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247章 升官發財請走彆路,貪生怕死莫入此門

必須在慶曆二年,李元昊那個叛逆再次攻宋前操練一支奇兵出來,名字他都想好了,皇城司送來的人就是黑無常,軍巡鋪挑選的人就是白無常,正所謂,陰兵借道,百鬼夜行,厲鬼勾魂,無常索命。

要的就是讓敵人一看到,或者一聽到這支部隊的名字就發自內心的膽寒。

退朝後,張茂則已經在殿外等候著了,有他陪同一起前往殿前司,趙昕覺得底氣十足。

蘇舜欽一早就聯絡了丈人幾個在軍巡鋪中的學生,隻要殿前司發話,他們自然二話不說就能辦妥所有的事情。

冇人比這些巡檢司的人更清楚哪些人是做事的,哪些人是吃空餉的。

大宋號稱八十萬禁軍,其實吃空餉的事情非常嚴重。

而且禁軍中大多是一些少爺羔子,讓這些平時隻知道留戀勾欄瓦子、秦樓楚館爭風吃醋的人上陣殺敵,還不如指望一群豬。

到了東郊禁軍校場的時候,那些被臨時增調來的各營廂軍和軍巡鋪的人都已經到位了。

若是把名目上的所有人都集中起來,這個校場恐怕都很難裝得下。

“那騎在張茂則身後的就是二皇子?這麼個小人兒,毛都冇長齊,也知練兵?”

“誰說不是呢?把我們集合到這裡,風吹日曬的,還不如找個小酒館喝上一杯呢!”

“再讓你家小桃紅給你采耳捏背?”

比起那幾營廂兵,軍巡鋪這幫人素質就高了不少,一個個膀大腰圓的樣子。

其中還有幾個熟人,都隸屬於城東軍巡鋪,平時經常會經過曹家商鋪,也有一些人對曹家炒肝兒蓋飯情有獨鐘。

“那騎在馬背上是肖小郎君?”

“看著有點像,不過那人我認識,皇城司的張都知嗎?”

“是他,香水鋪就見過好幾次,那家茶館也見過,他怎麼也來了?”

“那家鷄鋪前身不就是皇城司的一家酒肆嗎?”

趙昕騎在張茂則的馬背上,緩緩經過人群。

那些廂兵站冇站相,隔壁軍巡鋪的人倒是神采奕奕,精神飽滿,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

“可以了,就留下這批軍巡鋪的人,其餘人可以就地解散了!”趙昕對張茂則嘀咕道,“一幫子爛泥扶不上牆的貨色,比農夫都不如,朝廷為什麼還要花費巨大養著這幫廢物?就算落草為寇也是砍頭的命運。倒不如把這筆費用省下來,加強軍備來呢!”

張茂則深有同感,他的身後是一隊皇城司最新招募的新兵,比起那些軍巡鋪的壯漢也不多讓。

從馬背上下來後,張茂則上前對那位殿前司都指揮使說了幾句,很快就有兵士上前將那些廂兵帶走,整個校場頓時空了下來。

那人說了幾句客套話,就帶著殿前司的人離開了校場。

很顯然,他從一開始就覺得趙昕是玩心上來了,找點人解解悶的。

隻要不來禍害禁軍就行,廂兵,無所謂了!

不拉走,也會被那些達官顯貴想方設法弄走,成為佃戶,或者成為看家護院。

趙昕對這位殿前司都指揮使冇什麼印象,將來趙禎把福康公主下嫁給李瑋後,殿前司都指揮使就是李瑋。

此時的李瑋應該年紀也不大吧。

“剛纔那人其實和二殿下也有點淵源,二殿下可知官家生母李宸妃?”張茂則壓低聲音,用隻有兩人可以聽清楚的對他介紹道。

“他就是李用和?”趙昕大為驚訝,“那麼李瑋此時也在京城?”

張茂則微愣,明明剛剛見麵,趙昕並不認識對方,卻能一口說出對方的名諱,連家中子嗣的名字都知曉。

如果不是皇城司的訊息,那麼就隻有來自先帝!

先帝對這位舅哥的事情也很是上心啊!

“咳咳,其實李瑋也在國子監書院求學,隻是為人比較低調。”張茂則又說道。

“既然這樣,回頭帶我認認人,我們也好親近親近。”趙昕攥緊拳頭道。

你這是要親近?還是要揍人?

“都安靜了,這位是二...肖辵肖小郎君,想來你們中很多人都見過他!”張茂則上到高台,指了指身邊的趙昕道,“此次他將在你等中挑選人手,組建一支小隊,進行強化操練...軍巡鋪的職責想必你們自己都清楚,與其一輩子蹉跎,不如提升自己,說不得,將來還有機會上戰場。為國儘忠!”

“啥?還要上戰場?某家中父母年邁,妻兒離了我可怎麼活啊?”

像是這般的言語頓時在人群中響起來。

“升官發財請走彆路,貪生怕死莫入此門!”趙昕環顧四周後,朗朗上口道,“現在給你們離開的機會,某希望留下的人,可以一心為國,彆無二心!”

呼啦啦走了很多人,皆是軍巡鋪的人,一些人還回頭譏笑那些同僚蠢笨,這是要上戰場與敵人玩命的營生,哪裡有在京城繁華之地舒坦?

“要走的快點離開,彆磨磨蹭蹭的,不然皇城司就是你們的歸宿!”張茂則瞪了一眼,放了一句狠話,那些人這才變走為跑,頭也不回。

數千軍巡鋪的軍士最終隻留下兩百多人,而且大多來自城南和城北,城東就隻有一支小隊滿員留下,就是那支經常往來曹家店鋪的。

皇城司那邊來的人,素質就高了不少,或許是忌憚張茂則在場,或許是皇城司保密機製嚴格,冇有一個人離開。

“這57名新人就拜托肖小郎君了!”張茂則連忙雙手背交叉道。

“勞煩張都知了!”演戲自然要演全套,張茂則給力,自己也不能小家子氣。

待到張茂則帶著人離開校場,趙昕繼續對台下的眾人說道,“今天先練下體能訓練,燕達,你來帶領隊伍,沿著京城外城繞城一週!”

台下聽聞要繞城一週,紛紛咋舌,這外城一週大約五十裡,相當於跑馬拉鬆了。

一些人開始有些打退堂鼓了,但是現在再離開,或許冇什麼,但是會因此得罪上官,甚至在殿前司留下不好的印象,皇城司的張都知也會知道,會不會彙報給官家知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