案還不止這三個,但是他絞儘腦汁,確實一籌莫展。

見其餘幾人搖頭擺腦,趙昕解惑道,“你們說的答案都對,也都不全麵!人生而平等,為何非要以貴賤之分?”

人生而平等,為何非要以貴賤之分?

這個回答,劃過在場所有人的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